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微软Edge浏览器衰落之谜:“自杀”还是“他杀”

 

世人皆知“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但很少有人知道此句话还有后半句——“初心易得、始终难守”。

前半句更像是理想主义者,而后半句才更贴切我们的现实生活:在社交领域坚持13年之久的人人网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在通讯领域叱咤风云多年的小灵通也没有熬出头;此外还有小霸王、腾讯微博、网易博客......

近日,Windows Central报道称,微软一高管在国外某博客上发文称,微软正打算放弃当前主推的Edge浏览器,并重新打造一款基于谷歌 Chromium 引擎的新型网络浏览器,内部代号Anaheim。此消息一出变引起了科技界的广泛讨论,对此绝对大家也是褒贬不一。但有一点疑问大家出奇的一致,那就是造成微软“忍痛割爱”的原因为何。

Edge浏览器:奏响失去市场的“多重奏”

Edge浏览器诞生于2015年的Windows 10上,是微软为了应对IE浏览器在浏览器市场中长期处于不利局面而推出的,官方宣称比谷歌浏览器更强、更快。但是Edge浏览器发展至被微软放弃前夕,也还是没有担起复兴微软浏览器业务的重任。

NetMarketShare发布的2018年5月全球浏览器市场份额报告显示,Edge浏览器仅以4.15%的市场份额排在第四名的位置,不仅远远低于竞争对手谷歌浏览器的市场份额,而且还低于自家前辈IE浏览器的市场份额。造成Edge浏览器市场份额一直不大的原因有三。

一是更新速度较慢。微软旗下的浏览器更新速度都不快,后来的Edge浏览器,虽然更新速度有所提升,但仍然不快,更新周期几乎在1个月以上。主要原因在于,Edge浏览器与Windows系统相绑定,更新系统是浏览器升级的唯一途径。一般来说,系统的更新速度是远远慢于浏览器等应用更新速度的,因此更新速度较慢。

二是用户体验欠佳。由于Edge浏览器的内核为微软全新开发的MSHTML,与谷歌浏览器、火狐浏览器等市面上的主流浏览器内核都存在或大或小的兼容问题,这对开发者来说是难以接受的。也正是因为Edge浏览器存在兼容问题,才导致为其开发软件的开发者越来越少,最终Edge浏览器可拓展程序较少。兼容问题不仅影响开发者的使用体验,而且影响普通用户的使用体验。

三是Edge浏览器的性能还有待提升。现如今,浏览器在电脑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的时代,用户对浏览器的性能成为选择的重要因素。评比手机、电脑等数码设备性能的最直观方法就是跑分,测评浏览器的性能也可用此方法。

在现代模式下的Speedometer 2.0基准测试环境中测试浏览器渲染速度,同样是在Windows 10系统上,Edge浏览器较谷歌浏览器和欧朋浏览器速度约慢35%,比Firefox约慢22%。而在纯性能测试中,同样是播放2K视频,Edge浏览器虽然较欧朋浏览器与一些国产浏览器运行要更加流畅,但是帧率波动还是高于谷歌浏览器与火狐浏览器。

从以上可以看出,Edge浏览器市场表现不佳主要是自身原因,即更新速度、用户体验与性能表现不理想所致。此外,用户多年来的形成了使用系统自带浏览器下载第三方浏览器的习惯,也是造成Edge浏览器市场份额不高的重要原因。

谷歌浏览器内核:微软不太完美的“救命稻草”

谷歌浏览器是当前市场份额最大的浏览器,约占据了市场份额61%,微软此次放弃Edge浏览器自主内核,使用谷歌浏览器内核重新打造浏览器的事件,也引发外界对谷歌浏览器是否会加剧对市场的垄断思考。其实,微软选择谷歌浏览器内核主要看上了谷歌浏览器的几点独特优势,这些优势也正是引发人们对谷歌浏览器可能垄断浏览器市场担忧的来源。

一是用户体验较好。影响用户对浏览器的使用体验的主要因素无非兼容性、功能性与UI设计三点,前面提到Edge浏览器的兼容性较差、功能性不强,而谷歌浏览器的兼容性与功能性就目前来说在浏览器领域综合也是数一数二的。

谷歌浏览器使用的内核为webkit与blink,这两个内核是当前大多数浏览器都在使用的浏览器内核,例如国外的欧朋浏览器,国产浏览器中的360浏览器、QQ浏览器等,它们约占据了浏览器70%左右的市场份额,因此浏览器兼容性问题并不尖锐。

谷歌浏览器也是较早支持可拓展插件的浏览器,再加上使用谷歌浏览器的用户较多,开发者也更愿意为其开发插件,因此谷歌浏览器的功能性较为强悍。并且,谷歌浏览器的UI较为清爽简洁,采用符合现代审美的扁平化设计,能够为其用户体验锦上添花。

二是谷歌浏览器性能优异。虽然当前市面上的浏览器性能在日常使用中感受不到较大差异,但是浏览器性能在启动速度与渲染能力方面的差异则非常明显。在启动速度上,谷歌浏览器首次开启较Edge浏览器快0.3秒,较火狐浏览器快0.4秒;而在网页的打开速度上,谷歌浏览器仍旧有0.06-0.1秒的优势。

在渲染能力上,差距变得较大,当前市面上的浏览器均不能流畅运行3A大作,但是谷歌浏览器可以。据悉,在2018年国庆期间,谷歌已经开启了《刺客信条:奥赛德》谷歌浏览器内测了,这表明谷歌浏览器的性能已经接近系统级。

三是谷歌浏览器更新速度较快,用户更新也较为方便。谷歌浏览器等所有的第三方浏览器都有自主升级的功能,对Edge浏览器算得上一项优势,因为用户升级浏览器更加方便自主了。而谷歌浏览器的优势在于更新速度快,更新周期最短在7天左右,最长在1个月作用,平均半月一更的速度,在整个浏览器领域都是顶尖的。

前面提到谷歌浏览器具有许多优势,但是谷歌浏览器也并不是完美的,仍然存在一些毛病。首当其冲的就是谷歌浏览器对用户电脑的硬件要求较高。谷歌浏览器的性能强悍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这建立在硬件基础之上,用户使用谷歌浏览器时遇到的浏览器假死、卡死等问题,都是电脑内存与CPU不能满足浏览器需求所致。由此可见谷歌浏览器对电脑的硬还是有所要求的。

还有谷歌浏览器对新手有一定的使用门槛。谷歌浏览器的UI设计语言清爽简洁,因此首次打开时并没有多余的插件与特定的导航页,需要用户对浏览器自行配置。这是谷歌浏览器的优势,但对于新人或小白来说则是浏览器的使用门槛。

换内核救的是命,不是“市场”

实事求是,谷歌浏览器具有大多数浏览器都不具备的特有优势,但存在一些“硬伤”也是事实,因此微软使用谷歌浏览器内核重新打造新型浏览器以求改变在浏览器领域的不利局面的效果并不。在笔者看来,微软此举与《拯救大兵瑞恩》有相似之处,虽然都能保住“被拯救者”的性命,但是拯救途中牺牲的更多。

一方面,浏览器领域的“马太效应”会越来越明显,届时谷歌浏览器、火狐浏览器等市场较大的浏览器的市场份额将会越来越大,微软的浏览器市场则越来越小。主要是因为谷歌浏览器、火狐浏览器等市场份额较大的浏览器使用用户本就较多,用户已经对它们产生了依赖,再加上在之前的浏览器上存放了用户大量的数据,进一步将用户与浏览器连续起来,用户难以因为微软使用谷歌浏览器内核而更换浏览器。

另一方面,微软此次使用谷歌浏览器内核重新打造新型浏览器的目的之一是重新打通Mac平台。NetMarketShare提供的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2月,Mac OS的市场份额仅为9.89%,不足10%,因此即便使用谷歌浏览器内核的微软新型浏览器打开了苹果电脑市场也不会取得较多用户。对于微软来说,更换浏览器内核对于恢复当初IE浏览器90%的市场份额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另外,微软的新型浏览器在采用谷歌浏览器的内核的同时,也将继承谷歌浏览器的不足。例如对硬件要求较高的弊端将成为“新版Edge浏览器”复兴之路上的阻碍。微软在Bythenumber网站公布数据显示,Windows全球用户达到15亿;再联系其Windows的近80%的市场份额,可以估算出全球PC电脑用户约有18.75亿。而国外有媒体报道称,使用低端电脑的用户约占据电脑用户7成左右,这也表示全球有12亿多用户不能流畅运行微软基于谷歌浏览器内核打造的新型浏览器,这对微软复兴浏览器业务也是不小的挑战。

小结

可以看出,微软被迫放弃Edge浏览器而使用浏览器内核重新打造浏览器,不仅仅是因为Edge浏览器浏览器自身的不足所致,还因为谷歌浏览器、狐火浏览器,甚至自家的IE浏览器等竞争对手的外部冲击,在多方面的因素下才让微软被迫放弃“亲儿子”并使用“竞争对手”的浏览器内核。此举治标不治本,并不能挽救微软浏览器的日渐萎缩的市场,只是保住了微软浏览器的命。

想当年IE浏览器独占95%的浏览器市场份额,现如今微软在浏览器领域的江山传到Edge浏览器上仅剩不足5%的市场份额,其中原因值得深思,而如何拯救Edge浏览器也值得微软重估。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本文首发旷创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