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从创富明星到全球流放,币安2018的荣耀和惊魂

 

在币圈和链圈,无人不知赵长鹏————仅用7个月时间,赵长鹏就登上了福布斯发布的首个数字货币领域富豪榜,位列第三,彼时身价估值约11-20亿美元。

但在2018年2月的荣耀之后,最近两三个月,币安和赵长鹏的日子不好过。赵长鹏说,他200%的时间都花在了数字货币中,这话说得过于糊涂,其实至少有一半的时间,他应该在为币安找“家”。

流放的币安

币安,曾一度受益于主权国家对数字货币严苛的监管政策。

2017年9月4日,中国发出严苛的禁制令,停止所有数字货币交易业务。

彼时,与国内其他主流交易所兑换数字货币的交易模式不同,币安采取了币币交易模式,得以摆脱主权国家的监管,不受监管收紧的影响,反而借此机会,后来者居上。

但今年3月,遭受了日本政府的驱逐则显示,币安的全球化旗号,并不能超越主权国家的监管之手。

经济低迷的日本,对比特币和区块链的政策相对宽松友好,较早承认了比特币的合法地位,希望打造全球的比特币之都,借此振兴经济。

因此,东渡日本,成为了中国很多币圈、链圈大佬的的最佳避风港,币安也不例外。

不过,币安在日本并没有能够呆多久。今年3月,日本金融厅币安发出警告,并提出了修改资金支付结算的要求。日经新闻报道说,币安收到警告,是因为该公司未在日本注册,金融厅发出警告的目的是防止投资者可能受到损害。如果不停止营业的话,日本警察当局将会进行刑事调查。

日经新闻还表示,币安成立于2017年。虚拟货币的种类不同于日本当地获得合法交易牌照的交易所,该交易所的交易品种未能经过日本金融厅的审核。

换句话说,在亚洲对数字货币最为开放的日本,币安也没有容身之地。日本政府发放的16张许可牌照,都给予了可信度、安全度更高的日本老牌交易所。为什么头顶最大交易所招牌的币安,被日本推到了门外?原因很简单,是因为币安上线的部分交易品种,被日本交易厅认为不安全、不可靠。

在被日经新闻曝光后,赵长鹏先是指责媒体不靠谱不专业,但日本金融厅的警告令公开后,赵长鹏又表示,“币安原本在日本设有一个办事处,并且曾经尝试在日本获得经营许可证,但为避免与当地的法规产生冲突,现已决定从日本撤出,寻求其他安身之所。”

其实,质疑币安上币品种的不止有日本金融交易厅,还有“点付大头”等国内比特币知名人士。

在春节期间刷屏朋友圈的三点钟群里,“点付大头”捅破了币安交易所上币的内幕。“点付大头”说,很多涨幅好、技术能力强的币种上不了币安,但很多空气分叉币却上了币安。

对“点付大头”的说法,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最初口气强硬,指责点付大头的看法有失偏颇,然后又说,上不上币,她和赵长鹏也决定不了,“审核组评估是唯一标准。”

也许是这个态度惹恼了点付大头,在后者声称“你是不是要我写文来曝光下?你如果说欢迎我马上写”之后,何一的态度软化了下来,声称,“我们也不是一开始就完善的,日趋严格”。

在被日本驱逐后,币安就开始了全球之旅,台湾、美国、马耳他、百慕大、非洲……但遗憾的是,全球没有任何一个大国给予币安合法身份。最终,只有44万人口的欧洲迷你小国马耳他,成为币安最新选中的注册地。

随后,只有290万人口的百慕大共和国,又称为币安的下一个选项。据悉,币安与百慕大总理签署谅解备忘录 投资1500万美元,将在当地设立新办事处。

全球流放期间,币安的交易额也比顶峰时期大幅下滑,统计数据显示,其交易额比顶峰时期曾一度下降了七成以上。

红杉诉讼与比捷往事

被驱逐,并非币安唯一的麻烦,最新的麻烦是来自著名投资机构红杉的诉讼。

红杉声称,赵长鹏和红杉去年8月开始就投资币安进行谈判。这笔交易将会让红杉获得将近11%的股份,并对币安进行大约8000万美元的估值。但在12月中旬,比特币在将近2万美元的时候谈判崩裂了。

红杉认为,币安和其他风投机构接触,违反了双方的独家排他协议,随后向香港高等法院成功申请禁止条令,禁止赵长鹏与其他的投资者进行谈判。

一般来说,投资机构和创业公司的投资谈判失败,双方都会私下和解,不会公开撕逼,这似乎也是红杉历史上,第一次把潜在投资对象弄上了法庭,这背后发生了什么,让人颇为疑惑。

尽管红杉的这项指控被认为是有惊无险,但赵长鹏在“比捷科技”中的角色就不那么清白了。

在创立币安之前,赵长鹏曾是比捷科技的创始人、CEO————这家公司的业务是2B模式,发挥了赵多年从事在线交易所的专长。

根据比捷科技的官方介绍,它们提供最快 5 个工作日的交易所搭建工具。搭建出来的交易所除了具备 PC、App、微信、网页全终端覆盖的交易界面之外,还提供了诸如裂变红包等引流的方案。除了出售产品,比捷科技还提供一整套的交易所运营方案,“一个月筹建交易所”,具体如下:

协助制定交易所商业计划书,推荐第三方托管商业银行;比捷科技具备多家银行、支付公司、第三方行业垂直平台合作渠道;可为交易所提供资源、互助共赢;提供交易所职能架构、规模、团队培训、产品设计方案等咨询服务。

那么,到底有什么样的机构,竟然把建设交易所这样的核心业务外包呢?比捷科技的客户到底是谁?————各种文交所、邮币卡交易平台。

根据区块链律动统计,比捷科技的客户中,时至今日,除上海文交之外,几乎所有其他的交易平台均已受到限制或直接关闭。其中一些平台还涉嫌诈骗,已有警方介入。

邮币卡、文交所对韭菜的收割套路,和其后的各种空气币,并无本质不同。

到了 2017年年中, 国务院为了整治上述违规交易所,批准成立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系会议办公室”发布了《做好清理整顿“回头看”前期阶段有关工作的通知(清整联办〔2017〕31号文)》,该《通知》及其附件要求,“限期停止邮币卡(电子盘)等违规交易......对于此类违规交易模式,要果断采取措施,控制交易场所和主要庄家的人员和资金,防止卷款潜逃.......”

以赵长鹏累积20年的专业经验,他未必看不出那些邮币卡、文交所的诡异之处,但依然铤而走险,牟利,应该是唯一可能的动机,正如其不会看不清,币安的上币品种中,部分空气币的可疑之处一样,刀无罪,但送刀之人无辜吗?

小米正在港交所上市手续,雷军说,小米要做“感动人心”的厚道产品。感动人心是高于利益层面的道德要求,但是很多数字货币平台也许最紧要的,是如何合规合法,是如何压制割韭菜的诱惑和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