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金融科技争做“超级接口”,度小满有了“送水工”的样子

文|曾响铃

来源|科技向令说(xiangling0815)

金融科技仍在风口,但竞争赛点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

先是在年中时,百度宣布拆分百度金融并成立独立运营的金融品牌“度小满”;接着临近年末时,京东金融宣布“京东金融”品牌升级成为“京东数字科技”;再结合度小满CEO朱光在去年“百度AI开发者大会智能金融论坛”上的演讲:“通过合作,不仅让伙伴实现盈利,更能为伙伴带去技术和能力的沉淀,助力伙伴自身科技不断迭代创新。”

ToB成了整个金融科技的新风向,而B端能力输出的方式又是最大看点,行业改旋变道,从之前的拼流量进入到拼“接口”的阶段。

 

金融科技的下半场,“流量模式”的买卖正在变成“接口模式”的生意

如果将金融科技的发展以2018年为界,在此之前为上半场,在此之后为下半场,可以明显发现,金融科技在上半场主要还是做的“流量生意”,头部阵营的BATJ都是通过自身生态体系内的巨大流量完成产品输出,简单粗暴的打法在金融科技的“荒莽时代”极具效率,像蚂蚁金服的余额宝、腾讯金融的零钱通等都是那个时代背景下的产物。到了金融科技的下半场,流量依然重要,可是随着政策环境、用户需求、应用场景的变化,金融科技的“接口能力”变得更为重要。

其实,无论是行业内热门的超级APP,或是“新制造”,甚至产业互联网,做的都是“超级接口”的生意。所谓“超级接口”,从字面上将其拆分为二:“超级”即为大,具体体现在应用范围广、应用场景多、用户体量大;“接口”则是将从离C端消费者最近的应用层退到技术层,是一个ToB中间层业务,虽然不直接抵达消费者,但向上游公司和大型复杂的系统深入,最终通联C端和B端,将整个流程全部打通。

金融科技拼到下半场,实际上也是“超级接口”的生意。一个明显的例证是,蚂蚁金服从“流量时代”主推余额宝到现在逢人就说“技术输出”。度小满去年在“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推出的云帆消费金融开放平台2.0就围绕着消费金融机构获客、风控、经营管理等痛点,搭建了全链条接入能力;而其一站式金科平台“磐石”则集合了反欺诈产品、信用产品、验证类产品和智能催收产品,并且,这四类金科产品及能力可以进行自由组合,根据合作机构的需求,去覆盖贷前、贷中、贷后全流程。

在大政策环境下,金融科技企业纷纷调转船头,都在强调B端的能力输出,在新的赛程中,金融科技企业比拼的功力也在发生变化,主要体现在以下3个方面。

1、客户数量及质量。金融科技生态内合作伙伴的数量、质量、进入的场景等逐渐取代了超级App中的日活、月活、用户使用时长,成为衡量金融科技企业实力的关键指标。

目前度小满除了还在增长之中的银行朋友圈外,其金融科技产品合作的机构超过500家,每天对外服务超过350万+次。这种优质客户的积累而容易形成“羊群效应”,其他金融机构跟风,并助推度小满客户越来越多,越来越好。

2、ToB的服务能力和态度同等重要。金融机构选择合作方时不太喜欢既做选手又做裁判员的公司,这就要求金融科技企业要有对外开放的态度和决心。

度小满开发的“金融大脑”就是基于AI、大数据、金融云及区块链等底层技术的产品,它能提供智能营销、智能风控、智能客服、智能投顾等一整套完整的能力体系。但颇为惊叹的是,度小满能将自己的技术毫无保留的贡献出来,助力金融机构。

3、技术实力高于一切。在这方面,继承了百度AI基因的度小满以技术见长,这也使得它ToB比ToC更擅长,在超级接口模式中有换道超车的机会。

要做好ToB“接口”,银行这块高地度小满怎么拿得稳稳当当

在“超级接口”的争夺战中,银行(客户)无疑是金融科技的高地。

在超级接口的竞争中,有两个重要的衡量指标:一是开放平台合作伙伴的数量和质量或接入设备的数量;二是大型项目的中标情况。银行项目的中标无疑是大型项目中的典范,能从中衡量出一个金融科技公司纵向做解决方案的交付能力。这种交付能力,从银行的角度来说,就是真正解决需求的、良好的使用体验,这也是金融科技公司拉开竞争差距的关键,其中考量着接口提供方对实际应用场景的认知以及技术实力。

在这方面,度小满有着很强的敏锐与竞争力,在很早的时候就认识到在ToB的风口中,“To银行”才是风口的中心。

早在2015年,度小满金融大股东百度就与中信集团联合发起设立百信银行,成为中国首家互联网直销银行。2018年最后3个月,度小满先后与南京银行和天津银行达成战略合作。至此度小满的银行朋友圈包括了农业银行、光大银行、广发银行、温州银行等近20家,涵盖了国有大行、股份制商业银行、互联网直销银行、地方城商行各种类型。在与南京银行的合作中,双方还明确要将合作成果推向南京银行“鑫合金融家俱乐部”的100多家商业银行成员单位。

度小满在建立银行朋友圈的过程中,除了产品、渠道和客群,金融科技被提及的频率是最高的,这也度小满“To银行”的策略——用开放的心态和技术助力银行,双方共同发展。

今年7月4日,度小满金融CEO朱光曾表示,在金融领域当中,AI技术已经从实验室阶段进入规模化应用阶段。以度小满为例,度小满金融科技运用业内领先的大数据及AI算法能力,搭建反欺诈和信用风险模型,多维度控制风险,可覆盖金融企业信贷等全业务流程。在精准获客渠道层面,度小满金融通过AI强化学习方式,获客量可达到月同比增长40%以上。这些都是传统银行想要而自身无法获取的,度小满利用自己的技术优势在结合线上渠道,可以做出更适合在线经营的金融产品,度小满金融走金融科技开放路线,将所有智能金融的能力都开放出来了。

从更深层次来看,传统银行与金融科技平台合作的契机不只是线上线下客户群的互补,而是从底层技术到共同经营客群的全面合作,在产品、渠道和牌照上全面协同,这也是度小满金融与银行合作的思路。

除了“卖地”和“收租”,“送水工”模式才是金融科技的正确姿势

在大家都将价值创造聚焦在B端,对外提供解决方案的输出时,金融科技的主流玩法又呈现出不同的分支路线。

1、卖地:以腾讯金融为代表,其特征是做把手头的资源和技术作底层打包,以基础设施的方式一次性卖给B端用户,获得收益,类似云服务里的IaaS。

例如,腾讯金融依托其社交平台的优势,通过微粒贷、财付通等产品覆盖了日常消费的各个场景,这些东西都是成型的产品,腾讯把自己的客户资源、风控资源打包卖给了金融机构,之后的使用可能更多靠B端的“自由发挥”。

2、收租:以蚂蚁金服为代表,其特征是并不完整输出成品,而是设置好条条框框照要求进行操作,靠资源供给“收租”,类似云服务里的PaaS。

例如,蚂蚁金服开放平台提供的是一项项具体的服务(类似租赁配套),向商家开放支付能力、电子发票、营销能力等,向金融机构开放中间件开发、云资源运维、数据运营等能力(本质上是给予如何操作业务的规则),从而获取合作收益,这是既定玩法下的收租行为。

区别于上述两种玩法,度小满将身段放得很低,在ToB的服务过程中,充当起“送水工”的角色,也是超级接口的高级形态。

度小满认为,未来的金融会经历两个阶段。首先,技术和金融的融合会产生新的应用和新的场景,就像源头的活水一样,无中生有;其次,技术和金融的融合会无处不在,未来金融就像自来水一样像自来水一样触手可及。

行业的变化促使金融科技思考:如何利用数据和技术去解决金融的问题,也就是从无到有的过程;然后带着场景和客户把创新金融业务再还给金融机构,让客户自主发展,让金融变得无处不在。只有将这两个环节的流程全部打通,金融科技公司才能在未来立于不败之地。

度小满与农业银行的合作以及最近上线的“基金销售”则有了“送水工”的雏形。前者双方共建“农行大脑”,将百度的人脸识别、OCR识别等身份识别系统直接植入农行的各项业务,同时还在智能掌银、交易反欺诈、信用反欺诈、精准营销、信用分等项目进行研发合作。后者则与国内10多家基金公司签订代销协议,利用百度的技术优势和大数据分析能力,通过量化策略严选产品进行推荐,结合用户教育,引导用户理性投资、长期投资。在与易方达基金的合作中,双方联合推出了“易百智能量化策略灵活配置基金”,该基金就是依托于百度提供的特色数据及数据处理能力,通过大数据挖掘和人工智能投研和策略建模技术,结合易方达基金的量化策略进行投资组合管理。

正如朱光在“第二届中国金融科技大会”上所说的,“百度希望在人工智能的时代,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和金融机构一起服务更多的人,通过人工智能这么一个难得的技术机遇,能够让普惠金融走得更远。”在面对更难获得金融服务的群体时,更需要开放的格局来把金融科技技术最大化普及至B端最后惠及金融受众,显然,有了“送水工”模样的度小满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

【完】

曾响铃

1钛媒体、品途商业评论等2016年度十大作者;

2虎啸奖评委;

3作家:【移动互联网+ 新常态下的商业机会】等畅销书作者;

4《商界》《商界评论》《销售与市场》等近十家杂志撰稿人;

5钛媒体、界面、虎嗅等近80家专栏作者;

6“脑艺人”(脑力手艺人)概念提出者,现演变为“自媒体”,成为一个行业。

7现为“今日头条问答签约作者”、多家科技智能公司传播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