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天涯社区与神药区块链

 文/暮初有音  GPLP

天涯社区,一代人的网络回忆。

但是,这家社区自身却活的并不那么如意,近年,出现在大众视野的天涯社区已经成了失败、过时的反面教材,在惨烈的互联网竞争中,无疑一败涂地,2018年4月9日,天涯社区发布公告宣布拟从新三板摘牌。

在错失移动互联网风口后,尽管天涯社区一直在努力追赶,不断尝试新业务,转变盈利方式,但结果不尽如人意,近期,天涯社区创始人邢明近日接受区域链媒体采访,表示天涯社区已经找到自救方法,正在布局区块链。

转型区块链可能助阵天涯社区“最后一搏”成功?

天涯社区活着

2015年8月底,天涯社区挂牌新三板,让一众网友惊呼,原来天涯还顽强地活着。对于中国80后而言,天涯曾经是互联网社交和社区的代名词。但随着互联网行业创新不断,它的光环相继被知乎、微博和微信等等取代。

大幅广告,大V出走,用户体验度差,一直以来,天涯饱受诟病,加之高清短视频的狙击,用户大批出走,天涯早已成了互联网“前浪”的代名词。

天涯成立于1999年,是中国第一批互联网公司,占尽先机却错过了壮大的最佳时机。随着移动互联网各种社交平台的更新换代,微博分走大部分陌生人社交,微信拿住熟人社交,最右、贴吧等也占了一定份额,更别提风口下的视频直播平台抖音等流量之战了。

错过最佳成长时间,面临的就是这样被瓜分殆尽的互联网蛋糕,在这样的形势之下,天涯还活着让人感叹生存的不易。

过去16年里,天涯多次转变,都没能站上浪潮之巅。曾经它的注册用户过亿,每天有一千多万人到访,但至今却还在寻找一个可持续的盈利模式。

之后,天涯就开始缺钱了,挂牌前两年天涯连续大幅亏损,挂牌新三板的目的就是为了融资止血,解决流动资金的亏损。

2014年和2013年度,天涯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04亿元、1.07亿元,主要来自网络广告营销业务,以及个人、企业互联网增值业务。亏损金额则分别达到4465.82万元和3161.33万元。没有现金流的保证,将导致其业务很难正常开展,补血非常关键。

挂牌新三板期间,天涯也确实融到钱了但亏损并没有止住。

2015年8月25日以海口天涯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为发行对象,募集资金3999万元。

2017年1月10日,公司发布一则股票发行方案,拟以22至30元/股的价格募资不超过2.1亿元。随后2月22日发布公告称发行300万股,募资额从2.1亿元缩水到6600万元。

钱是融到了,但经营亏损还在持续,2017年上半年,天涯社区净利润亏损956.68万元,上年同期亏损的2606.88万元。

另外,面对新媒介、新业态的“野蛮生长”,相关职能部门快速出手,填补监管空白。2016年5月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即下发通知,网络视听节目持证机构涉及挂牌新三板事项的,要事先经过申报审批,已在新三板挂牌的,则要停牌补办相关手续。

已挂牌新三板的天涯社区,于2016年12月29日发布公告称开始停牌申请审批,不过至今未通过。2018年4月9日,天涯社区宣布拟摘牌。

区块链最后一搏还是缺钱

2017年下半年,区块链大火,到2018年彻底引爆,各路人财物蜂拥而至,BAT也跑步入场。天涯社区在2017年底上线天涯钻。

天涯钻是否跟比特币一样性质,天涯官方多次否认,但“误解促进了天涯钻销量,但它只是特权道具不是代币。”

然而,殊途同归——天涯钻限量发行9亿个,每期发行的数量与单价都不一样。2017年12月22日,天涯钻第一期3000万个低调上线,0.2元一个,到12月29号售罄,历时7天;第2期3000万个天涯钻于12月30号22点多开售,0.5元一个,次日上午9点多售罄,不到12小时。

邢明认为,区块链的理念特别适合天涯,天涯有机会成为区块链“杀手级的应用”,对于内容领域的区块链应用优势很大,“天涯做内容社区做了19年,怎么去评价内容的好坏,或许更有优势”。

不管天涯社区计划从新三板摘牌是出于放手去做区块链的需要或是其它原因。不可否认,新三板已不再适合现阶段的天涯社区。

钱,是天涯社区目前最紧缺的东西。

曾经,天涯社区主要靠自有资金活着,在融资上“挑挑拣拣”:包括红杉资本沈南鹏在内的几乎所有知名投资人都和天涯有过接触,最终,邢明选择了联想、清科等几家“对天涯比较宽厚,没有那么急躁”的公司的投资。

只是,谷歌的入股间接导致天涯社区创业板上市计划落空,业绩亏损逐步加大,无奈的天涯社区最终在2015年8月挂牌新三板。

如今,被解读为与区块链挂钩的天涯钻计划发售9亿个,已发售的被一抢而空,估值立马翻身。

看来,区块链果然是做估值的神药。

只是,天涯在区块链的光环下能走多远?没有人知道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