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LP讲故事之三:中国坏爸爸的委屈

文/王海伦   GPLP独家首发

本文来源于GPLP    微信公众号gplpcn

募资难的背景下,市场上的母基金则是香饽饽。

然而,相对于中国好爸爸,这些母基金人既爱且恨,他们要求严格,而且回报要求相对较高,还要求投委会,有一套严密的尽职调查流程,而且专门挑选头部风投进行投资。

让大部分专业的小基金仰望。

他们与中国好爸爸完全相反,号称中国“坏爸爸”。

“我们基金太小,他们根本看不上。”

“这些基金被大多数GP追捧,异常难谈。”

关于这些市场化的母基金,这是很多GP的心里话。

让GPLP君来揭开市场化母基金的面纱。

中国坏爸爸A的委屈

让中国各大知名GP闻风丧胆的坏爸爸到底长相如何?

其实,他们也很普通,也有自己一肚子的苦衷。

A基金就是其中之一。

A是一家母基金,2017年成立。

“我们其实也非常不容易,别看我们是母基金,然而,作为一家新成立的基金,知名的投资机构也不愿意搭理我们,他们更愿意追捧一些机构,对我们爱答不理,中小基金只能仔细筛选了,要不对不起投资人。”A基金的创始人鹤翔(化名)告诉GPLP君。

对此,为了找到好的GP,于是,鹤翔开始托朋友找到市场上知名GP,然后一个一个通过吃饭认识,了解对方的投资情况,然后业绩情况等详细资料。

至于为啥要找知名GP?其实,道理很简单。

“母基金的钱也是募集来的,如果我们投资一些不知名的小GP,那么,我们的投资人根本就不信任我们,更别提资金交给我们管理,人家会觉得我们基金不靠谱。”鹤翔也颇为无奈。

即便如此,他们的投资人还经常怀疑他们。

“我们要付两份管理费,你们母基金一份,基金的GP还要掏一份,但是通过你们母基金投资,能保证我们的收益率吗?”这是投资人的原话。

这段话也让鹤翔为难。

说能保证吧,这是违心的,即便是知名的一线GP,也没有人敢保证某个基金百分百的收益率,毕竟风险投资是未来几年的事情,谁知道哪个行业,哪年的经济出现问题?

说不能保证吧,谁来投资呢?

母基金只能是降低风险,也并不能保证百分百的不出问题啊?

当然,鹤翔还想做一个有良心的母基金投资人,他不愿意像市场上很多母基金那样营销自己,推销产品。

结果,走一圈下来,鹤翔的A基金也并不如意,只是预期的一半。

而对于这预期到账的一半资金,鹤翔在投资的时候自然也只能要求严格了,比如严格的尽职调查,然后各种预防措施,包括风险控制管理等等。

这是投资人对他的信任,母基金不能砸自己的招牌,否则,下一期基金谁来出钱?而且如果回报不高,如何对投资人进行交待?

坏爸爸B的为难

坏爸爸B如今不敢出门。

只要他一出门,必定是各种人通过各种朋友及渠道找到他,然后跟他谈各种感情,最终,此处省略5000字,说白了,就是募资。

“有的时候他都不敢回家,回到家,也是被各路人等拦截,这让B如今惶恐至极。每见一个人,他都要各种问清楚对方的目的。”B的助理悄悄告诉GPLP君。

原来,作为一家母基金,说重点,有钱的母基金,B是核心决策人之一。

于是,得到消息的各种GP蜂拥而至。

但是,这些GP到底投资的好还是不好,真实的投资能力如何,人品如何,B也不太清楚,因此,你说让B如何判断?再说到底该投哪个基金,不该投哪个基金,B一个人也说了不算呢。

而且,一投就是好几年,谁敢保证这个基金就是百分百的赚钱呢?

反正B在行业里工作多年,他还是心里没底。

于是,B干脆躲起来再说。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B不愿意公开说出来,那就是大家都是看着钱去的,而B自己的位置及光环让他们追逐而已,并不是因为他人有多好。

然而,B并不是天然就在这个位置上,他曾经也经历过人情冷暖。

原来,B此前是这些基金的服务商之一,B曾受过这些基金的白眼上千遍。

这是一个真实的情景。

B在服务商工作时,曾找某个GP负责人交流,对方直接问,你是谁?做什么?

B如实一一回复之后,某GP负责人直接说,“浪费我们时间。”

对于GP的套路,B相当清楚。

当然也有好的GP,但是并不多,这段经历,让B对投资人多少有点失望。

“最起码的尊重也要有吧,不管做什么,包括自己现在做母基金,其实都是一份工作而已,一定要把自己放低,其实自己什么都不是。”B现在非常担心自己膨胀,其实说白了母基金也是服务商,不是高高在上的甲方。

因此,GP转变之快,这个刻意的热情让他有点难以接受。

“我还是我,无论是以前的服务商还是现在母基金的服务商,并没有任何变化,然而,GP的变化太大了,我有点不太适应。”B坦诚的告诉GPLP君,他其实也很苦恼,现在甚至都不敢和GP交朋友,总是担心被各种套路钻进去。

B不知道这种情况什么时候是个结束,反正,钱让他风光了不少,也同样让他苦恼不少。

一句话,有时候母基金也很为难。

“给吧自己心里没底,不给吧又是本职工作。”B君说,做母基金其实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风光和高大上,反正就是各种发愁,没钱时募资难,也发愁,如今,募资到账了,投资也难,他们也同样发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