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谁是联想的敌人?

  文 | 柳华芳

  曾几何时,联想是中国IT界的黄埔军校,培养和启蒙了无数优秀人才,诸如俞永福、孙宏斌、徐雷、朱光等,可谓门生满天下、造福千万家。

  悲乎,痛乎,一场5G标准投票的网络大辩论,一封柳传志、朱立南、杨元庆的联名信,几篇联想高管的回应报道,一些联想系员工的朋友圈“同仇敌忾”,没有让我感受到联想的血性、凝聚力、战斗力、自省力,也没有让我看到一个无人可用、士气低落的联想。

  本是2016年的投票,2018年5月才掀起网络浪潮,不少网友认为“联想5G投票给了高通,没给华为,让高通成为大赢家”,也有个别网友有些偏激地说“联想卖国”,让联想陷入了声誉危机之中,于是,联想得出了一个结论:这是一起动机极为恶劣的阴谋!

  在公开联名信中,柳传志号召全体联想人“献计献策,万众一心,同仇敌忾,誓死打赢这场联想荣誉保卫战”,于是,联想系的员工纷纷刷屏朋友圈,激情澎湃、正气凌然。

  “联想卖国”四个字,是诛心之论,也是柳传志不能容忍的恶意标签,这涉及做人的价值观底线问题。

  我十分理解柳传志的愤怒,却无法理解公开信的革命式文风,也无法理解联想公关能力的帕金森式陷落,本身是不难解决的网络争论,却还需要74岁的柳传志亲自上阵做危机公关。

  相由心生,文风即脉象

  柳传志是1944年生人,这个年纪人的思维方式、表达方式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即便是商业教父柳传志,也没有完全超越自己时代的印记。

  那篇公开信,文风似曾几十年前,如果是柳传志亲自撰写,鉴于年代,这是可以理解的。盛怒之下,可能也顾不上修辞和润色了,在这个层面,文风偏激一些,倒不是大问题。

  问题是,在这篇公开信的带动下,朋友圈看到一堆联想系员工的转发,转发语的文风十分诡异,基本是苦大仇深、群起激昂的样子,看似十分勇敢无畏、正义凌然,实则十分可笑。

  这场5G网络争论出现之后,联想官方是发过声明的,没见过几个联想系的人横眉冷对千夫指,大多数人还是平静观望,也没见谁同仇敌忾。为什么柳传志发出公开信,联想系的同仁们才怒发冲冠、谱写一曲满江红,这是为什么呢?

  相由心生, 文风即脉象,联想的文风出了问题,说明脉象紊乱、肝火四起、内虚外盛,换做人的身体,那就是阴虚,需多喝燕窝银耳羹。

  柳传志之怒,有阴阳两层,在外痛斥流言蜚语,在内隐痛于孔明关羽不在账下。如果不能号出联想之病痛,柳传志之怒则会变得毫无意义,因为很快大家都忘记这件事儿了,联想也会继续老样子。

  联想公关在度假么?

  在这件事儿上,我非常纳闷,诺大一个联想集团,每年公关费一定不少,在关键时刻却顶不上去,硬生生地拽出来柳传志老爷子。

  难道一个联想集团,搞不定这点小危机公关,当年的黄埔军校,现在已经蜀中无大将了?

  当然,也许不能全怪公关不力,毕竟联想内部比较复杂,公关可能已经磨的也没啥脾气了,融入到联想的老好人文化氛围里了。

  当时,迟宇宙曾经批过杨元庆,引发巨大反响,联想迅速搞了一个IT老友会,杨元庆、乔健与众多媒体老朋友们谈笑风生、其乐融融,似乎又糊弄过一个关口。

  这简直就是一个自欺欺人的笑话。事实证明,公关也确实做了一次公关,跟后来联想的变化确实没有什么关系。

  同样是公关危机,当年3Q大战之时,腾讯马化腾亲自参与了“诊断腾讯”的深刻反思系列活动,随后腾讯迎来了开放裂变之路。

  前些日子,联想大张旗鼓地搞什么全球誓师大会,一堆自己员工,明明可以通过邮件或ERP系统解决的事情,搞得劳民伤财,还找来众多媒体,发布会不像发布会,倒像是喊口号大会。

  联想的虚空和口号化,方方面面真是不少,在营销已过3.0的时代里,我很难想象一家IT巨头公司还活在那个模式里。

  失去了消费者对话能力

  联想活在4P时代,华为活在4C时代,小米活在网络时代,幸运的是,华为主动进行了自我进化,才赢得了华为手机的江湖地位,而联想却还在刘军、陈旭东、乔健、常程的布朗运动之中瞎折腾。

  一位媒体朋友说,杨刘乔组合,万年不变,对联想不报太多联想。简单一句话,点到要害,联想高层过于固化,缺少高端人才的上升通道,于是,才有了梁军、冯幸等众多联想实力派高管另求明主。

  当企业高层过于固化,而组织模式、激励模式又没有创新变化,那么,这个企业只能留住听话的“看门狗”,留不住翱翔天空的猎鹰,更留不住狂奔的猛虎和猎豹,不是在政治中明哲保身,就是仰天大笑出门去。

  事实证明,联想出去的众多高层、中层,在其他企业里大多取得了成功,名利双收,事业再攀登高峰,可是为什么他们不留在联想建功立业呢?

  很简单,因为联想这个平台没有活力。

  当一个企业组织内部失去活力和对话能力的时候,处处都是好好先生,个个都是客客气气,想突破阻力干事业的人反而显得像个大傻B。

  当企业内部失去对话能力和自我更新能力之后,自然而言,他也将失去消费者对话能力,最终的结果是:处处是官腔,处处是空洞语言,处处不入人心,不再会讲消费者语言,因为大家心思都在搞政治。

  联想缺什么样的人才?

  实话实说,缺我这样产品、技术、营销、品牌、公关一路通的人,或者可以找一个韩信那样的帅才,不说这个,说多了,让人觉得我只会吹牛。

  当然,联想内部人才不少,能用好也是福音,别嘲笑贾跃亭,杨元庆就缺少贾跃亭的魄力和远见,乐视没有完全成功,却成功了一半,那一半恰恰是联想最缺的。

  谁是联想的敌人?

  柳传志、朱立南、杨元庆的联合公开信之中,文末要求联想干部“同仇敌忾”,气魄是好的,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为什么呢?

  因为我想不出谁是联想的敌人,在这场网友自发产生的5G投票网络争论之中,受伤的是联想,甚至会连累联想控股的生态企业,但是,柳传志所说的“这是一起动机极为恶劣的阴谋!”的主使人是谁呢?背后的动机又是什么呢?谁又会来挑拨华为和联想之间的离间呢?

  我真想不出来?高通,没有必要;三星,没这个水军能力;小米,没有这么干的理由;诺基亚、爱立信之类,可能性更是不大。

  如果联想真的认为这是一场系统性阴谋,那么,完全可以报警,以联想的GR能力,找出幕后主使是易如反掌的。如果找不到幕后主使,空喊出一个假想敌,虽然也起到了危机公关效果,却也让联想文风、品牌气质产生了不是很好的印象。

  我认为,联想的敌人,只有一个,就是:联想自己!

  联想手机战略摇摆,朝令夕改,说是给我乐檬系列每一款新机体验,乐檬却没出过几代产品就消失了,我也只体验到了第一代1G内存的黄色外壳手机,当时,我对联想手机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为啥?

  品牌开启、关停如同儿戏,跟媒体人的承诺如同儿戏,战略没有严肃性,契约没有严肃性,消费者还怎么成为你的粉丝呢?

  我本人阅机无数,洞悉每家手机的软硬件体验,一个诺大的联想,连魅族、锤子都干不过,不是没有原因的。

  我十分好奇,联想手机业务那么混乱不堪,联想内部难道没有纠错机制吗?创新模式,你不会,你可以老老实实模仿啊,可是,非要去弄一堆四不像,可谓 自作孽、不可活。

  联想压根儿没有变革的动能,全是一堆老干部把持朝政,业务部体系很多过于销售体系绑定,不用华为、小米、OV们把联想干死,联想自己就把自己内耗死了。

  柳传志,这个名字是我们柳姓的荣耀,热爱他!更加不能说假话,我希望柳传志能够把革命文风转化成动能,什么动能呢,那就是革命联想的动能,联想不主动割掉自己的命,很快会给人革命。

  不是家族的家族企业,没有问题,三星也是这样,但是,必须植入自我更新的能力,没有顶尖的年轻一代人才进入核心层,联想是不会有未来的。

  在旧时代,做起来一个企业往往需要几十年;在互联网时代,一个企业被干趴也就几年的事儿。

  杨元庆、刘军是销售大师,乔健是柳传志秘书出身,三巨头没有一个是产品大师,所以,联想最大的坑是柳传志自己挖的,自己设计的企业治理结构有重大缺陷。

  如果联想技术线、产品线的精英得不到重用,那么,联想产品的竞争力不可能持续多久,并会不断面对人才流失窘境,形成破窗效应。

  未来的十八个月,联想非常危险,PC强侧业务很可能被新玩家攻破围墙,一旦攻破,联想将失去扭转乾坤的势能。

  柳华芳认为,未来的十八个月,联想应该极速变革,万万不可故步自封,给联想PC致命一击的,应该不是别人,最可能是华为!

  即便如此,联想的敌人也并不是华为,而是自己,联想的内部系统设计有问题,联想的消费者对话界面有问题,柳传志的“不是家族的家族企业”思想体系有Bug。

柳华芳思想沙龙 微信公众号wudao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