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sir 登陆 |注册|TS首页
  首页 光明顶 城市VS职场

和马云一起晚餐

By: 柳华芳 发表于 2016-3-16 12:42:13 · 10993次点击   回复:4   
经济观察报

搭乘昂贵的日本计程车从东京塔边上的东京塔王子酒店出发,不到十分钟就能抵达这家名叫“特急串”的日本小店。我们并不知道它同大多数日本餐厅的区别在什么地方,也无从知晓它是否确实与众不同。选中它的唯一理由是,东京塔王子酒店的餐厅在晚上十点钟就已经停止了营业。

    这家饭店占据了东京一条街道的拐角处,在两米高的地方闪烁着廉价的霓虹灯招牌。从一扇窄门进入,顺着楼梯上二楼就到了就餐的地方。和安静的日本不同,这里稍稍有些喧嚣,并不是周末的深夜也有不少客人在吃夜宵。没有包厢。我们脱掉鞋,躬身走进一侧的榻榻米房间,和其他客人共享用餐区。服务员不会说中文和英语,我们中间没有人能够讲日文,点餐全凭借图片和猜测。

    在这样一个地方同中国最知名的商业明星、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的创始人共进晚餐,听上去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不过这是真的。阿里巴巴集团的副总裁王帅宣布马云将要过来和大家一起喝酒。我用他的苹果手机将小饭馆的地址拼写出来,发给马云。其他阿里巴巴的工作人员得知马云要来时,纷纷焦虑地去想各种办法,以便能清晰地指明从东京塔酒店到这家小店的路:其中一个人求助于会讲日本语、但已经回住宿的酒店休息的导游;另外一个人想到还有其他工作人员留在东京塔酒店,“何不让他带马总过来?”可是马云却总也不接电话,“你为什么不先发短信给马总告诉他你是谁,他可能没存你的电话。”

    这天晚上东京时间七点,马云创办的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淘宝网和孙正义创办的软银占41%股份的雅虎日本在东京塔酒店宣布双方的合作事宜,并且承诺披露详细信息——因为在此前的5月10日,双方已经在中国杭州宣布了这一消息。这一最新的合作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淘宝和雅虎日本互相向对方开放平台,打通淘宝网和雅虎日本的电子商务平台,随之产生的两个新平台是,建立在淘宝网平台上、但是商品和商家数据全部来源于雅虎日本、面向中国消费者的“淘日本”;以及建立在雅虎日本平台上、商品和商家数据全部来源于淘宝网、面向日本消费者的“雅虎日本中国商城”。淘宝网和雅虎日本没有分别在日本和中国建立一个合资公司,但是却分别进入了日本和中国市场。这一新颖的形式让马云又一次区别于他的潜在对手们:比如另一家中国互联网巨头百度和日本电子商务巨头乐天在2010年的1月份宣布成立合资公司百度乐天。

    马云和孙正义一直是这两次发布会上的亮点。《华尔街日报》此前曾经语带讽刺的报道说:“中国阿里巴巴集团与日本软银公司再次结盟,消息的发布会变成了两家公司知名高管的相互夸奖活动”。但毫无疑问这两个人才是真正的明星,无论哪个记者都以能够采访他们为荣。孙正义在东京的舞台上重复了对马云的赞美。他说,十年前他第一次见到马云时,他就对他身边的同事们说,这个中国企业家在未来将会成为和比尔·盖茨、史蒂夫·乔布斯和杰夫·贝佐斯一样的商业巨星,甚至会超越他们。尽管当时的阿里巴巴只有十几名员工。他还是决定投资这家新兴的电子商务公司。
10993次点击
4个回复  |  直到 2016-3-16 12:42:13
   
  Reply   
柳华芳      2016-3-16 12:21:29
马云则说,十年来我们的变化是,孙正义少了几根头发,我多了一些皱纹,但是我们对互联网的热情、对未来的乐观都没有变化。的确,将休闲西装敞开的孙正义变老了,他的前额已经见秃,而两鬓的白发也很明显。但是另外一个巨大的变化是,十年之前,孙正义就已经是亚洲乃至全世界的互联网投资之王,赢得他的投资几乎相当于拿到成功的背书——当然,后来互联网泡沫的破灭证明并不是这样;而马云尚且籍籍无名,经历过两次失败的创业,正在开始第三次创业,他创立的是B2B的电子商务公司阿里巴巴,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另外两个巨人淘宝网和支付宝尚未诞生。但是今天两人站到一起时,孙正义已经经历过了一次巅峰,因为投资互联网,他甚至曾经取代比尔·盖茨成为世界首富;而马云则正在迎来他作为一名企业家的黄金时期,阿里巴巴在香港证券交易所的上市让这家公司成为 “可能是全世界手握现金最多的互联网公司”(马云在发布会上自己说),而另外两家具有巨大想象力的公司淘宝网和支付宝则仍然在成长中。他已经是不逊于孙正义的亚洲互联网明星。

    在随后的小型记者采访会中马云并没有出现——他几乎拒绝了所有正式的采访。软银的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孙正义、淘宝网的CEO兼总裁陆兆禧和雅虎日本的总裁井上雅博一起接受了几名中国记者的访问。短暂的访问和发布会一样平淡无奇。作为实际操作者的陆兆禧和井上雅博已经分别使用了“淘日本”和“雅虎日本中国商城”。陆兆禧购买了一块手表,井上雅博选择的是iPhone的耳机。陆兆禧和井上雅博回答记者的提问时,孙正义则在一旁面无表情地玩自己手上的i-Pad。苹果公司的这款最新产品如今在日本已经断货,连陆兆禧都说,“我正在请井上先生帮我想办法”。他自己也不清楚在“淘日本”上是否有已经在日本正式发售的iPad出售。

    生鱼片和烧烤摆满了面前的长桌,再佐以一杯杯的清酒。在马云到来之前,阿里巴巴集团的副总裁王帅已经招呼上了自己的同事和大陆的记者。等到马云脱鞋进屋时,桌子上已经是一片狼藉。同他一起前来的还有阿里巴巴集团的CFO蔡崇信以及国际关系副总裁SpelichJohnWillam。要想了解阿里巴巴的历史,蔡崇信也是一个重要的名字。他是阿里巴巴的创始人之一,而且从公司创立开始,拥有法律和金融背景的蔡崇信就是CFO。

    马云仍然穿着自己在发布会上演讲时的衬衫和牛仔裤——在上一次发布会上,他身着唐装,让人想起他最近沉醉于道教修行的新闻,进门被让到桌子的正中央位置,开始跟自己熟悉的记者打招呼。他推荐给在座者日本的啤酒,“日本的啤酒是我喝到的最好的啤酒之一”。不像其他人,他更乐于吃木盘中盛着的薯片,用手拿起放进嘴里脆脆地咀嚼。

    “累得要死。”他说。发布会只是他一天工作行程中的一小部分。除此之外,他要陪同赏光来参加发布会的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后者刚刚于下午在东京羽田机场送别了前来访问的中国国家总理温家宝;他也率领着自己的同事们拜访了日本经济产业省;同软银的沟通更是必不可缺的工作。“发布会不算什么”,他说。尽管做了当天最精彩的演讲,但这对他已经是驾轻就熟。

    他取笑一些人已经变胖,“毕竟变老了”,“可是我自己为什么没有变胖呢?”他依然拥有著名的消瘦。“那是因为你还年轻”,我们开玩笑说。有人建议他要多锻炼身体,他顺势回答:“我们年轻人不需要。”
   
  Reply   
柳华芳      2016-3-16 12:21:45
在座者用各种各样的问题来向他提问。问到他预计“淘日本”和“中国商城”的成交额能够在一年后达到多少——考虑到边防检查、跨国快递以及语言等繁琐的问题,不少人对此并不乐观。马云机智地用淘宝网刚刚创立时的境遇来回答这个问题。他用夸张的语气回忆起当时的惨淡:“由于没有人到淘宝网上卖东西,我们就让十几个创始人每人从家里拿出十件东西放到网上交易,结果有的人连十件东西都凑不出来。开始时也没有人到淘宝网上买东西,我们这十几个人就互相之间买来买去。”接下来的含义不言自明,因为接下来淘宝网击败了国际巨头eBay,今天已经是中国最大的C2C交易平台,占据着80%的市场,拥有超过2亿的用户,2009年的交易额超过了2000亿人民币。“因此,如果这两个平台日后成为比阿里巴巴和软银还要大的公司,我也不会觉得意外。”

    当然,他也有他的担忧,“我最担心的是这个孩子在六个月以内,除了哭以外,带给大家的更多的是麻烦,而不会带来喜悦,因为毕竟是跨国贸易,各种各样的问题,可能有翻译问题、物流问题、税收问题”。

    尽管不少媒体猜测说,淘宝网和雅虎日本的合作,或许同百度同乐天的合资公司有关。但是这个问题提出时却被马云否定了。在早一些时候的小型采访会上,孙正义也回答了同样的问题:淘宝网和雅虎日本的合作同任何竞争对手都无关,“提到百度和乐天的合资,大家应该注意到这个消息是2010年1月份出现的。而淘宝网和雅虎日本的合作我们已经筹划了超过一年的时间”。

    合作可以让日本的中小企业直接面对庞大的中国市场,也可以让中国的商品销售到日本——虽然看上去这两者有些不对称,几千元的日本电饭煲被列为最受欢迎的日本商品之一,而受欢迎的中国商品则是现在淘宝网上热销的小熊花束和中国茶。

    马云接着说根据他的判断,我们仍然没有度过经济危机。接下来是他一直以来的核心话题,中小企业对于一个经济体是如何重要。“中小企业是解决就业的重要渠道;中小企业也是经济繁荣的重要支柱”,而毫无疑问,他的阿里巴巴和淘宝网正是为这些中小企业服务的平台。

    作为软银的董事,马云频繁地往返于东京和杭州。他对“你每个月都会来日本吗?”的回答是“不,我每周都会来。”因此,如果阿里巴巴接下来会在日本有更大的举动,或者阿里巴巴和软银共同做出更重要的事情,这也并不意外,毕竟,马云投入了如此多的时间在这里。而他和孙正义都坚信,尽管在过去和现在,任何重要的互联网事件都发生在美国,或者绕不过美国,但是未来亚洲将会成为全世界互联网最重要的区域。中国已经成为全世界拥有互联网用户最多的国家。这一区域也拥有中国、日本、韩国等重要的经济体。

    身为东京的常客,他建议我们去日本的乡村,“在那里你能够感觉到日本的舒适,箱根就很不错。”
   
  Reply   
柳华芳      2016-3-16 12:41:57
对于媒体人而言,阿里巴巴在传媒业的布局当然引人瞩目。他们投资创办了两份平面媒体 《淘宝天下》和《天下网商》,也和湖南卫视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除此之外在电视媒体方面还有其他投资。但是马云却坚决地否定了自己和阿里巴巴去传媒的可能。“所有这些我们投资的媒体,都还是基于和阿里巴巴原先业务的互补。我们不会去做任何同意识形态相关的事情。商业就是商业。”我们用一些其他中国知名商人投资媒体的案例来反驳他,他不置可否,同时说,据他所知,某位商业大亨曾经寻求过出售旗下传媒的可能。

    这对媒体人和知识分子真是一个艰难时世,记者们抱怨说。马云以继续阐述自己的哲学来回应这种抱怨:“中国现在真正需要的是有人去做事,去做出改变。”他相信自己和公司信奉的新商业文明正是这种做出改变的努力之一。“去做无谓的牺牲毫无意义,这已经被中国历史和近期发生的事件无数次的证明了。”马云说。

    开始有人向他询问关于恋爱的问题。这时候,马云开始做出自信的表情:“这个问题我擅长。我已经帮不少人解决了这个问题。”他说自己甚至还为一个知名的互联网人士解决了生育的问题——他建议对方到杭州很灵的一个寺庙去许愿,结果对方真的梦想成真。

    他最欣赏的企业家是“比尔·盖茨、巴菲特和乔布斯”——一个中庸的回答;他对假如孙正义是处于一个大市场如中国和美国中的商人时能做到多大的假设觉得很无所谓,“他不是企业家,他就是一个投资者,他跟我们不一样”。

    谈话间,两杯扎啤下肚,他的夜宵也就宣告结束,起身和同来的两个同事一起告辞。大多数人已经醉了。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翔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翔 )
   
  Reply   
柳华芳      2016-3-16 12:42:13
2010年06月
添加一条新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新浪微博登陆

标签云|手机版|科技先生 ( 京ICP备07036130号 )

GMT+8, 2020-11-28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