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曾经的投资机构中信资本申请冻结股份,暴风集团深陷风暴之中

文/琼凉    GPLP

今天(7月9日)早上开盘后暴风集团(300431)跌停,报12.75元/股,这一跌势已经持续一年之久。被称为之妖股的暴风科技曾连续经历39个涨停板,而今却变得没落,没有了往日的辉煌。

然而祸不单行,7月6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一则公告更是让暴风集团雪上加霜,称公司控股股东冯鑫所持4.65%股份被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0.99%。截至目前,冯鑫持有暴风集团21.34%的股份。

来源:公司公告

VR概念下中信资本入场

2015年暴风集团(以下简称暴风)曾持续三个月连续上涨,创造连续39天涨停板的奇迹,成为市场上的启明星,没有任何一个股票可以与之匹敌。 并且在2015年的净利润达1.733亿人民币,净利率达到24.2%,成为公司自2012年以来的最大净利率。

加之暴风凭借着“VR”眼镜的噱头,受到了资本市场的青睐,前后受到中信资本,华谊兄弟,松禾资本等公司共计3亿人民币的融资。并且还和松禾资本成立虚拟现实风投基金,以致力于发展VR眼镜业务。

这里要着重说下中信资本,其在第二轮融资时以8000万元拿下暴风5.834%的股份。而8000万元人民币不是现金,而是债权转化形成,这一举措为后来的股份冻结埋下了伏笔。

VR概念带领着视频起家的暴风走上历史巅峰,其股价最高时曾达到327元/股,市值达360.97亿人民币。

余晖仍存,辉煌不在

曾在VR发布会上誓言要在做VR,AR产品的同时开立VR孵化器,并且立志成为行业巨头的暴风集团。在VR热潮过后,似乎也面临着VR不被市场普遍接受的窘境,并且暴风还出现VR部门裁员的境况。

在2015年以后,暴风影音的净利润开始下滑,从2015年的1.73亿下跌到2016年的5281万,而2017年也近似相同,为5515万。这样看似乎净利润虽然比如2015年,但2017年仍然好于2016年。而另一数据却让人看了心寒,其净利率在2016年以前基本维持在10%以上,自2016年开始去成为负的,且2016年达到-14.66%。这就不禁让人怀疑,暴风到底怎么了?仅仅一年为何出现如此大的亏损。

原来,暴风高层曾前后卖出所持有的股票,套现总额达11亿人民币。高层套现的同时,其产品也逐渐走下坡路。在2015年上市不久后暴风成立了暴风TV品牌----暴风统帅。暴风统帅依靠内容收费来补贴硬件、并且低价销售电视的促销战略,这种模式颇有些像乐视电视当年的风格。然而电视越卖越多,内容补贴却跟不上,最终导致公司利润越来越少。

其次是VR的寒冬已经来临,暴风集团的产品不能给公司提供足够的利润率,其最畅销的产品暴风VR盒子均价都在50元左右,价格如此低廉,更别说利润空间。而其一体机的售价在3000元左右,却很少有人买,甚至无人问津。

暴风魔镜2015年的收入为1.24亿元人民币,但净利润亏损2273万。而资本市场对VR行业的投资变得更加谨慎,坚持不下去的VR公司直接倒闭,而后暴风魔镜部门裁员近一半。行业不景气,暴风魔镜也难逃干系。而最终暴风魔镜带来的亏损直接影响着上市公司暴风集团的财报。

暴风集团深陷风暴

从2016年初至今,股价从曾经的95.69元跌倒了如今的12.75元,跌幅达86%,并且公司法人冯鑫所持暴风的95.35%股份已经质押,其中占公司总股本的20.35%。

股票下跌,产品卖不出去,使得公司最终导致亏损,值得庆幸的是2017年12月8日,暴风统帅(暴风电视)获得了来自东山精密、如东鑫濠两家机构的8亿元投资,算是让暴风在资金上稍微有些缓解。

周五(7月6日)暴风集团发布部分股份被司法冻结,此前5月深交所针对暴风集团2017年报发出问询函,其中暴风2017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已经连续两年为负数。并且在2018年一季度,暴风集团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2936.82万元,持续亏损让暴风连连败退。

显然,此次作为股东的中信资本起诉冻结暴风集团股份并不是意外。其中冻结冯鑫持有股份的3,271,296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4.65%。VR概念已遇寒冬,电视行业也没有了往日的辉煌,想必如今的暴风急需一个新的产品来支撑股价以及公司未来的发展,转型将成为必经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