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闲鱼转转先至,京东拍拍乍来,A、T系如何变革二手大市场?

 

就像肯德基、麦当劳一样,越来越多的中国互联网新增领域,决赛的双方,变成了阿里系和腾讯系,比如出行领域、共享单车、互金领域等等,二手闲置市场亦不例外。

二手在线市场的前两强,分别是阿里系的闲鱼,腾讯大联盟的转转。前两天,腾讯系的盟友京东,也上线了拍拍二手。

A、T系主导的二手在线闲置市场,到底何去何从?同为腾讯系,转转和拍拍是否有可能合作和借力?

万亿在望,二手市场大风口

要知晓中国互联网潮水的方向,只需看看互联网巨头在做什么。

2015年4月,阿里上线了闲鱼客户端,抢先入场。

2015年11月,转转app上线,就在今年4月,腾讯还豪掷2亿美金,投资了转转,后者从58集团裂变成独立公司。

毫无疑问,在整个二手闲置市场,闲鱼和转转走到了前面。最早入场的闲鱼,占领了先机。

转转跟随其后,其官方提供的数据显示,其2017年用户总数突破1亿,交易额达到了210.64亿元。

两年后的今天,京东也通过拍拍二手进入了这一市场。

巨头们先来、乍到,无疑说明了二手闲置市场的活跃。

首先,这个市场足够巨大。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二手交易市场规模估算达到4000亿。但其实,更多的闲置物品,并没有进入到市场流通环节。而根据商业部的统计,到2020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要达到48万亿元,届时潜在的可进入二手市场的潜在商品实物总价值,保守估计将在32万亿元以上。

一个高达几十万亿的庞大市场,完全可以支撑三四家互联网巨头、独角兽,巨头们纷纷入场,也就不足为怪了。

其次,二手闲置,还是巨大的用户和流量入口。

随着过剩经济的到来,几乎人人都有闲置物品需要变现、售卖,在加拿大,有85%的人参与二手交易。因此,尽管闲鱼和转转的用户均已过亿,但未来,用户的增量空间依然很大,二手闲置平台,是一个入口级的互联网产品。

第三,社会效益和公益价值凸显。

盘活二手闲置,是真正的绿色循环经济。三年多来,减少碳排放,是闲鱼的社会价值和外部效应。而上线两年的转转,也主动发起了一系列公益活动,比如,2017年,转转主动发起“旧衣一键回收”活动,在全国28个城市免费上门收旧衣,实现循环再利用。

拍拍补足京东电商链条,转转借力58同城完善生活服务生态

在拍拍入场后,腾讯系在二手闲置市场的布局,已经有两个主体:

在年初被腾讯以2亿美金入股之后,转转可以算得上微信的二手电商布局棋盘上落下的重要一子,腾讯对其的支持不仅仅体现在资金层面,还体现在资源协同、业务支撑层面,比如,微信的社交势能全面嫁接给转转。

根据微信官方提供的数据,“转转官方”的排名攀升小程序总榜前十,而转转在微信端的注册用户数,已经相当于转转已有安卓用户的30%。

新入场的京东拍拍原本是腾讯旗下电商板块,因为发展受挫,打包卖给了京东。如今京东通过拍拍启动二手业务,再基于京东和腾讯的密切关系,未来腾讯必然会对拍拍有所支持。

但是,拍拍之于京东,以及转转之于58,两者的业务逻辑、战略定位并不相同。

正如阿里上线了闲鱼一样,京东延伸到二手闲置市场,首先,是为了完善其电商链条。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以京东所倚重的3c领域为例,用户购入新手机的同时,就有处理旧手机的需求,因此,拍拍二手的上线,其实是京东电商业务的自然延伸。第二,随着电商业务增速的必然放缓,京东需要对资本市场,讲出一个新的盈利故事。

而转转当初设立的初衷,则是为了借力58同城的庞大用户和流量,通过转转,实现流量的再次变现,完善生活服务生态。从本质上来讲,转转通过微信接入朋友圈,打通用户的二手交易,结合58同城的业务板块,无论是租房、招聘、到家等生活服务,都将可能与二手交易进一步打通,形成完善的生活服务格局。

而转转的独立,则是通过重运营,提升交易可靠性,推动二手在线交易的普及。在这种初心下,微信熟人关系链的注入,恰恰非常重要。

转转CEO黄炜认为,微信正快速成长为除IOS、安卓之外的另一优势OS,平台属性,也正是社交所发挥的威力。“这也与转转的二手闲置交易和C2C社交属性相融合,未来转转小程序将通过微信社群的深度合作,进一步加强转转群集市、兴趣组等活跃度。”黄炜称。

转转引入微信,并非仅仅是单纯的拉新,而是用微信既有的熟人关系链,为用户推荐二度好友,提升二手交易的可信度,让原本属于陌生关系的闲置交易,在用户所熟悉的微信社区里完成,让微信端用户在既有APP内,通过转转而获得一个更为活跃、可靠的闲置交易平台,同时也打通微信端用户的闲置物品信息,让闲置物品在更多的入口流通起来。

因此,尽管同处于大腾讯联盟,尽管殊途同归,都在加码二手市场,但转转和拍拍,创业的起点、初心不同,业务逻辑、发展路径也必然不同。

一品一SKU,新品看品牌,二手重运营

二手市场,也属于大电商领域,但二手物品的买卖,和新品电商,业务逻辑完全不同,新品看品牌,二手重运营。

新品电商,只要货品来自第三方的品牌卖家,电商平台压根不用关注品控,其运营重点在于效率和交易额度的提升。

而二手物品,几乎是一物一品一SKU ,情况相当复杂,那么,作为二手平台,要做的就是消除不确定性,尤其是价值高、产品精细的3C、家电类物品,这也是转转成立两年,实现200多亿交易额,并且在二手手机领域做到老大的原因所在。

针对二手手机交易,转转设立了“转转优品”自营业务,同时为C2C交易提供平台验机与验机质保等服务,以解决3C的交易信任问题。

今年3月底,转转将标准化服务延伸到了售后环节。通过搭建300人的质检团队,设置了51项质检标准,经过平台质检合格的C2C交易手机有30天质保服务,首创C2C二手交易标准体系。服务上线后,手机交易数据提升明显,买家卖家选择验机的比例提升11%,买家购买后申请退款的比例也由1.7%下降到0.2%。平台市场空间高速释放,二手手机C2C交易48小时成交率高达61%。

在强化质检体系服务之外,今年9月,转转通过与苹果等全球手机品牌的供应商富士康展开战略合作,加固二手交易保障链条体系。通过与富士康邮寄质检、督导指导、指派专人质检等方式,打造二手手机标准化进程。

正是以上种种消除不确定性、提升交易信任的重运营措施,效果明显,截至2017年11月的最近一年间,转转平台的手机手机交易量达到了845万,其中591万单由转转验机,自营用户订单量也超过了90万台。

而针对体积大、重量大、高净值、易碎怕摔的二手大家电,转转联合海尔,提供大件家电、厨电等物品的同城拆卸、清洗、检修、运输和安装服务,消除二手大家电交易难的痛点。

《中国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报告2017》显示,2016年中国冰箱、洗衣机、空调、电视、电脑产量近10亿台,仅有17%得到了合理回收。转转和海尔、58速运的联手,有望全面盘活二手大家电市场。

除了在产品维度,通过验机等消除不确定性;在用户层面,闲鱼、转转等都在引入社交关系、信用体系,提升二手交易的可信度和可靠性。

如前文所述,转转引入了微信的熟人关系链,芝麻信用分等。而闲鱼刚刚宣布,上线信用速卖服务,接入数十家专家回收机构,让芝麻信用分超过600的用户可以“先收钱,再发货”。

因此,从这个维度来看,二手闲置和新品电商的业务逻辑、发展模式完全不同,无论对于阿里、58,还是京东,这都是一个从0到1的全新市场。

竞合走向

在拍拍二手上线之后,其和转转的关系,似乎相当微妙,同属大腾讯系联盟,双方属于远亲。但都在二手闲置市场,双方似乎也有竞争关系。但这种假想敌的定性分析,未免过于简单粗暴。

首先,增量空间巨大,决赛战尚未开启。

相对于三年后可能高达32万亿的二手闲置物品规模,如今交易额刚刚数千亿的二手闲置,市场远未饱和,棋局才刚刚开始。因此,无论是先来的,还是乍到的,未来两年内,还是卯足力量进军增量市场,不会去通过激烈的厮杀,玩一场伤敌1000、自损800的零和游戏。

而且,二手闲置市场的交易,具有高度不确定性,战线很长,不像共享单车、共享出行等领域,通过资本的烧钱,就可以快速拉拢用户,决定战争终局,分出胜负手。

高烈度的竞争,只有在绝对增量空间不大,存量市场接近饱和的前提下才会发生。因此,目前转转和拍拍,并不存在刀来枪往的白热化竞争关系。

其次,双方资源禀赋、优势长板具有互补性,未来可以合作。

目前三家中,闲鱼以先发优势居前,转转步步跟随,而拍拍则刚刚启动,但如果往后看,转转和拍拍背后的大树京东,未来还有不少合作关系。

比如,在物流层面,京东目前已经对外开放了其物流配送能力,同为大腾讯系,京东完全可以为转转的买卖双方,提供高效的物流配送服务。

此外,在手机核验层面,转转一年内验机近600万台,在二手手机验机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而京东过去专注于新品电商,在二手产品领域并无品控经验,那么转转能否为拍拍二手提供手机验机服务?

第三,用户引流层面。用户在转转处理完二手闲置之后,必然要购买新品替代,已经拥有1亿用户的入口级平台转转,能否为京东电商平台引流拉新,实现转转用户和流量的二次变现?

因此,同属大腾讯联盟,先来的转转和乍到的拍拍,未来一两年内,合作空间可能大于竞争。

在这个高达几十万的超级大市场,战局不过刚刚开场,陆续而至的入场者,最大的竞争对手依然是自己,赛道上的诸位卯力狂奔,尚且无暇转头打望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