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sir 登陆 |注册|TS首页
  首页 光明顶 城市VS职场

政治和性:亘古不变的话题

By: 冰客 发表于 2008-9-6 01:36:41 · 4630次点击   回复:0   
  这种醜事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这些人不计后果,恬不知耻,以耻为荣--总是有人觉得他们这次一定会找到办法逃过去,没人会发现他们干的好事。

  但纸总包不住火,迟早都会东窗事发。

  国会众议院、参议员、州长。总统、市长、等等等等。各色政客们争先恐后在这场经久不衰的肥皂剧中粉墨登场:在剧中,没有党派纷争,情节总是似曾相识。秘密的情色幽会,酒店里用的假名,机场卫生间的勾搭,按时计费的直白交易。一次又一次,他们的这些见不得人的苟且之事犹如毒药,让他们苦心经营起来的政治生涯付诸东流。

  现在我们有请新主角,纽约州州长斯皮泽,加入阵容强大的演员队伍。斯皮泽,名草有主,是三个未成年女儿的父亲,最近涉嫌卷入召妓嫖娼的丑闻。

  “生物学家会说这种现象跟自然选择有关。权力在握的男性成为物种优化的最佳选择,”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汤姆费德勒如是说。他在肯尼迪学院开了一门课,讲授媒体与政治的关系。早在1987年,他参与的一篇报道导致了当时的参议员加里哈特放弃竞选总统的野心。该报道披露了哈特参议员与其婚外情人唐娜赖斯的性丑闻。

  政治与性的关系已是老生常谈了。正如费德勒教授和无数其他人指出的一样,这些故事只不过是在不断重复、印证莎士比亚剧中有关权力的经典主题。故事的主角历年下来层出不穷。

  纽约州州长斯皮泽在宣布对妻子不忠时却让人有些吃惊地有意让妻子站在自己身旁。这件事本身和2004年新泽西州长宣布自己丑闻时能称得上绝妙配对。当时,新泽西州长詹姆士麦格雷维因卷入同性恋丑闻辞职。

  历史很多著名性丑闻早已成为政治传奇中的有色部分了。克林顿总统与莫妮卡陆文斯基的艳情,鲍勃派克伍德参议员爱吃豆腐的臭名声,以及马克弗利议员给实习生们发的下流电子邮件。

  哦,谁能忘得了威尔伯密尔斯议员,当年权倾朝野的众议院拨款委员会主席?在1975年他与脱衣舞女郎范恩福克斯的关系纠缠不清,最后两人在华盛顿一公园被执勤警察逮了个现行。福克斯女生很有生意头脑,后来写了本书,详尽描述了她与议员的风流逸事。

  当然了,还有自加州的联邦议员加里康迪特。他的政治生涯也是灰飞烟灭了,因为他被曝光与自己的实习生桑德娜列维有一腿,而且列维被人谋杀了(康迪特议员一度是主要被怀疑对象)。

  还有来自俄亥俄州的联邦议员维恩海斯,他于1976年被迫辞职,因为他招秘书的要求时跟找情人一样。他的秘书,伊丽莎白雷伊,传下了一句名言:我不会打字。我不会给文件分类。我连电话都不会接。

  政客闹性丑闻也不仅仅美国才有。英格兰就有很深的传统,世界各国历史上、现如今也是屡屡发生。但在美国,这种丑事好象不可思议地多。特别是在大家的私生活随科技社会的发展已是想藏都藏不住的今天,还有这么多人这么干,真是有种玩“猫捉老鼠”或“有本事你来抓我呀”游戏的感觉。

  维特曼大学的政治学教授保罗阿珀斯托利迪斯说:“现在大家对什么是属于私生活领域的是有更多的焦虑不安”。他与人合编过一本书,名为《公开的情事:性丑闻时代的政治》(译者注)。 他说,“不见得是政客们变得更花了,而是我们有更多机会知道他们的好事罢了。”

  问题是:为什么后果这么严重的事,政客们却一犯再犯呢?

  “我不觉得我们有什么理由对政客们有更高的期望,认为他们不会与别的人群一样经受人类共有的心理上的困境,”阿珀斯托利迪斯教授说,“人经常做自我毁灭的事,做不理性的事。”

  心理学家们提到了一种权贵人士的“优越感,”正是这种感觉让他们蒙了心、迷了眼,看不清自己行为的后果。心理学家们还认为有野心的政客们更是如此,因为他们的仕途有更大的风险,这让他们经常焦躁不安。

  地处费城的教堂大学心理学家弗兰克法莱博士认为很多政客属于一种他所说的T型人格,T的含义是“追求刺激(thrill-seeking)”。“政治是充满不确定性的游戏,政客们受选民的喜好而上台下台,没有铁饭碗保障。通常很难知道成功的标准是什么。你要么什么都有,要么一无所有。成者王,败者寇。因此政治这个行当吸引了很多喜欢冒险的人加入。可是,在公众面前,政客们又要表现出稳定负责任的形象。那么他只好将自己喜好风险这一特性在私人生活中去展现。”

  尽管近些年来对政客们的一举一动有更挑剔性的关注,而且有越来越多的政客最后真的被曝光,为什么政客们还是如飞蛾扑火,不断地闹丑闻呢?法莱博士说,那是因为政客们爱冒险的本性太根深蒂固,陷入太深,太难收手。

  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的临床心理学的专家教授(注:即非终身制)朱迪库丽安斯基说:“性与权力关联相当紧密,因为本质上它们是人们自身巨大能量的一种外在表现”。

  她说,经常是这样,政客们在公众场合会强烈反对他们自己私底下很迷恋的事。如象斯皮泽州长这种情况(注:斯皮泽曾严厉打击组织卖淫嫖娼行为)。“这是人的一种下意识行为,一种自我保护行为。人自己私下做的错事自己也很厌恶,表现出来就是谴责别的做这种事的人”。“尽管斯皮泽州长本人是律师,知法懂法,但一旦大权在握,就会自然认为自己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了。”

  有些秘密的确能隐藏很多年。如俄勒冈州1980年代的州长尼尔郭德施密特在任该州波特兰市长时曾对一个14岁的请来看孩子的钟点工有过性侵犯。这事一直到了30年后的2004年才被曝光。

  那,俄勒冈州议会都这会儿了还能把前州长怎样?他们将他的标准油画像取下来,挂在州政府大楼一个不太显眼的地方。

  当然了,不是所有的政治生涯都会被性丑闻搅黄。来自马萨诸塞州的联邦议员巴尼弗兰克1989年被曝光雇佣并宠幸一名男妓,且该男妓趁弗兰克议员不在家时在议员家接客。丑闻曝光后,弗兰克议员照样成功地竞选连任。

  有时有人怀疑某些政客至少在潜意识里希望被抓到,以借机炒作,让自己的职场生涯朝上走。真的会有人这么干吗?

  “我从没见过,”法莱博士说。“我不觉得对这些人来说,想炒作是他们做这些事时所考虑的因素之一。他们的骨子里有不断想走极端的本性。但他们并不想寻死(政治死亡)。相反,他们很想活得好。他们太爱生活的方方面面了,只是有时爱某些方面太多、太多了。”

  译者注: 该书的英文名是Public Affairs: Politics in the Age of Sex Scandals. Public Affairs通常译为公共事务,这里翻译成“公开的情事,”原因是这里用的双关语。也即私事(private affairs)公开后变成了“公”事(Public Affairs),而并不一定是我们平常所说的“公共事务。”
4630次点击
0个回复  |  直到 2008-9-6 01:36:41
添加一条新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新浪微博登陆

标签云|手机版|科技先生 ( 京ICP备07036130号 )

GMT+8, 2021-8-3 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