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滴滴攻打美团外卖,外卖“护城河”轻易被攻破的背后

 

这一两周,围绕互联网外卖领域的争斗煞是好看。

先有,外卖大块头饿了么被阿里收购;后有,出行巨头滴滴主动突入外卖领域,并以江苏省无锡市为突破口,攻打美团外卖。一时间,滴滴、美团、饿了么外卖“三国杀”开战。

据各大媒体报道,滴滴外卖在短短9天内已攻破美团外卖壁垒,正式上线首日订单就突破33.4万单,滴滴外卖也一跃成为无锡市场份额第一的外卖平台。仔细分析滴滴美团这场外卖攻防战,颇有嚼头。

最新的消息是,(4月11日)上午,无锡市工商局召开紧急行政约谈会,约谈美团、滴滴和饿了么,外卖“三国杀”迎来短暂停战。据中国新闻网报道称,无锡市工商局副局长苏益玲表示,近期接到商户举报,商户因上线滴滴外卖而被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外卖强制下线。换句话说,滴滴外卖的入局,让美团和饿了么都感到了恐慌,祭出“二选一”的手段。

但一个客观事实就是, 透过这场持续了一周的无锡外卖“三国混战”之后,我们发现所谓的外卖行业壁垒并没有那么森严

1、轻劫对重劫

根据数据机构易观最新发布2017年第3季度中国互联网餐饮外卖市场分析报告:

在市场份额方面,2017年8月饿了么与百度外卖合并后,互联网餐饮外卖市场彻底从“三分天下”转变到了“两雄争霸”,饿了么+百度外卖占外卖市场份额达48.8%,美团外卖以43.1%的占比随其后。

在外卖市场上,美团外卖虽然占据的市场份额还不到一半,但也收割了不少用户,成为外卖市场的霸主之一。

而这时候滴滴外卖入场了,从战略思路来看,滴滴突击外卖,是挑中美团的主业也是其收入份额中最大的一块前来搅局。对于滴滴而言,外卖不是它的老本行,短期内也不指望外卖来谋求新的利润增长点。

所以,外卖的低价哪怕是补贴亏钱之举措对滴滴是个轻劫,而对美团则是个重劫——至少,美团现在是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精神的重要领域(轻劫、重劫,围棋术语)。喜欢围棋的人都知道,占据轻劫的一方,即便输了这一步棋,影响也很轻微。但如果是重劫一方,输了这一步便几乎就是满盘皆输。

轻劫对重劫,滴滴不打白不打。

此外,这也凸显出滴滴的更大野心。正如滴滴CEO程维所言,滴滴从出行到切入外卖也是顺理成章,从交通到物流,从运人到运物,滴滴希望打造A点到B点极致效率的运输网络。

值得一提的是,滴滴切入外卖的方式也被证明是可行的模式,这点对标出行公司Uber的成功就是最好的明证。

Uber旗下的UberEATS就曾与当地的一些餐馆结为合作伙伴,由Uber为它们组建食品物流服务(有即可运送乘客也可送外卖的司机,有的城市也有专门的外卖司机),通过使用车载保温容器,向客户提供有限的餐厅下单、快速交付服务。

如今,UberEATS在所有展开食品配送业务的165个城市中,已在近40个城市中盈利。在近日召开的慕尼黑DLD Conference上,UberEats的潜力被众人认可,并预测“UberEats将是全世界最大的送餐公司”。

2、为何壁垒被轻易攻破

现实中,美团外卖需要抵抗百度外卖+饿了么的进攻,巩固市场地位已属不易,没想到半路又杀出个程咬金——滴滴。多年积累的“护城河”9天轻易就被滴滴攻破,看似不可撼动的外卖垄断地位,却也不是那么牢靠。

核心的问题是,为什么美团外卖的壁垒如此就被轻易攻破?

其一,行业本身的属性。

民以食为天,关乎肚子的外卖接触到用户日常生活所需痛点,而且是极高频次的需求,故而被认为是生活领域的下一个爆发点,商机无限。但这个行业也是乱象丛生。之前,“美团”订餐平台就被媒体多次曝光存在涉黑作坊,其线上平台上显示好评如潮的“美食店”,线下对接的却是无证无照、污水横流、油污满地的“苍蝇馆子”。

可以说,在用户心目中,美团外卖是有硬伤的,所以用户也没有什么忠诚度。而且,虽然通过各种资本补贴大战,美团外卖获得了外卖领域一方霸主的地位,但扭曲了外卖O2O的市场规律,这种风气下,只吸引了低支付能力的屌丝,很多真正有价值的用户却并没有圈进来,甚至存在随时流失的风险。

所以,滴滴外卖一入场,用户就呼啦呼倒向了新的平台,上线首日,滴滴外卖订单就突破了33.4万。

其二,具体运作手法。

一方面,已有商户网络和外卖员都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行业壁垒。因为绝大多数餐厅都没有品牌忠诚度,一般同时用多个外卖应用,因此打入商铺并不难,而一旦有了一定数量的商铺,再通过促销手段吸引用户就容易了。另一方面,送餐员也一样没有那样靠不可破。

有网友反映:无锡的很多用户通过美团点了一家超市的外卖,但超市等着外卖小哥来取货,久久没有人来取货,最后出现了用户的订单无人配送的尴尬局面,就引发用户“移情”恋上滴滴外卖平台。

这背后,就是滴滴外卖在外卖的物流环节——骑手上拿捏住了美团的七寸。按照,之前媒体报道,滴滴外卖骑手中70%来自美团,滴滴外卖进入无锡以后对外卖小哥的补贴政策十分优厚,传闻保底就有10000元。

在滴滴外卖无锡站点,甚至有美团骑手将外卖箱直接丢弃,加入滴滴外卖的队伍。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嚷嚷皆为利往。巨大利益之下,骑手们自然会“变节”。

其三,从技术上来看,滴滴也能对外卖实行降维式的攻击。

出行的供需匹配需要综合整个城市的情况,司机和乘客是在全城流动。而外卖的供需匹配仅在3公里范围内,管控体系、技术门槛等都会降低很多。比如,不需要在时间和空间维度精细化的调度骑士,不用考虑具体的路况、朝向,不用像打车一样需要预测半小时以后目的地方向的需求量;时效性方面,乘客打车希望3分钟车就到跟前,点外卖等半个小时则很常见,预期相差很远,技术要求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以更高阶对战低阶,以高维攻打低维,又为滴滴攻破美团外卖壁垒加了一重筹码。

【结束语】

总之,除了美团外卖的壁垒被轻易打破,滴滴能从其口中夺食外,据易观在去年11月发布的数据显示,餐饮外卖领域覆盖的用户规模占全网活跃网民的比例不过只有8%而已,外卖市场显然距离饱和还有相当的距离。

这些,都意味着,滴滴外卖还有很多的机会。而对用户而言,多一个竞争者来制衡,也是好事一件。不过,目前滴滴外卖想要完全撼动美团外卖的市场也并不容易,还需要打一场持久战。

可以预见,未来,国内外卖领域还会上演新的精彩大戏,风物长宜放眼量,不妨继续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