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今日头条不是泡沫,别把马化腾、张小龙逼成精神分裂

张一鸣和今日头条系是一面镜子,而不是那个八面桃花的段正淳

  (发芽期的荷花,看不出美丽的花朵)

文 | 柳华芳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柳大侠正在奔向不惑之年,身心投奔了墨家学说,自从皈依了墨家,吃嘛嘛香,睡的更踏实了,生活、工作、梦想并不冲突。

  北京,天气燥热,看到朋友圈在转keso的一篇文章《张一鸣的战争》,文中大义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keso有自己的逻辑,我却无法赞同文中的诸多说法和观点。

  在几天前,正是keso等人的大声疾呼,让腾讯投资差评戛然而止,“因为你是腾讯”,腾讯理应有更高的价值信仰,毕竟腾讯是一家影响国人生活的公司。

  在今日头条、腾讯之间的论辩之中,张一鸣认为微信是基础设施平台,不应该屏蔽抖音,而keso则认为:

  今日头条认为自己有权屏蔽腾讯,而腾讯无权屏蔽自己,理由就是微信和QQ属于“互联网基础设施”。这真是最混蛋的逻辑,人家产品做得好,做得成功,你就直接给人家充公了,无耻也请有点限度好不好。via《张一鸣的战争》

  腾条大战,张一鸣主动加戏?

  keso认为,”哪有什么头腾大战,这只是一场张一鸣的战争而已“,并认为今日头条一直在千方百计地褥微信的羊毛。

  在张一鸣看来,微信、QQ属于基础设施平台,是互联网基础设施,几乎没有人、企业能否避开腾讯的IM生态,所以,头条系想方设法地做微信朋友圈营销,毕竟微信是流量中心。

  做朋友圈营销是当下企业营销的主流选项,即便是互联网巨头们,也不会忽视微信朋友圈,毕竟营销是给人看的,抖音的营销创意自然也选择微信作为传播渠道,这是营销常识,也是社交平台的价值体现。

  抖音做了一个文物馆合作的创意专题,火爆朋友圈,虽然被微信屏蔽掉了,原因是页面右上角有个转发推荐的图标暗示,最终形成了病毒传播,触发微信朋友圈的系统监测机制。

  随后,今日头条和腾讯的话题开始越来越多,加上今日头条抖机灵推动了腾讯负面,并改动了标题,让腾条大战一下子变得火热起来。而今日头条内部似乎也认为,内涵段子被封杀,很可能和腾讯有关,当然,这个无从考证。

  游戏是腾讯收入的主阵地,今日头条攻击了腾讯游戏,无疑是捏了蛋蛋,虽不伤筋动骨,却疼的要命。而今日头条、抖音等头条系产品发展很迅速,成为移动互联网的流量黑洞,不仅在资讯平台层面势不可挡,抖音更是吸走了基层网民在腾讯系社交产品的沉浸时间。

  双方已经完全撕破脸,而今日头条无法回避腾讯系的全面阻击,张一鸣只能前进、不能后退,谁打响第一枪,不再重要。

  极端利己主义者?哪个商人不是呢?

  “从头到尾,所有的剧情都是,一个极端利己主义者在公众的注目之下,一遍遍地蹦跳着,踢踹着,哭闹着:你为什么不让我揩你的油?为什么?你涉嫌不正当竞争。”

  极端利己主义者,这个标签有点重,张一鸣一定不喜欢这个标签,毕竟揩油微信是大家都在干的事,只是头条系流量很大,让微信这个大平台也感觉油水被吸走太多了。

  在商业社会里,哪个商人不是利己主义者,哪个人不是利己主义者,恐怕真的很难。过于大公无私的人,一定是不朋不党的,一定是两袖清风的,这种人在现实世界里不容易存活,不容易养活自己。

  无论是今日头条,还是腾讯,产品战略都是为了自己的商业版图,虽有为人类服务的愿景,却商业大于情怀,毕竟情怀太昂贵。BAT之间的战争,处处是同质化产品,谁都是在为自己的利益奋斗,何况聪明的张一鸣呢?

  张一鸣做的几个产品都比较成功,说明产品确实有独到之处,虽然也要从腾讯社交平台获取流量,但是,这不是成功的核心。同类产品,腾讯自己也跟进做了,但是,并没有太成功,腾讯自己的流量可是不少。

  产品哲学和价值观:张一鸣向左,马化腾向右

  张一鸣很聪明,在产品微创新、运营策略、算法机制、人性洞察等方面,非常牛逼,早在五六年前,我就断言今日头条势不可挡,我的几位大哥却表示鄙视,因为当时他们迷恋网易新闻。

  后来,今日头条果然一飞冲天了,像keso这样的大哥们还是鄙视今日头条,认为这是没有真正价值的泡沫产品。这种论断显然过于主观了,当年北京的白领们都用MSN,大家鄙视QQ,但是,并不妨碍QQ一统江湖,因为全民都在用QQ,你不用QQ,不是QQ不好,是你太固执了。

  当年,博客流行,QQ空间出现比较晚,科技圈的人们很多觉得QQ空间太LOW,但QQ空间人多、流量大,可以覆盖几乎所有人群。我记得,我开始在QQ空间发文章,还是腾讯大美女程芳推荐的,当年在清华西门吃烤翅,一瓶小二下肚,立马对腾讯人肃然起敬,腾讯美女的酒量完全可以PK阿里王帅等众多大哥。

  微信、QQ都是社交类产品,依托于人群规模,形成有效的连接覆盖,在连接基础上,开发和释放各种商业价值,而本质上是工具型产品,也可以说是互联网基础设施。腾讯新闻、游戏等诸多产品都是从社交连接的边缘创新而来,不断进化,进而形成优秀的产品,并在流量覆盖下成为巨无霸产品。

  而今日头条系的产品,灵魂来自于内涵段子,这个张一鸣早年创业的产品,为今日头条积累了种子用户群、用户社区文化、用户传播机制等运营套路,这个套路在今日头条、抖音等产品中屡试不爽、大获成功。

  在我看来,张一鸣是一个技术男,却在内涵段子的经营中获得了社群化产品的商业模式,进而形成了社群产品商业航母编队。在大街上,你会是不是看到一些车上有内涵段子用户的车贴,能达到这个程度的用户沉浸,是非常了不起的人性洞察和经营。

  一个是社交生态,一个是社群生态,相当于张一鸣在马化腾的子集里获得了巨大成功,进而让马化腾产生了恐慌和不安。

  有意思的是,腾讯在模仿今日头条系的产品玩法,天天快报对标今日头条,微视对标抖音,却效果一般,这是为什么呢?

  柳华芳认为,张一鸣有一线产品成长的全程经验和用户裂变思维体系,而腾讯的产品经理们大多已是体系型人才,可能很多人像keso一样认为今日头条系比较Low,却没有真正用同理心去思考头条系成功的本源力量。

  在商言商,别把马化腾、张小龙逼成精神分裂

  微信、QQ确实是互联网基础设施,腾讯云则致力于做云时代的水煤电,基础设施的意思是你不能随便给人家断水断电。这样的社会价值,对于腾讯来说,不是未来目标,已是现在的事实,这也是马化腾赢得世人尊重的基石。

  不能因为是张一鸣说,就否认基础设施的平台社会意义,应该讲规则,而不是你打我一拳、我扇你一个耳光。如果我们对腾讯的期待值是像google那样,那么,我们不应该帮着腾讯打嘴仗,而只需要讲清楚腾讯的平台规则即可。

  如果腾讯平台规则的阈值不合理,是腾讯的问题,如果是腾讯的核心利益不允许,那么,是商业的版图利益问题。在商言商,这不是什么问题,毕竟人都是自私的,自己不安全,高尚不容易。

  在腾讯投资差评的事件里,大家既然希望腾讯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希望腾讯像google一样捍卫价值观,那么,一碗水端平,在今日头条这个事情上,也请腾讯站在道德制高点吧。

  在道德制高点、利益制高点的两点之间,很难有太完美的平滑接入,尤其在中国,就像那变态的姚家园路、平房桥路口,直奔五环堵的上不去、下不来,走姚家园路堵的膀胱高潮。

  如果我们把马化腾、张小龙推向圣人,那么,极端利己主义者的标签可以留给张一鸣,只是,孔子尚合于野,互联网巨头哪一个不是赢者通吃的极端利己主义者呢?

  梦想里,中国应该有很多乔布斯,可是,中国只有雷布斯、贾布斯;梦想里,中国有几个布林、佩奇,可是,最后一句说出来一定会得罪很多人。

今日头条、抖音不是泡沫

  keso认为今日头条之类为无价值的泡沫产品,这个值得商榷。

  keso属于高端用户,使用习惯更高端,对产品噪声会更加敏感和反感。但是,今日头条、抖音却真正触达了数亿基础大众,里面有阳春白雪的,也有下里巴人的,大众人群、尤其是低线城市人群,往往不缺时间,正需要接地气的内容消费。

  今日头条不说了,抖音真是激活了各路民间艺人,甚至跳广场的大爷大妈,爱臭美、秀身材的东北大姐,爱园艺、会技术的工人师傅,。。。。俗人的世界,平凡而有趣的声音。

  今日头条、抖音,对于很多用户来说,就像游戏一样,是一种精神消费,不是泡沫,是一种奶油吧。

  马化腾曾经说过,最害怕有一天看不懂90后、00后,张一鸣和今日头条系是一面镜子,而不是那个八面桃花的段正淳。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且不说泡沫与否,君不见地产泡沫满天飞,天朝国民纵情于泡沫中高潮迭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