在线教育

可汗学院创始人萨尔曼·可汗:网上课堂不能代替实体课堂

可汗学院创始人萨尔曼·可汗发表演讲。可汗学院创始人萨尔曼·可汗发表演讲。

  新浪科技 余一

  7月9日至10日,由阿里巴巴和杭州市政府主办的首届全球XIN公益大会在杭州举行。被比尔盖茨称为最为之兴奋的项目可汗学院创始人萨尔曼·可汗,在大会上分享了他从对冲基金分析师到创办可汗学院的全过程。

  萨尔曼·可汗说,可汗学院的使命,就是给全世界任何地方的人提供免费高质量的世界级教育。

  “ 我们现在的教育,要被称为好的教育,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如果我们如果有机会改变的话,希望能让教育成为全世界最重要的话题”。

  他觉得现在的教育,有些是强迫我们学东西,有些知道我们的差距,但是没有人管这些差距。可汗学院希望做出一些变化。而不是通过年龄去划分。

  “如今可汗学院总共有八百个技能项,从幼儿园版本一直到大学统计学水平,到积分等等,所以当你去看我们这样一个模式,你可能会说这仅仅是常识,掌控一个技能,然后不断进阶,玩游戏也是不同的关卡,你玩第一关很熟了才能玩第二关,学乐器也是一样,首先学习基础的乐谱,掌握之后学习更缜密的操作”。

  除此之外,他认为虚拟网上课堂并不能替代实体课堂。软件能做的就是适应这些学生的需求,尽可能给他们一些比较多的练习,并且能够把这些很好的数据给老师,去丰富课堂。

  以下为萨尔曼·可汗演讲全文:

  在我的演讲环节,我首先愿意和大家展开对话,我想了解一下大家对于可汗学院熟悉吗,在座多少人用过可汗学院的,在座之前并不知道可汗学院的是什么,也有一些人不了解可汗学院,我们来到现场跟大家做一个介绍,我们是一个非盈利学院,对于可汗学院的使命,就是给全世界任何地方的人提供免费高质量的世界级教育。

  我和很多人展开对话,后来做的事情跟最初的想法不同,包括资源分配,有很多难度,所以我们在九到十个月之后,我们的第一个儿子也出生了,他今天其实也在这儿。我们一个月花了五千到六千美元,我压力山大,我有的时候晚上躺在床上,我想可能会影响到我的家人,但是我突然看到了一万美元的捐赠。捐赠者是住在本地,他住在加州,我立刻写了邮件给捐赠者,我说亲爱的安妮,感谢你慷慨的捐赠,这是可汗学院收到一个最大的捐赠款,我们是一个实体学校,所以现在我们可以把一个楼以你的名字命名,然后安妮立刻回复说我之前自己也看了你的这些视频,包括你的经济学、金融课程视频,然后通过这个网站给她的女儿授课,然后一个月之后我们一起用午餐。

  她说当你申请一个慈善组织,也一个表格要填,在纽约,上面有一个要填写的就是使命,我的使命就是为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的人都提供世界级的教育,这个是非常雄心勃勃的,她说你如何做到,我说这是一个使命,不可能一夜之间实现,但是我告诉她说,我之前有一个笔记本,来自于世界各地的字母,所以你看我们这个视频的访问量有一个指数级的增长,并且我给她看到我写的软件,我们希望能够在每个国家创造内容,为教师创造工具,为父母创造这些工具,服务于不同的科学主题。

  当时我的堂妹纳迪亚所做的事情,我要做到十到十五个堂弟堂妹上,这个就比较困难了,这是要规模化的,另外他说你为什么不把课通过视频录下来,然后上传到互联网上去看呢,我说不,这是一个可怕的想法,因为youtube更多的是轻松娱乐的视频,对于严肃的视频似乎不太合适,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好的想法,但是最后决定尝试一下。

  前面基础的数学,代数等课程,我上传到youtube,然后公开,开始以为亲人会看,我说你们看视频,然后在电话当中对于问题深入交流,一个月之后,我问这些家人反馈,他们说他们更喜欢我在youtube上的感觉,而不是我亲自给他辅导,我觉得这是一个积极的反馈,于是我继续做这么一件事。然后我能够很好的跟踪谁点击看了这个视频,我也能够了解哪些看的人不是我的亲人,我发现点击率越来越高,开始有一些简单的评论,包括谢谢,我不知道大家花多少时间上网,大多数的评论可不是谢谢这么简单。

  然后这些点评强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多,来自于全世界各地的观看者说这些视频帮助我通过了我的代数课的考试,我看了你的视频,这让我很好的在退役之后回到大学校园。当时在07年一个母亲写信给我,她说她的儿子其实是有学习障碍,但是这些视频是唯一的方式让她的可以学习的儿子能够跟得上学习进度,他们的家庭祈祷着我为他们提供帮助,可以想象这样的方式非常好,有点奇妙,我有日常工作,我是对冲基金分析师,这是我的常规工作,有人为我祈祷,我不是很适应,我继续做这么一件事。

  然后到了2009年的时候,这仍然是我自己的兴趣爱好,所以在2009年的时候,其实每个月已经有150万的用户,每个小时都能够收到一些信件,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买房付了首付,还有了一些积蓄,但是我觉得社会化的回报是无限的。未来我们可以触及例如成千上亿的孩子,而且这些视频能够留存很久,我决定和我的妻子来展开进一步交流,我们希望做这么一个尝试。

  我把我的常规工作辞职,基于我们的积蓄做这么一件事,看看是否能够获得更大的社会反响,如果作为创业,不管是盈利性的还是非盈利性的,有时候自己可能都会有一些非常强大的乐观主义,在座有很多创业家,我们相信只要我们把我们的日常工作辞职,我们专心去做,可能会成功,但是一旦你真的这么做了,你会觉得它是非常困难的。

  我稍微介绍一下我们目前的现状,我们用户位于地球上世界各地,总共有超过50多万的教育家在使用,并且也有很多学生来注册,每个月活跃用户比较多,他们也是学习到很多知识,帮助他们解决很多问题。

  在介绍我们的未来之前,介绍我们的背景,我们如何启动的,在我们这样的公益大会,在很大程度上,大家可能会去看一下我们这些项目、这些点子是如何启动的,以及这些公益人士,包括慈善家能够发挥得作用和强大的力量,把这个项目做强做大,如果我们回到十二年前,正如之前介绍的,我是对冲基金的分析师,但是我商学院毕业一年之后,作为对冲基金分析师,而且我也结婚了,我当时生活在波士顿,我有家人在我婚礼之后,从新奥尔良来看我,我在新奥尔良出生和长大的,当时我和家人展开对话,我的十二岁的一个堂弟,他数学学得不是很好,在数学课堂上的成绩有点落后。

  我问他,单位转换,把英里转成公里,加仑转成盎司有点困难,我给他辅导,他同意了,这是2004年8月份,他回到新奥尔良,上课结束之后,给他私下提供辅导,花了一些时间,他就慢慢数学成绩有所改进,并且擅长数学了,后来帮助他的弟弟,我乐在其中,因为毕竟帮助我的家人,大家就这样传递这样的信息,说我可以辅导,这样有十五六个堂弟堂妹通过电话向我求教数学、物理学等等。

  我出于乐趣,很多的家人,其中有一些比较优秀的学生,他们的知识还是有一些缺口,例如代数方面可能会遇到一些困难,不是说他们没有能力,而是他们对于复数不是太了解,或者对于如何去算这些分数不太熟悉。所以我写了一个软件,能够给他们一些例子,让他们去求解这些例子和算术题,这时候他们可以不断变得更加优秀。当时已经是2005年到2006年了,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有一个家人之间所做的辅导项目,我在一个晚餐会上告诉我的朋友这件事,他说这个事情非常酷,做的事情非常好,但是这样的课如何规模放大,我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

  安妮说确实让我感到惊喜的是你已经取得了进步,我有一个问题,你如何支持你自己。我自豪地说,我并没有支持我自己,安妮也是和我完成了这样一个沟通和交流,然后我们就离开了,十分钟之后,我收到安妮短信,她说你确实需要有经济支持,所以我这边转了一些钱给你。那一天对我来说是非常不错的一天,有了一些捐赠。

  之后有疯狂的举动,我们有了夏令营课堂,我并不认为虚拟网上课堂能够替代实体课堂,如果我们软件能够适应这些学生的需求,尽可能给他们一些比较多的练习,并且能够赋予这些老师很好的数据,来去丰富我们的课堂,能够进行一些模拟仿真,进行很好的数据处理。所以我和一组中学学生,2010年夏天我突然收到安妮短信,然后我现在非常严肃的重视她的短信,其中有五到六条短信,她说我之前在科罗拉多参加一个大会,比尔盖茨在主会场舞台上被主持人介绍,主持人问他说你感到最兴奋的是什么,他回答说可汗学院。

  所以对于这一些短信,我看到这儿内容,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在电脑上搜寻一些证据证明安妮说的是正确的,在五分钟之内,我找到了一个视频,我找到的是什么,大家可以看一下。

  比尔盖茨:有一个新的网站,我的孩子最近也在用,它叫可汗学院,有这么一个人,难以置信的,大概是十五分钟长的视频辅导。

  这个人叫萨尔曼·可汗,之前做对冲基金的,他赚钱盆满钵满,但是辞职了,从对冲基金很高的IQ的分数,转到现在教育行业,而且是网上提供教育,那确实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决策,他的妻子也允许他辞职干这么一个事。

  所以大家想象一下,当我在网上看到这段视频,我自己浑身发抖,我说这是真的吗,所以我比较紧张,这些视频当然是为娜迪娅,就是为我的堂妹制作的,但是盖茨也在用,我回去跟妻子交流,接下去我应该怎么做,我要打电话给盖茨先生吗。

  所以大概又过了两周,两周之后,我正准备去录新的视频,突然我的电话响了,是一个西雅图的号码,我接了电话,他说我是拉里,比尔盖茨的助理,您可能听到比尔·盖茨是您的粉丝,我说我知道了。他说接下来几周有时间的话,邀请您来到西雅图进一步交流一下,我看了一下那个月我的日历和档期,完全是空的,没有其他安排。我说好,没有问题,我说我可以洗洗衣服,另外还可以花时间跟比尔盖茨见个面。同时有一些Google人士也联系了我,我告诉他们说我希望能够有这样的一个使命,让全世界不管在哪儿,在全世界都可以免费获得世界级的教育。

  我之前依赖我的储蓄过日子,并且担心我的家人生活是否受到影响,之后我们重大的赞助商,包括盖茨基金会和Google等等,不管是大是小,有一些学生午餐费三到四块钱也会捐过来,之后我们正式腾飞,成为非营利性组织,践行我们的使命。

  我们从那时候开始关注可汗学院的软件,视频非常重要,当然要做解释很重要,要真正学到知识,练习很重要,需要有一些练习和反馈,这是可汗学院这样的一个导航方式,这每一个概念都代表着你的数学进阶,包括它的一个技能水平,顶部的圈子是基本版,如果你在基础层面可以去掌控和成功地回答很多问题,这时候你可以进阶到下一个层次。

  如今总共有八百个技能项,从幼儿园版本一直到大学统计 学水平,到积分等等,所以当你去看我们这样一个模式,你可能会说这仅仅是常识,掌控一个技能,然后不断进阶,玩游戏也是不同的关卡,你玩第一关很熟了才能玩第二关,学乐器也是一样,首先学习基础的乐谱,掌握之后学习更缜密的操作。但是从传统学术架构并不是如此,传统学校是把学生通过年龄编正一组,然后你看中学,然后高中,通过能力,你会有一些分别。

  现在我们发现有很多这样的体验,其实都是说我们在这个地方,包括线性回归或者说三角函数这样的地方,都有这样那样的差距发现,包括微积分,不仅仅微积分难,有的时候微积分的表达,需要有相应的指数或者说其他学科的引入,这是多学科的内容。大多数的学生应该掌握指数,当然除了指数之外,我们还有一些其他的指标需要衡量,当然有时候我们没法做到非常量化,确实我们需要去看到这个东西多大影响了学生的生活,我们看一下这些数字,然后决定说他是不是真的相当于说告诉我们问题出在什么地方,等不能把问题暴露出来。

  包括美国的MIT,包括斯坦福或者是哈佛大学等等,我们做了更多的调查,问那些学生,到底可汗学院对你的教育有没有影响,其中5%到10%的人说有影响,我们以为有5%,其实最后有60%的人说有影响,这些孩子能够看到这些视频,同时我们问了在哈佛那边的学生,我们问他们,其中有64%的学生说其实这个可汗学院对他们的教育是非常有用的。他们说可汗学院是他们家庭无法请得起的私人家教,从事还有人说可汗学院是我唯一一个通过可汗学院可以学习微积分或者说物理的地方,最后我去了哈佛。

  所以每一个学生都是固定的节拍来去学习,但是一般来说是怎么样,比如说我们是一个代数课程,现在我们在教代数,然后我们回家,他们告诉我们指数,然后老师让我们回家做一下家庭作业,我们做了一周两周,然后考试,考试的时候,比如说我是70%答对了,你是80%,那么你是95%答对了。其实这个相应的测试发现了一些差距,但是其中30%的材料,我们发现有80%的学生可能有5%的答案总是做不对,这时候你的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即使你发现这些相应的差距,这样的课程,不管是有怎么样的差距,都会被迫进行下去,这样的话,会有一些负指数或者说相应新的概念引入进来了,这个时候差距会越来越大。

  大家可以想像一下我们生活是不是这样的,我们建立一个家庭,造一个家,把建造师叫过来,跟他说我有三个月的时间来造地基,你随便造吧,能够尽可能造有行了。可能有时候这些供应商不会过来,三周之后,分包商过来说这部分没有做好,或者说钢筋还露在外面,完成了80%。我说好的,那我们不管了,第一楼一层开始造,两周之后发现了一些差距,然后不管这些差距,继续再造第二层、第三层,然后造起来之后,这些房子就倒了,这时候你一般的想法或者反应是什么,是不是需要更多相应的评估或者说需要更好的测试,或者需要更好的老师,但是真正的这样的问题是出在过程,我们其实是人工的线性化学习过程,比如说结果是ABCDEF这样几个级别打分,当时我们做了考试,发现了差距,我们忽略了,进入下一个课程。

  其实最终包括SAT参考,就是美国高考,这时候这些相应的学生,我们调查了一下,他们基本上会花好几千美元进行补习班学习,或者说请老师进行家教。最近我们有这样一个专门为SAT考试所准备的相应题型测试或者说题型辅导,这个视频可以告诉我们,这是整个国家一天他们准备考SAT。

  当然在这个新的SAT考试当中,有一些新的改变,看一下背后理念,我想自己创业,主要是做机器人,确实他们能不能达成他们自己的梦想,是通过这个SAT实现他们的梦想,这是我们现在的形式的SAT的最后一天,新的SAT非常不一样,所有的高中学生,包括这两位学生,他们同时也是可以去进行免费的可汗学院的家教课程接入。他不仅仅是老师,他可以告诉我就这一点做更多的练习。比如说当进阶之后,获得一个徽章,就像打游戏一样,有时候针对一些经济上不是特别好的学生,我们发现SAT是有一些偏向,同时我们希望很好地看一下效果,新的测试相当于给我们评估一下到底这个孩子有没有准备好上大学,这是非常有用的,这样的技能有没有做好准备,这是非常有用的。

  我们希望能够用新的相应的三月份举办的SAT能够真正反映出问题,这个新的SAT,当时我到了Mark2的时候,当时我的分数提升了200分,我们能够为未来争取一些新的机会,Allen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形式。

  这是非常激动人心的一点,我们发现有超过一半参加新的SAT考试的人,他们参加了可汗学院的培训和在线视频的观看,确实这使得我们整个起跑线和竞争环境变得更加公平。

  这一点就告诉大家,可汗学院不是唯一一个这么做的,我们还有很多合作伙伴,在座每一位都可以成为我们的一部分,成为我们的利益合作伙伴,待会儿我们可以说一下。

  到现在为止一直跟大家讲的概念,在整个讲英语的国家,就是在美国,我们最终的使命,希望成为全世界每个角落每个人可以享用的资源,确实不管你在全球哪个角落都可以接入,我们看到右上角是有一点机动的,前几年我受到蒙古国小女孩Zaya的邮件,她说她看了可汗学院的视频,她是相当于蒙古的志愿者,为当时的孤儿设立电脑室,这些小孩都是孤儿,当时我们做什么, 为他们提供这些资源的话,Zaya现在相当于整个蒙古语言的一个可汗学院课程的翻译最主要的贡献者,现在能够通过她的努力惠及更多蒙古的孩子。

  非常重要的一点,我们希望把这个东西翻译成各种各样的语言,确实现在这个视频用其他的语言,看下来到底是什么感觉呢,我们看一下。西班牙语、法语、普通话、印度语、阿拉伯语、希伯莱语、波斯语、土耳其语、葡萄牙语。大家好,我是来自于蒙古的Zaya,您的视频非常有意思,非常有趣,请您能够做更多课程的视频。

  其实这篇文章是在《纽约时报》上面,两周前发布的,一个年轻女孩叫做索法诺,五六年前,她上中学,要做相应的测试,同时当时她在家里面,她当时有一个休学,所以在家里面,她慢慢通过可汗学院自己学习,同时一个月前我跟她网上交流,她跟我分享的故事非常不错,如果让世界的人接入到可汗学院,会构建非常大的潜力。

  现在她想成为一个物理学家,在自学量子物理,她当时能够联系一些重要的学校,最终上学,成为物理学家。我们看到索法诺这样的人成千上万遍布在世界各地,其实包括苏姗娜,包括戈登?布朗说我们希望提供更好的教育,像扎克伯格说过,我们希望治愈所有的疾病,我们通过教育可以达到非常大的可能性。

  这个照片是可汗学院在全世界范围内被广泛应用的实力,看到这些相应图片的时候,我每次希望能够告诉大家相应的想法。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可以做一个实验,想象我们四百年前的世界,你回到了四百年前,包括中国、西欧等等这些国家,那时候你发现其实只有10%到20%的人是会识字的。你问那些识字的人,你觉得到底有多少人可能会识字,他们说也许50%,如果你有很好的教育体系的话,可能会到50%,但是四百年之后,当时是一个非常悲观的预测,现在我们将近100%的人都可以识字的。

  问大家一个简单的问题,到底有百分之多少人能够成立下一个阿里巴巴,到底百分之多少人可以治疗癌症,到底百分之多少的人可以写小说,也许现在1%、2%,如果说有更好的教育体系,也许5%到10%,当然这是基于我们现在的体验做出的预测,因为我们上学的步伐,有些是强迫我们学东西,有些知道我们的差距,但是没有人管我们的差距,比如说代数又不知道你的相应的微积分也不知道,物理也不知道。

  其实我们现在教育当中,或者说这个教育要被称为好的教育,还是有很大的差距,这也是之前我们前首相布朗先生跟大家说过的,当我们如果有机会改变的话,我们就有机会能够相应说让这个教育成为全世界最重要的话题,当然这也是一个非常稀有的资源,非常昂贵。

  当我们看一下中国西部,其实他们这样的一个接入资源,我们确保他们跟盖茨孩子的教育资源是相似的,我们希望让全世界每一个人类在接入教育的步伐保持一致,我们在办公室当中成立这样的实验学校,我们希望能够将教育可能性推向前沿。

  我们非常激动的一点,很多家长给了我们很多经验。我们希望能够看到在中国,能够真正有这样的一个接入免费教育的大的踏步和进步,非常感谢各位。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