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腾讯滴滴啸虎求和,ofo摩拜马云抗战,学快滴合并真是优选项?

 

前几个月因为共享单车互怼的马化腾、朱啸虎,竟然站到了同一战营。

心急的朱啸虎已经多次放话,呼吁摩拜、ofo合并,“唯有两家合并才能盈利”,至于“谁合并谁,并不重要”。

根据《财经》的报道,在合并一事上,除了朱啸虎,ofo的股东滴滴也是主要推动者,“滴滴正在积极促成摩拜和ofo在年内合并。”

文章说马化腾的态度比较模糊。但昨天一条朋友圈显示,马化腾可能也倾向于双方合并,看到哈罗单车获得了蚂蚁金服等领投的新一轮3.5亿美金的融资,马化腾在朋友圈评论说,“(共享单车)被当作支付的推广工具了,可怜了其余小股东被锁死。”而马云接受采访时也称,他知道腾讯希望将共享单车企业合并。

 

 

因此,在这场具有决定意义的牌局中,腾讯、滴滴、朱啸虎是求合战营,而对家则是不差钱的投资方阿里系,以及摩拜和ofo等管理层。

马云说,“我们做任何的兼并、合作都要思考对行业的贡献,不能为了垄断、为了早点收钱而做”。而摩拜和ofo高管团队,至少在对外表态中,也不愿合并。

 

朱啸虎为何着急合并?着急变现。

 

滴滴、ofo都是顶级投资案例,帮助朱啸虎和金沙江荣膺中国顶级投资人之列,这两个项目,增长速度之快,让金沙江收获颇丰,而超级巨头腾讯和阿里的陆续加入,也证明了朱啸虎作为独角兽猎手的灵敏嗅觉,这是好事。但腾讯和阿里的入场,也加剧了竞争的惨烈程度,无论是滴滴、快的,还是摩拜、ofo,一度都被戴上“烧钱”的标签,薅羊毛的用户,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最初曾预测ofo三个月能干死摩拜,但现在,朱啸虎则多次呼吁双方合并,心急情切,因为合并,最符合金沙江的利益。

对于投资人朱啸虎来说,第一要赚大钱,滴滴、ofo这两大经典案例,已经帮朱啸虎实现了这一目标。如果滴滴能干掉快的、ofo能干掉摩拜,当然是最好选择,可惜双方背后都站着巨头,谁都干不死谁。

第二要尽快赚钱。朱啸虎投资ofo的回报溢价已经接近最大化————随着共享单车市场饱和、格局已定,无论是ofo还是摩拜,其市值短期内很难出现指数级的暴涨。因此,朱啸虎鼓吹合并,其实是大蒜通过合并快速变现。

除了朱啸虎,另一位ofo投资人王刚也在一个月前表示,从资本驱动的角度来看,ofo和摩拜合并肯定是最好的选择。摩拜就应该做国际市场,ofo做中国市场。昨天又说,ofo摩拜合并,希望合并后的公司由滴滴主导。

 

滴滴为何推动ofo、摩拜合并?减少竞争。

 

朱啸虎是ofo和滴滴的牵线者,他把ofo介绍给了程维,而在推动ofo和摩拜合作事宜上,两人也心心相印。

如果摩拜仅仅把业务边界框定在共享单车领域,和滴滴构不成直接竞争关系,可惜摩拜的野心不止于此。

今年9 月,摩拜陆续与首汽约车、嘀嗒拼车达成合作,将后两者的专车、拼车业务分别接入摩拜APP。

就在两周前,和摩拜关系密切的蔚来资本,联合百度资本等,以7亿元投资首汽约车。蔚来资本还与首汽约车共同发起50亿元出行基金,用以支持品质化网约车出行平台。

蔚来资本和摩拜到底有多密切?摩拜董事长,李斌;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而蔚来资本,则是由蔚来汽车、红杉资本、高瓴资本共同发起的私募股权基金,目标规模100亿人民币。

从目前来看,摩拜+首汽约车+嘀嗒拼车,还远远未能撼动滴滴的地位,但也足够滴滴难受了。毕竟,从用户量上来说,摩拜可以和滴滴匹敌,而从使用频次来看,共享单车比网约车还更具优势。

摩拜能延伸到网约车等领域,但ofo就有点尴尬了。有自称摩拜投资人的匿名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说,滴滴可以做网约车,但ofo“做这个就和滴滴冲突了。摩拜联合国内其它反滴滴联盟一起可以撕扯滴滴20%的市场份额就很不错。”

现在谈20%的市场份额过早了,但和摩拜的联手,显然增加了首汽约车、嘀嗒拼车刺激滴滴的砝码,而一旦ofo和摩拜合并,这种竞争态势就消解了。而且,滴滴作为ofo第一大股东,在合并之后,将会在合并后的公司中,依然占有较多股份,占有较大话语权。

至于马化腾为何倾向于合并,因为滴滴和摩拜都是亲儿子,兄弟只能“阋于墙”,不能在外敌面前擦枪走火呀!

 

创始团队“养孩子”?不急合并。

投资人把项目当猪肉卖,但创始人都是把公司当孩子养的——更何况,还是第一胎!

无论是摩拜和ofo团队,几乎都在公开表态中,声称无意合并。

摩拜总裁兼创始人胡玮玮公开表示,摩拜和ofo不会走向合并。而摩拜CEO王晓峰则刚刚强调,目前合并并无可能。“最终剩下的一个玩家,必须在产品力或者品牌力两者做出自己的差异化。”

 

 

ofo的创始人兼CEO戴威,也曾公开表示过,ofo不会与摩拜合并。

合并只是温情脉脉的表象,所谓联席总裁不过是暂时的权宜之计,残忍的一面在于,合并必然意味着一方创始团队的彻底退出。

滴滴、快的、优步中国的合并案例中,最终的主导者是滴滴,吕传伟等快的原高管悉数退出;而大众点评的张涛,在和美团合并后,泪洒公司、抱头痛哭,退而出走的照片也让人动容感概。

不仅是高管团队出走,还有品牌的弱化和消失,还有多少用户能想起来快的、优步中国、赶集网呢?

而且,戴威、胡玮玮对ofo、摩拜的感情,可能要远远甚于吕传伟之于快的、张涛之于大众点评。

戴威是90后。他曾经被朋友问到,你愿意当省委书记,还是创立BAT,他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ofo是戴威第一个创业成功的企业,如何甘心拱手退出呢?11月底,滴滴派驻ofo的几位高管,突然集体休假,可能就是ofo谋求更大独立权的征兆。

摩拜方同样如此,摩拜是胡阿姨第一次创业,第一次就站上风口。而王晓峰出身于优步中国,经历过优步和滴滴最为惨烈的烧钱大战,王晓峰应该不惧于战斗。再来对比ofo投资人王刚的建议,“摩拜就应该做国际市场,ofo做中国市场”,谁都不傻,共享单车主战场在国内,让摩拜退出中国这个最大的主战场,不可接受、不可能也不可行。昨天,王刚又提出,希望合并后的公司由滴滴主导,而滴滴是ofo大股东。。。。。。这种条件,你觉得摩拜方面能接受?才怪呀!

此外,摩拜的投资人,似乎也不着急合并。摩拜最早的投资人是李斌,但李斌不是财务投资人,而是战略投资,通过摩拜、易车、易鑫、蔚来汽车、蔚来资本,以及投资首汽等,在出行领域布局深广,不像ofo的财务投资人朱啸虎、王刚那般着急。

 

合并真是最优选吗?打call马云。

尽管阿里投资了ofo,但ofo之于阿里系的存在感,可能并没有摩拜之于腾讯的存在感那么强那么重要。

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马云说,“我确实不知道我们投了哪家共享单车,到现在也没搞清楚”。当告知蚂蚁金服投资的是ofo时,马云惊讶地反问:“可能投了一点点吧,不多吧”。

就在接受采访前一天,Hellobike(哈罗单车)宣布获得总计3.5亿美元的D1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阿里系的蚂蚁金服等,此前10月,阿里推动了Hellobike和永安行的合并。据媒体报道,这一轮投资完成后,蚂蚁金服全资子公司上海云鑫,将成为哈罗单车品牌拥有者低碳科技的第一大股东。

显然,在阿里系关于共享单车的布局中,ofo只是n分之一————这也不难理解,ofo的第一大机构股东是滴滴,阿里系话语权不大。

而且,马云也旗帜鲜明的反对摩拜和ofo合并,“我们做任何的兼并、合作都要思考对行业的贡献,不能为了垄断、为了早点收钱而做”。淘宝亏了9年,不差钱的马爸爸,不惧亏损,也不着急挣钱。而此前滴滴、快的合并案例中,据美团王兴透露,阿里方面认为,这个合并对于阿里很失败。

马爸爸这句话,说得比小马哥高明呀,小马哥担心“锁死小股东”,马爸爸则担心垄断———作为共享单车用户,我当然打call马爸爸了,都合并了,用户哪还有羊毛可薅?

滴滴快的优步合并后,我们有一个更好的滴滴了么?不,有一个更贵的滴滴了,价格更贵可以理解,毕竟企业不是做慈善,但遗憾的是,服务质量并没有同步提升。

而且,两者的合并逻辑也完全不同。滴滴、快的、优步,车辆属于司机,都是轻资产的平台公司,合并之后,用户和司机一揽子、同步、无成本的迁移过来,合并同类项,成本小,效果好。

但摩拜、ofo都是重资产公司,数千万量单车都是其最为重要的资产,俩公司合并后,车辆怎么办?两个品牌怎么共处?合并效应并不明显,唯一的好处就是不打价格战了,但用户可能也骑不到便宜单车了,两大创始团队必然有一个痛失爱子。而受益者,可能只有着急变现、停止烧钱、消灭竞争的部分投资人和股东。

因此,这次,我要坚决给马爸爸打call,不管马云到底为啥反对摩拜、ofo合并,反正,马云的这一表态,完全和用户利益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