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马云家的天猫精灵狂补贴,一年卖了500万台:唯有疯魔,才能无敌

前锤子工业设计副总裁,现天猫精灵首席设计师李剑叶的微博头像是猫,不是随便一只猫,是薛定谔的猫——奥地利物理学家埃尔温·薛定谔是量子力学奠基人之一,还因此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

在他逝世57年后,人们仍然口口相传他的名字,不止在物理界,而是在流行文化圈,也不是因为他的科技贡献,而是因为一只猫——那只和放射性物质、氰化钾毒气、继电器一起关在密闭空间里的猫,处于诡异的“死-活叠加态”,可能是死的,也可能是活的。

爱因斯坦说,再也没有比薛定谔的猫更能解释量子力学的荒谬性了——那只猫的命运,被科学的理性和宿命的任性共同主导。

这只猫,就像李剑叶所从事的工业设计——这是在科学的理性、艺术的自由、商业的限制之间寻找平衡的高难度游戏。

尤其在他入职三个月的天猫精灵设计团队,在这里,“不疯魔不成活”。

不疯魔,不成活

李剑叶的产品可能走红于飞利浦时代,他是飞利浦香港最年轻的中国籍设计师,他设计的望远镜玻璃杯,倒影咖啡杯,以及后来的“爱你五百年”戒指,风靡一时。

但他本人走红,要等到入职锤子科技之后。这位公众视野里的网红,喜欢穿西装,玳瑁色的细框眼镜、一丝不苟的发型,精心修剪的络腮胡,让他在略显Tough的手机圈,保留了设计师的精致。

但优雅和精致只是表象,疯魔才是职业的常态,尤其是来到天猫精灵之后。

李剑秋说,“锤子的压力在于老罗对产品的苛求,阿里很自由,但压力跟大,压力在于自己逼自己,如何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产品,以及对产品的思考。”

他在天猫精灵完成的第一款产品——天猫精灵魔岩灰版就是疯魔的产物,某种程度上,这是分裂、统一,再分裂,再统一的痛苦过程。

设计这款产品,面临着三大看似难以弥合的绝对挑战。

第一,浅雪(人工智能实验室总经理)希望AI是普惠的,所以产品的价格都不能太高,如方糖平时定价199元,今年双十一大促则降到89元,需要设计团队在价格低廉的产品上做出品质、做出逼格,是第一大挑战。

第二,天猫精灵的出货量非常大,每月几十万台,交付压力很大,很多创新的设计对结构、良品率挑战很大,而且涉及多家供应商的协调,协调难度很大。

第三,产品的设计必须有独特性和艺术性,同时又必须被大众流行文化认可。

格调、品质、低价,三重挑战,高压重重,但飞利浦和锤子的职业经历,让李剑秋已经习惯了在夹缝中跳舞的高难度动作。

在“精神分裂”、疯魔煎熬俩仨月后,李剑秋设计的首款产品天猫精灵方糖(魔岩灰)面世,成为了献礼天猫双11十周年的限量特供。

2016年之后,智能音响大火,在国内,BATJ巨头和数百家创业公司等鱼贯而入,在一个眼花缭乱的过剩市场中,如何保证产品第一眼的惊艳感?

在设计界,颜色是第一符号,也是通用语言。

魔岩灰的设计灵感来自海边日出,黎明时分,橙红色的初升旭日照射在海边硕大古老的岩石上,深灰色的岩石边缘,映照着温暖的橙色光芒,日复一日,这是生命和光明的颜色。

灰色,成为了魔岩会版天猫精灵的主色调,而按键、出音网、电源线接口则由小小的橙色点缀,这是旭日的颜色,熔浆的颜色,也是阿里的颜色。

而在设计美学上,低调沉稳的灰色和细小的橙色撞色对比,能让用户感受到内敛的力量。灰色也代表着坚韧的性格,橙色则象征着活力和激情,传递一种“面如平湖,心有惊雷”的人生观。

既然是小家电,自然要考虑到其和家居环境的融合性——低调的灰色是万能色,几乎适配一切家居风格。而高级灰,还是今年时尚界的流行色,成为了爱马仕、iPhoneX和天猫精灵的共同选择。

魔岩灰的独特名称,则来自于魔岩三杰——魔岩三杰是摇滚界的中国力量,他们影响力中国一代人,李剑秋说“魔岩灰”是他在这款产品中的“签名”。

颜色只是其一,在细节之处,方糖也坚持工匠般的严谨,比如,在纹理的设计上。

纹理的设计有两个备选项,一是放电产生的火花纹,良品率很高,但纹理分布不均匀,纹理深度浅,效果很工程化;

第二个选项是晒纹,纹路多样,呈现比较自然和细腻,但工艺有一定的不稳定性。

以方糖低至89元的低价,选择省劲的火花纹,也能应付,但设计团队与硬件团队一起,坚持选择了挑战度更高的晒纹工艺。

仅有设计美感是不够的,还必须结构稳定,品质上乘。这款产品最初的设计是不均匀直接开孔,但强度不够,最后做成格栅下开孔的模式,找到了功能和设计的黄金临界点。

这就是天猫精灵(魔岩灰版)和李剑秋的故事——就像那只薛定谔的猫,在一种既科学又荒谬的矛盾纠缠状态下,成就了量子力学和流行文化里的经典符号。

10月19日,在天猫潮流盛典上,当一身未来感黑裙装扮的模特,手托着天猫精灵魔岩灰版在秀场婀娜摇曳的时候,这款AI驱动的黑科技产品,也完成了其作为时尚潮品的第二重身份的塑造。

其实,在天猫精灵设计团队,疯魔的不止李剑秋一个,疯魔是一贯的传统。

去年双十一,天猫精灵的预估销量只有几十万,但后来销量猛冲上百万,增单两次,供应链交付及销售、客服团队持续一个月每天都在疯狂加班。

浅雪说,阿里为了满足临时超卖的订单,在双十一前后买光了市面上所有功效的芯片和Flash。“实在没货了,事实上(要卖)200万、300万都是非常有可能的。”

魔岩三杰之一的张楚说,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但在科技圈,疯魔的人才是无敌的。

两折,500万,中国第一,全球第三

疯魔不仅仅在设计环节,还在定价环节。

在全球,智能音箱的普及由亚马逊旗下的Echo完成,Echo的销量达到500万台,花了两年。

在中国,智能音箱的流行则依赖于天猫精灵,4个月过百万台,6个月200万台,而销量超过500万台,也只花了1年。

今年7月初,阿里宣布,天猫精灵智能音箱总销量已超过500万台,平均每天售出15105台——快速普及,依赖的是阿里大额补贴之下的普惠低价。

去年7月初,天猫精灵上线时定价499元——相比于Echo和国内的众多友商,这个定价已经已经是“良心价”。

到了了双十一,阿里把天猫精灵降到了惊人的99元——2折底价,高额补贴之下的超低价,其实天猫精灵设立的行业新门槛,用户掌声阵阵,友商哀嚎声声。

手握重金的阿里就此立下了一个高高的FLAG,智能音箱的游戏,不是谁都能玩得起的,也不是谁都有机会出牌入局的——这个低价,也助力阿里成为了中国智能音箱市场的坐庄者。

天猫精灵的高额补贴争议不小,但浅雪说,低价第一是为了普惠用户,第二是为了教育市场。

在天猫精灵入场之前,中国的智能音箱市场,还相当小众,并未走入大众主流市场,根据GfK的全国零售监测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智能音箱零售量只有1万台,2016年增至6万台。

到了2017年,仅阿里一家,就超过百万台;而GfK预计,2018年中国智能音箱的零售量有望达到900万台——这个数字可能太过保守了,但无论如何,阿里一家分市场份额已经过半。

可以说,天猫精灵是中国市场第一款进入大众消费领域、真正实现了产品化的智能音箱。

浅雪解释说,“我们认为具备一定数量的用户使用量,才对产品与行业起到直接促进作用,因此一定要将产品从实验室带出去,进入真正的产品化。”

在中国智能音箱市场,阿里第一,而在全球,则排到了第三。

通过普惠的价格实现普及背后,是天猫精灵越来越万能的能力进化,目前天猫精灵已经接入了300多个品牌,215个智能家居平台,支持连接42种品类,1000种设备,已经为超过500万家庭提供服务。

阿里高额补贴的背后,智能音箱之于阿里的价值是什么?

天猫精灵的定位,不止于音箱,而是未来智能家居的入口。

之于阿里,天猫精灵是阿里大生态大资源的连接器,阿里体系内的生态硬件,包括天猫魔盒、OTB盒子、一体机电视机,内容生态包括优酷等、以及电商生态等等,都与天猫精灵实现了无缝打通。

疯魔的设计、稳定的品质、普惠的价格、越来越万能的进化迭代,让天猫精灵在中国智能音箱市场上望不见对手。

尽管这个市场似乎硝烟弥漫,但浅雪却非常淡定的表示,“并未感觉到智能音箱市场所谓的竞争”,在她看来,目前行业发展状态更多属于“开荒中”,“荒地”足够大。

荒地千里,辽阔无边,只是阿里低价一出,友商寸草不生。

今年双十一,天猫精灵方糖魔岩灰将再现惊爆低价,魔岩灰(199元)与可语音直接配网的智能插座(48元),以及智能调节亮度的灯泡(39元)组成智联套装,双11前预定到手价仅为89元——天猫精灵,没有给友商留下多少机会了。

唯有疯魔,才能无敌。

PS:欢迎关注微信号财经故事荟 cjgshu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