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O2O

拼多多早年发家史曝光:色情页游公司孵化出的项目

  拼多多之所以“对消费需求有着更深层次的理解”,这段洞悉人性历史功不可没。

  5年前,拼多多的CEO黄峥做擦边球页游手游时,可能想不到游戏公司的一个内部孵化项目,竟然能这么快上市。

  拼多多成立3年,号称3亿人都在用,背后的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经在6月30日向美国证交会递交了招股书,定于7月26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今晚拼多多已顺利敲钟,市值达240亿美元。

  在此之前,你可能已经在父母的朋友圈、亲戚群看到了各种拼团链接,他们参与五花八门的低价团购——“0.01元的iPhone X”“10块钱10斤的陕西红富士苹果”“仅剩最后一人的康徍液晶电视机”,成了腾讯生态圈中最红火的购物景象。

  黄峥认为拼多多成功的原因与快手、今日头条类似,“把今日头条下的信息流换成商品流就是拼多多”。在科技与商业媒体的语境里,拼多多的主要用户正是一二线城市以外的人群。

  而黄峥觉得传统公司才用一、二、三线划分人,他解释说,拼多多关注的是“北京五环内人群口中才会有的下沉人群”和“中国最广大的老百姓”以及“追求高性价比的人群”。

  “我们的核心不是‘便宜’,而是满足用户心里占便宜的感觉。”黄峥在今年4月接受《财经》杂志采访说。

  这种核心思路,可能在黄峥团队5年前做的游戏里也一样。

“满足用户心里占便宜的感觉”

  拼多多背后的公司曾经简称为寻梦游戏,团队在2012年年底成立。

  寻梦游戏的团队骨干主要是黄峥上一个创业项目——电商代运营公司乐其的核心成员。他们耐不住寂寞,随黄峥一起出来再创业。

  刚起步时,寻梦游戏致力于海外游戏研发,做的产品包括《女神之剑》《夜夜三国》《风流三国》以及德州扑克等手游、页游项目。这些信息从某些游戏行业网站上都能看到,属于已经过时的公司介绍。

  而寻梦做的这些游戏现在都还在运营,我一一简单试玩,同时考古了一下,发现这家公司的原始积累是怎么来的了。

  寻梦游戏的主打产品,有不少是有18X或擦边球元素的。其中有的在游戏里和官网里,直接就摆上了露点的裸女图,而有的则是做了最少的遮蔽。为了便于区分,前者我们就就叫色情游戏,后者就叫擦边球游戏。

  首先是他们的页游《女神之剑》,这个属于前者,很容易搜到。进入游戏不久后,就遇到了“偷看女神洗澡”的戏码。女神已经完全露点,这里我们进行了打码处理。

  其实不用进游戏也能遇到这种场面,在《女神之剑》的官网首页就有。官网提供了一些美术素材,第一张就是两点全露的,如下(但已做打码处理):

  而寻梦游戏另一款页游《风流三国》,如今和《女神之剑》一样,都还在运营。《风流三国》属于上文提到的后者的情况,就是擦边球,但没发现有直接露点的情况,像下面这样,给你个美女,身上也不穿衣服,而是在关键部位云雾缭绕,似挡非挡,当然为了保险起见,我都打码了。

  需要注意的是,色情游戏《女神之剑》只在大陆之外的地区运营,百度搜到的结果是台服。在台湾,游戏中的18X元素是合法的,算是常规经营,虽然大陆用户访问起来不难。

  而在游戏的官方论坛,《女神之剑》管理员也专门为玩家准备了大陆支付宝的充值教程。

  但擦边球游戏《风流三国》,在大陆是有运营的。此前在大陆投放过大量的宣传稿件,部门页游门户网站为其开设了专区,你能搜到很多大陆的联运页面,同时游戏内也支持简体字。

  但《风流三国》只是一款“擦边球”游戏吗,其实不太好界定,像是下面这张简中版的游戏画面里的洗澡美女(怎么又遇到美女洗澡?),原图胸前的两点似乎是露出的(这里我也打码了),但在很微妙的艺术加工下,又仿佛只是一款擦边球游戏了。

  寻梦游戏还有一款产品名叫《夜夜三国》,是个抄袭《魔灵召唤》的手游。抄魔灵的游戏有很多,但寻梦的这个抄出了精髓,新角色基本是跟《魔灵召唤》同步更新的,魔灵出什么,它就出什么,数值和技能描述都一模一样,让玩家们啧啧称奇。两款游戏的主要区别在于世界观与美术,《夜夜三国》的画面元素依然在打擦边球,不过收敛了不少,毕竟这是个手游,要上渠道的。

  拼多多能成功,很多时候靠的是近乎于生理刺激的低价冲动。类似的刺激,早在他们做页游的时候就驾轻就熟。性-免费-低价,一脉相承。大家知道,国产氪金页游手游虽然免费,却往往是最贵的,很吸金,这应了黄峥那句“我们的核心不是‘便宜’”。

  而这种“充值任意元宝,就送多少游戏道具”的典型设计,在拼多多上也有体现,比如“0.01元拼iPhone X”,就很像页游中的各色一元夺宝,利用了用户爱占小便宜的天性,是吸引新玩家、新用户的常见套路。

  这些氪金设计,再加上上述诸多让玩家视觉上占尽便宜的色情或擦边球美术一样,大概都应了黄峥那后半句:“而是满足用户心里占便宜的感觉。

“把拼多多当成游戏运营”

  黄峥团队做这些游戏很不容易。

  在许多科技与商业媒体的报道中,上海寻梦做游戏是一个励志的创业故事。

  2007年,浙大毕业的黄峥从谷歌离职,创业过几次,卖过手机也做过电商服务。因为黄峥在浙大上学时就因缘巧合认识了丁磊,两人私交很不错。可能是受网易影响,黄峥的第三次创业选择了游戏。

  《女神之剑》《夜夜三国》《风流三国》是黄峥经过长达2年的构思与1年的深度调研做出来的。在此之前,他虽然公开说过自己不玩游戏,但是为了创业,研究游戏,几乎把所有可能的游戏商业模式都摸了个遍。

  根据各种报道,他跑遍全球,弄清楚做什么游戏、在哪里做、通过什么渠道做,最终决定推出上述产品。

  这些产品不出黄峥团队所料,很赚钱,马上成了寻梦游戏最赚钱的业务。

  然后是2015年4月,拼团电商“拼好货”先上线了,短短半年时间数据飞速增长。当时寻梦游戏的骨干看到拼好货的成功,觉得这种模式值得换种形式做成平台,就跑来问黄峥的意见。

  他希望,寻梦游戏内部要孵化一个团队,自己搞拼团购物。黄峥同意了,把寻梦游戏通过页游手游赚来的钱,投入到新项目上,寻梦游戏的核心骨干,也再次调出来,投入到新项目中。

  这个项目就是今天要上市的拼多多。黄峥说,拼多多和拼好货逻辑和路线不同,是在把产品当成游戏运营。

  两年前黄峥接受小饭桌创业课堂采访,说:“游戏跟电商公司有一个思路是有差别的,游戏不认为进来的所有用户都是他的,始终在试图寻找适合这个玩法的用户,游戏寻求的是玩法的迭代和更新。”

  相比拼好货的纯电商团队,拼多多团队有页游和手游运营经验,“对消费者需求有着更深层次的理解”

  拼多多成长起来以后,上海寻梦的游戏团队逐渐从中分离出来,改名墨灿网络,又叫友塔游戏。两家公司,两个名字,但共用同一套官网,只是换两个字。

  两家公司的官网分别长这样

  去年墨灿/友塔游戏员工规模已达500人,也推出一些新产品,比如页游《末日Z战》,这里就放一张图,不多说了,你可以自行数数里面有多少眼熟的其它游戏知名角色。

  墨灿游戏依然延续了寻梦游戏的道路,在行业冬天的现在,依然保持着盈利。

  而如今的拼多多,虽然已经没有涉及游戏业务,不过既然是电商平台,总会也涉及一些商品层面的游戏内容。对于这些游戏内容,作为平台是有监管责任的。

  此前,拼多多上的假货问题就有目共睹,光是一个三星(SAMSUNG),就有“SVMSUNG”“SHAASUIVG”等多种假冒伪劣的版本,大玩文字游戏。

  注意图片上部品牌Logo的拼写

  在游戏领域,这种打擦边球的假货依然存在。比如“360 CHNTROLLER”牌子的Xbox 360手柄、“Xbox 360外观”的手柄。

  再比如“4K高清、内置500款经典游戏”的任天堂红白机。在“红白机”满是“内藏のfcゲーム”“経典vintageゲーム”等奇怪外语的包装盒上,还出现了“Fc Naruto红白机”的字样。

  其中位于Fc与红白机之间的“Naruto”,是《火影忍者》的英文名,火影与红白机的包装有何联系,非常令人困惑。

  淘宝上自称任天堂红白机的山寨货现在也没那么多了

  这几个奇奇怪怪的假货只是拼多多上的冰山一角。

  黄峥之前说:“消费升级不是让上海人去过巴黎人的生活,而是让安徽安庆的人有厨房纸用、有好水果吃。”

  从玩家的角度说,我们其实也没说非要让国内只听说过小霸王的玩家,去海购一台最新的JUMP款限量迷你红白机。但在拼多多这个平台,利用氪金页游手游式的运营和人们的消费心理,让用户买到一台包装盒上写着“Naruto”的搞笑山寨机,买到一些Logo长得像三星索尼苹果但其实只是“康帅博”级别的产品,这显然也不是消费升级。

  自擦边球页游、手游公司中孵化而生的拼多多,我们能从中看到黄峥团队做产品的某些共性,一些业务转型、思路却可能没有升级的地方。

  然而,黄峥团队的几次创业终归都是成功的。寻梦游戏的页游、手游是成功的,拼多多上市在即,更大的成功似乎也刚要起步,一切正如黄峥所说,“你可以说我low,说我初级,但你无法忽视我。”

  只不过如今看来,拼多多的问题绝不只是Low和初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