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在线音乐三国乱斗,赤壁之战一触即发

 2017年8月,腾讯音乐暂停与网易云音乐版权转授合作,网易部分歌曲下架,引发用户不满,进而带动社会关注;

2017年9月,国家版权局约谈主要网络音乐服务商及境内外音乐公司,要求对网络音乐作品全面授权、避免独家授权;

2017年9月,腾讯音乐与阿里音乐达成部分版权相互转授合作;

2018年2月,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达成部分版权相互转授合作;

2018年3月,网易云音乐与阿里音乐达成部分版权相互转授合作;

最近在线音乐行业接连发生了一系列的版权转授,让行业和用户都看到了行业在朝着更健康的方向发展,虽然还没达到版权全面转授共享的理想状态,但相信在国家版权局等有关部门的持续努力下,所有人不用来回切换APP就能听到所有音乐作品的一天也不会太远。

当然,这也要看在线音乐三位玩家,腾讯、阿里、网易在对待国家版权局指导意见实际的落地执行上。有媒体说目前在线音乐的三位玩家就像是三国乱斗,在细细揣测一番之后,确实能够发现其中一些相似的端倪,而且大有赤壁之战前的微妙之势。

1、魏国:腾讯音乐

赤壁之战前,曹操刚平定北方(QQ音乐收购酷狗音乐与酷我音乐成立腾讯音乐集团,拿下三大唱片公司独家版权),意在统一全国(网传腾讯音乐预计2018进行IPO),随兴兵南下,扫除障碍(发动版权大战)。

2、吴国:阿里音乐

以长江之险,偏安江东一隅(阿里集团的支持),水军强悍(有华研、滚石等版权),但私兵曲部盛行,部队结构不统一(阿里业务领域众多,体系繁杂)。不求称霸,但也绝不愿意俯首称臣(做好阿里大文娱的生态一环)。

3、蜀国:网易云音乐

屯兵樊城,发展经济,得民心(产品口碑),汉室正统(国内首个音乐社区)。此时蜀国虽有关羽张飞等悍将(独立音乐人),但兵力不足(独家版权弱势),所以一心图经济发展而非讨伐征战。

曹操谨慎归谨慎,但是个急性子,有生之年要尽快统一全国,成帝王。身为汉室正统,又大得民心的刘备是曹操的首要铲除目标。腾讯音乐要在IPO之前扫清障碍,在重金获得环球独家版权之后,涨势最为凶猛的网易云音乐是必除的心头大患。去年9月,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发起版权诉讼大战。

曹军挥师南下,刘琮不战而降,刘备弃樊南逃。腾讯音乐停止转授,网易云音乐歌单大面积变灰,遭用户吐槽,产品涨势受到直接影响。

被曹军逼迫无路可走的情况,诸葛亮和鲁肃对上头了——孙刘合兵。网易云音乐获得华研的独家版权,并在一周内完成了对阿里的转授,同时获得了阿里滚石、BMG、S.M.等厂牌版权的转授,阿里与网易云版权双双扩充。

出师需有名,赤壁之战前曹操也写一首知名的《短歌行》,以“周公吐哺,天下归心”之意表明自身的正气,但实际上却被天下以挟天子以令诸侯所不齿。腾讯音乐转授99%的曲库内容,但业内皆知,1%才是真正的核心王牌,以99%的数字说辞,也与曹军出师表作用相似,至少可以堵住他人口舌,避免落成垄断的说法。

后人在回头总结赤壁之战曹军失利的原因中,其中有诸多确实是可以供腾讯音乐思考的。

1、挟天子以令诸侯——独家版权让应该发挥版权管理的社会组织失去管理实权,以版权保护之名,实则谋个人私利。又当裁判又当运动员,虽然大家被迫接受,但内心怨气深厚。

2、急于南下,统一全国——腾讯音乐应该在产品生态层面和产品体验层面继续深耕优化,腾讯应该产品驱动,而不是资本驱动。在当今的互联网环境下,靠资源壁垒形成对用户的捆绑留存,是风险巨大且不可行的。

3、北方士兵不习水战——腾讯、阿里、网易三家的音乐产品的比较,在网络声音上应该很容易看出,网易云音乐和阿里音乐的用户口碑要高于腾讯系音乐产品,这也从侧面上证明在产品氛围和产品体验方面的高下之分。腾讯音乐在产品其实并没有准备好的前提下,强行对抗,是不理智的。在众多版权转授信息相关的文章下的评论、留言中,也可明显看到腾讯音乐在群众基础上的不足。

4、马超、韩遂尚在关西,根基不稳——众所周知,腾讯收下海洋音乐集团,其中海洋拥有的版权资源是重要原因之一,但随之带来的酷狗音乐、酷我音乐,与QQ音乐本身的产品调性、用户群体上重合度非常高,虽然二酷在视频等方面在积极尝试,但终究是一家三款音乐产品,再怎么细分,也还是会存在很大的资源浪费。

5、铁索连船——这是赤壁之战曹军大败的主要原因之一,对于腾讯音乐来说,就相当于把所有的宝都压在版权争夺这件事上。腾讯在版权争夺上,大有壮士断腕的强势,就打这一波,成则天下第一,不成则前功尽弃。永远不要把鸡蛋放一个篮子里,看来这句忠告,曹军和腾讯都是没有听进去的。

6、东风——曹军忽略了风向,但腾讯音乐似乎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在国家版权局约谈唱片公司和音乐平台方要求全面开展转授,避免独家版权后,腾讯音乐与阿里音乐和网易云音乐进行了部分版权的转授,削弱了风向对自己的不利影响,削弱归削弱,顶风的势头,还是存在的。

7、火船——我们可以把这里的火船理解为用户的诉求,独家版权或者版权垄断对用户体验不佳是无疑的,另外,虽说音乐作品是有专属的权利所有人,但在广泛的文化层面看,音乐作品其实也是具有社会集体资源属性的,况且是高频使用。但如果把音乐作品资源转化为商业模式的核心竞争力,这肯定要引起众愤,最终引火烧身。

在所有原因之中,有一个容易被忽略的,就是曹军的自我膨胀。起初曹军南下,只是为了先灭刘备,占江夏以图荆州。但一封战书下给荆州,刘琮直接缴械,兵马未至,荆州已下七八成。这下曹军士气高昂,一面继续追杀在逃的刘备,一面直接下战书到东吴,结果逼得吴蜀联合,进而惨遭失败,步子迈的太大了。

这个故事套在音乐版权之争上可以这样看,腾讯音乐在拿下索尼、华纳之后,又重金拿下环球,占据全球三大在独家版权方面,已是无敌存在。但这个时候,腾讯音乐更应该的是梳理自身产品问题,分销版权继续优化收入。但为了扫除IPO的不利因素,消除未来潜在的竞争压力,腾讯选择了打压对手发展,停止对网易云音乐的版权转授。网易云音乐上的4亿用户在整个领域群体中的音乐重度程度是偏上的,所以当歌单变灰,用户不干了,还能不能好好听歌了。呼声渐大,国家相关部门收到了用户的诉求,再综合比较国内外版权管理经验,以及腾讯的实际操作手法,察觉到其中弊端,约谈,给出指示要求避免独家,开放转授。吹向腾讯音乐独家版权船队的东风,形成了。

不过话说回来,虽说腾讯音乐的独家版权多,但也已经与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进行了部分转授了,这是不是说未来会朝着好的方向继续发展呢?

我们再来看下历史是怎么写的。

220年,曹丕初登帝位,封孙权为吴王,时隔一年,兴兵伐吴,三年内伐吴三次。

不管怎样,战争的背后一定是民众的灾难,版权大战的背后,牺牲的也是用户的利益。那如何能够尽量地避免这种内耗呢?只能祈求“东风”再硬一些,划分好魏蜀吴的地界,各自好好发展自己的经济,经济比较后,高下立见。

在顺应民意方面,最具有积极意识其实是阿里音乐,先后与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达成版权合作,甚至释放出自有的核心独家版权。虽然失去了独家版权,但阿里音乐的整体曲库变得更加丰满了。这也与三国中的东吴有几分相像,220年曹丕称帝,次年刘备称帝,而孙权则选择了隐忍八年后才称帝建国。当然,三国中国家寿命最长的,也是吴国。阿里会不会成为三国中东吴,波澜不惊,却能成为最后的玩家?

虽说现在三大平台间都有相互版权转授,但各自还都有着核心的顶尖独家版权武器,版权大战也可能随时再次打响,况且独家版权的签订也一般在2-3年的限期,例如全球三大之二的华纳和索尼与腾讯的独家版权会在今年8月和10月到期,那么会不会再次引起版权大战呢?不过阿里音乐参战的可能性比较小,心急的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则更可能再次正面交手。如果接下来华纳和索尼的版权新主人不将版权转授开放呢?那么势必引发新一轮乱战,如果硝烟再起,那么阿里音乐或许会成为任何一方都需要的重要战友。

不过也还有一条更好的路我们可以期待,如果国家能在法律层面上对独家版权的采买转授进行进一步明确要求和规范,要求必须全面开放转授,那么首先不会让各大音乐平台血拼抬高价格去争抢(因为拿到了也必须全面开放),另外对用户体验也是皆大欢喜的事。让音乐平台回归产品体验本身的竞争,让用户的选择决定各家发展的起伏,这或许是最合理,也最健康的发展之路。

在线音乐版权的赤壁之战,还是不发生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