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李彦宏挂帅归来,领兵信息流带动百度逼近千亿市值

过去一年间,百度的市值涨幅超过50%,离千亿市值一度只有10亿之距。

但这场市值回归之路,在昨天暂时中止了,百度集团前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陆奇的人事变动,引发了股价的非理性下跌。

在百度转型的重要关口,受托而来的陆奇,过去一年多,帮助百度厘清了AI战略。因此,这位“关键先生”的调动,引发了暂时的非理性担忧,属于资本市场暂时性的应激反应,也在情理之中。

但如果仔细复盘百度最近一年的财报,就会发现,百度的AI虽然草图已就,但目前还处于投入期,离商业化落地距离尚远,短期内也很难在财报上变现为营收和利润。

真正为财报贡献营收利润,最终带动百度股价和市值暴涨的,其实是李彦宏去年开始亲自主抓的信息流业务。

对于精于算计的华尔街来说,业绩、营收和利润,才是估算公司市值的最关键指标。上线一年,百度信息流营收就超过10亿美金,营收能力直逼上线四年的今日头条,受益于信息流业务的贡献,2018第一季度,百度的净利润同比增速高达277%

所以,下一步,随着信息流业务继续释放红利,百度超过千亿市值,只是时间问题。

厂长领兵信息流主航道:正在崛起的营收奶牛

去年一年,百度AI的故事讲得太过精彩,因此,信息流作为百度刚刚成势的主航道,被无意忽略了。

从2017年第一季度一直到2018年第一季度,百度信息流的营收贡献不断走高。

财报显示,百度信息流广告收入,在去年第二季度达到了每天 3000 万,而在一季度末这个数字才 1000 万。

到了第四季度,信息流业务的每日分发量,环比增加20%以上,带动百度App用户总使用时长同比增长约30%。同时,百家号的内容原创者,也从2017年年初的20万上涨至100万。

在上述五个季度中,最为亮眼的是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该财季百度营收为20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1%;净利润为人民币67亿元,同比增长277%。

利润暴涨的来源之一,就是信息流业务持续增长的营收贡献。

对比显示,2017第一季度,百度在线网络营销客户数451000,人均贡献32200元。到了2018年第一季度,在线营销客户数475000,人均贡献收入36100元,同比增长26%。

信息流+搜索的双引擎驱动,让广告投放的效果更加精准,转化率更高,因此,广告主的投放规模增长不少。

所以,尽管媒体和公众或许选择性忽略了百度信息流业务的崛起,但来自华尔街的分析师们,对信息流业务却相当关注。

4月28日,百度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分析师会议上,首个提问的美国银行美林分析师Eddie Leung,问题就聚焦在百度信息流业务上,“可否分享一下公司第一季度信息流广告产品的表现情况?”

回答问题的陆奇对信息流业务信心十足,“在未来,我们的广告产品会迎来长期持续的发展。”

但信息流业务的暴涨,其实早在李彦宏的预料之中。

2017年春节刚过,李彦宏发表内部演讲,第一句话就是:“百度从本质上来讲,最核心的东西还是在做内容的分发。信息流将是百度未来较大的增长点。”

此后,信息流业务作为刚刚崛起的主航道业务,由李彦宏亲自领兵。

首先是在战略层面,李彦宏把信息流业务的地位,提升到比肩搜索业务的战略高度,“我们未来的搜索从索引关键词的引擎,可能会逐步过渡到索引知识的引擎;我们现在非常重视的feed流产品,过去传统的搜索是人在找信息,现在要逐渐演进到信息找人。”

如今已经为财报带来惊喜的信息流业务,未来还将会为百度业绩做出长期贡献,可以类比的是信息流广告鼻祖Facebook,2016年,信息流平均每天为为Facebook带来4000万美金的收入,其信息流广告在Facebook全年营收中,贡献占比高达86%,而在百度的占比还远未达到这一比例。

而国内的微博2015年上线信息流广告后,如今对其营收贡献已经超过50%,股价也从当年8月的低点8块多美元,一路最高上涨过百元。

其次,在产品细节层面,李彦宏也亲力亲为。去年11月,李彦宏在“Feed业务-推荐相关-沟通群”的微信聊天截屏流出。截图显示,李彦宏发了一个搜狗IPO路演的新闻,质问为什么这个消息没有推给他。据百度内部人士透露,李彦宏是百度信息流业务的忠诚用户,看到bug第一时间就会推送给相关负责人,“首席产品测评官,”这位人士告诉《财经故事会》,“你想想,厂长本人亲自关注,产品能做不好吗?!”

综上可见,百度市值过去一年的暴涨,是快速崛起的信息流业务在资本市场的红利释放,未来一年内,信息流业务将会大概率走高,百度的市值和股价必然会同步走强,从这个维度来说,陆奇的变动,对百度市值只是暂时性的短期变量。

至于百度深度布局的AI,要在财报上体现为营收和利润尚需时日,阿波罗计划到 2020 年左右,才会逐步开放至高速公路和普通城市道路上的全自动驾驶,彼时,才能看得到业绩回报。

两者青黄续接,一个是冉冉崛起的现金奶牛,一个是远景可期的长远规划。

AI草图初就,远景可期

在李彦宏的内部邮件中,陆奇的职务变动,是基于家庭原因。作为一个围观群众,我不知真相如何,但昨天加班到凌晨三点时,极度的困倦和疲惫,让我在那一瞬间,有点倾向于理解57岁的陆奇照顾家庭的选择——在百度的17个月,据说陆奇经常早晨四点起床,有时晚上一两点还在回复邮件,这一年多,陆奇必然劳心劳力。

公众和媒体对陆奇的惋惜之情,我相信百度和李彦宏感同身受。

李彦宏和陆奇相识多年,彼此惺惺相惜。作为硅谷职务和影响力最高的华人企业家,陆奇从微软高位转投百度,是出于对李彦宏的极度信赖,以及对百度前景的充分看好。

去年年中的爱奇艺世界大会上,陆奇曾公开表白李彦宏,“Robin极有远见的前瞻布局”,尽管这种坦率的表达,不符合中国人惯常的含蓄风格,但是我相信陆奇的这种表述发自肺腑。昨天一位与陆奇有过密切接触的百度前业务负责人在文章中,把Qi(陆奇)的品格被归纳为“价值观第一、永远正向、高度自律,勤奋严谨,为人谦虚”等等,这样的的陆奇,不会也无需在公开场合虚美李彦宏。

因此,我大胆猜测,李彦宏和百度肯定曾经苦苦相留过陆奇。但陆奇的离去,真的会动摇百度AI战略的根基吗?

可能性很小,不可否认,陆奇职务的变动,对百度AI战略的短期推进也许有所影响,但长期来看,作为一个管理成熟,同时技术储备深厚的公司,百度坚定布局AI的大势不会动摇,远景可期。

首先,李彦宏本人也是AI战略的坚定推动者。过去一年间,陆奇的很大一部分精力放在了自动驾驶上,推动了自动驾驶的开放战略和产业化进程,但“自动驾驶开放生态”的构想,最早来源于李彦宏本人。作为公司创始人,李彦宏重回一线后,其变革和求生的决心和力度,只增不减。

其次,百度布局AI的战略方向,早在陆奇到来之前,就已经基本确立了,AI在百度,无处不在。

所谓AI,无外乎数据和算法。

百度不缺数据,仅以搜索为例,中国互联网大概有100万亿个网页,其中高质量的网页大概有10万亿,而百度搜索引擎大概每天要采集10万亿的网页,然后处理1万多亿的链接。所谓算法,信息流业务把内容精准分发给用户,靠的就是算法,信息流业务,背后的技术支撑,就是AI。

而在百度AI最为着重的自动驾驶领域,确立开放战略后,其产业化进程也在有序推进,不会因为陆奇职务的变动,就大生波澜。

第三,百度在AI领域的技术积累深厚。

作为AI“国家队队长”,百度牵头或者深度参与了四个国家工程实验室的建设,在中企中,参与度最深,承担职责最重。

而在人才储备方面,无论是刚刚晋升的AI技术平台体系(AIG)总负责人王海峰,还是具体业务条线的负责人,都由强将精兵把守,继续护航百度的AI战略。

以2010年加入百度的王海峰为例。在国内,王海峰担任深度学习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理事长兼主任,也就是“AI国家队队长”。

其技术能力,在全球也得到了广泛认可。王海峰是自然语言处理领域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国际学术组织ACL50多年历史上唯一出任过主席的华人,也是截至目前最年轻的ACL会士(Fellow)。

所以,陆奇职务变动了,但其影响仅在于一时。对陆奇的惋惜和敬意,也不应该化作对百度前景的过度担忧。

李彦宏本人挂印重回一线,作为公司创始人,不会有人比李彦宏更有做强公司的决心和动力,李彦宏不会允许百度这首大船触礁搁浅,百度的信息流业务还会继续支撑百度市值的进一步走强,百度的AI战略还会继续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