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棱镜资本陈俊宏:遇见想投的区块链项目,不要股权要Token

不到一年时间区块链风口历经比特币、ICO、Token的起伏跌宕,局外人看不懂就开始喷或黑了,想做的时候发现已经追不上了,大多数区块链创业者有个共同点:不愿意叫醒装睡的人,并自发屏蔽外界唱衰的声音;即使索罗斯、巴菲特、马云这样的大佬对比特币或区块链颇有微词,并没有影响到区块链的火热势头。
 
本质上,区块链项目发行token是在绕开了传统的股权激励制度,会冲击视优质标的股权为核心资产的传统VC和旧游戏规则之下的既得利益者,因而古典互联网圈大佬对区块链的种种疑虑不难理解。看准区块链是“价值互联网”的投资人,视当前的泡沫期为2000年左右的互联网阶段,如何捕捉到区块链世界里的潜在巨头,成为未来区块链行业基础设施的天使投资人?增量机会显然高于死守TMT领域的投资人,一些区块链的投资人兴奋忙碌凌晨3点睡不着觉并不夸张。

棱镜资本联合创始人陈俊宏(Aaron Chen)是活跃在一线每天不断筛选优质创业者项目、为项目提供各种资源支持的区块链专业投资人。作为前险峰长青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产业负责人,陈俊宏从2014年开始研究数字货币方向,已投资包括Mytoken、EOS引力社区等股权项目,同时参与了EOS、IPFS、Kyber、Enigma、Genaro、0xproject、OmiseGO、Status、Cybermiles等超过10家的Token sales,为Mytoken提供投行服务,首发超过10家交易所,并成功孵化了All Sports Chain(SOC),在火币和OKex同步首发。
 
 (棱镜资本联合创始人陈俊宏)
 
▍“坚信未来三到五年工商法有可能因此而改变”
 
很多在交易所购买Token的散户或“韭菜”也被冠之以“投资人”的称号;但与早期天使投资人和专业VC往往在项目未定型、产品未落地时就已介入,给创始人送钱,输出给项目更希望得到的行业经验和资源,又能在区块链野蛮生长阶段提前布局。但是更为普遍的情况是,他们发现很多传统VC根本就拉不动,在究竟投项目的股权、还是投Token问题上存在根本分歧。
 
传统VC对优质互联网公司的股权更感兴趣,而Token通过把项目“资产证券化”方式能够实现融资,这种基于智能合约形成共识避免了过去几年移动互联网公司创业稀释创始团队股权,大多数创业者融资困难、投资人退出周期漫长等束缚企业发展的问题。
 
陈俊宏道出传统VC与区块链投资人之间底层逻辑的分别,“我们知道传统VC主要是指向初创企业提供资金支持并取得该公司股份的一种融资方式,他们的收益利好来自于股权。而棱镜资本在投资一个项目时,更关心的肯定不是股权,而是它所发行的token,相信于新型投资人而言,未来并无占有股权的说法。”
 
这种与创业项目之间利益深度捆绑的投行服务逻辑,是棱镜资本与传统明星VC机构之间PK的核心优势,真正优秀区块链创业团队也会更欢迎真正懂行的VC和FA机构。
 
当然,很多创新物种和技术革命成为风口之后往往会有一些泡沫,对于投资人来说,没有了泡沫,也就没有了热钱和机会,重要的是如何在泡沫中筛选出真正靠谱的项目;而新项目的政策导向往往容易成为行业最大的变量,就像去年“九四”之后,成为区块链项目分水岭一样。对此,陈俊宏说,“法律对新生事物是后向的优化,而不是前置的禁止,正如先有支付宝,后有央行颁发的第三方支付牌照相对应的国家监管措施出台一样,我坚信在未来的三五年,工商法都会因此而改变。
 
陈俊宏认为,目前还是一个消息能够影响币市行情的阶段,各种杂音的出现比较正常,有的站在传统VC投股权的逻辑出发唱衰情有可原,也不排除干扰行情进而从中渔利的。在陈俊宏看来,token是项目方的资产证券化形式,在2018年全球数字货币基金规模在3.5万亿美元左右,未来区块链项目以Token释放的融资总额将是互联网行业整体股权融资规模的10倍以上。
 
▍在“投行服务”方面,棱镜资本如何为区块链创业者赋能?
 
区块链投资机构与传统VC在投人投团队、行业分析和研判、资源对接、投后服务等方面依然有共同之处;但区块链项目的金融属性、退出途径不同会有本质区别,专业区块链投资人必然崛起,并与传统VC在角色和工作职责会有较大差异。
 
投前是投人,投中关键是对项目价值认可度,投后管理在区块链项目之中尤为重要,陈俊宏详细解答了棱镜资本在为区块链项目提供投融资服务的一般流程。
 
首先,棱镜资本会首先帮助项目方梳理设计一套Token激励体系和商业模式,陈俊宏说,“犹如开发游戏时必须首先搭建世界观架构一样,才能赋予各个角色以使命。”白皮书是区块链创业者的BP,棱镜资本会从一开始就帮助创业者梳理完整的世界观架构包含经济体系、组织结构、分配体系。
 
其次,棱镜资本会帮助项目方理顺发行token的流程,包括什么时候上交易所、什么时候放利好消息,这些要把控好整个节奏和流程。
 
再次,帮助项目方组织和管理发行token的社群,即解决在哪里能够就近找到购买token的用户难题,棱镜资本投资人及旗下项目覆盖国内币圈流量的90%,日韩币圈流量的60%,东南亚欧美币圈流量的40%,能帮助项目方快速实现市场认知的跃迁和海外市场开拓,得到币圈人士和散户投资人的认可。
 
最后,还要帮助项目方选择上交易所并稳定币价;不能一上交易就破发损害投资者利益;要想把控好币价上涨节奏,就得对项目方的币值和流通性进行管理。
 
总之,棱镜资本就像一个区块链操盘手和老司机,带区块链创业者在风口上快速壮大,当前像棱镜资本这样为项目做投行服务和Token全周期管理的专业投资机构非常罕见,棱镜资本联合创始人张璐说,“棱镜资本实际上是区块链行业里的华兴资本。”
 
▍穿越多个“熊牛”之后的棱镜资本,重点扶持哪些项目?
 
陈俊宏认为现有公司股份制度一直可以追溯到第一次工业革命,·在生产力高度发达、科技水平不断提升的数百年之间,公司组织制度一直没有变革和升级,区块链项目token某种程度上是对传统公司所有制、分配制度的颠覆,是适应了当前人工智能时代的新兴生产关系。
 
陈俊宏还认为,区块链不能用一个行业、一个赛道来形容,而是类似于互联网那样的新经济,未来各个领域都会应用到“区块链+”,并且目前区块链技术已经解决了一些应用场景难题比如交易量、交易速度等,从一出生就带有世界货币、全球流通的特征,目前中、美、俄、欧、日等国家没有谁敢错过这个风口。
 
当然,不同的投资机构由于投资逻辑的不同,看重区块链项目的价值会不一样,鉴于目前区块链项目鱼龙混杂,也许投资机构最后押中一个项目跑出来就成为区块链投行中的佼佼者,就像MIH投出一个腾讯、软银投出一个阿里巴巴就比大多数传统VC实力更强。棱镜资本一直是长线持有token,在行情大涨的时候也没有抛,所投的项目在跌落时信心也未动摇过,是在深刻理解区块链兴盛的前提下进行多赛道布局的。
 
陈俊宏表示当前他“看好底层技术与协议”,一是公链及基于公链上的协议,在公链基础会衍生很多行业应用,底层公链协议相当于金字塔最厚实的底端;二是区块链爆发必然催生代币繁荣,而服务代币的基础设施行业商业价值巨大,比如交易所、行情软件、钱包、社群等等。就像互联网行业的电商爆发,很多电商项目没有跑出来,但物流和快递公司纷纷上市了;陈俊宏所投出Mytoken目前就是市场面普及度最高、用户量最大的行情软件。
 
▍结语
 
尽管存在投股权还是投Token的区别,由于当前区块链项目收益率普遍高于传统VC圈,一些投资人已经把更多精力放在看区块链项目上,未来传统VC与区块链投资人之间的界限会逐渐模糊。Token价值取决于区块链项目本身的价值,而好的项目需要天使投资人慧眼识珠;Token价值的流通也需要投资机构做专业、稳健的市值管理。随之全民资产证券化到来,公司以股权为债权融资的时代将会终结,区块链在技术、制度、金融等层面均将对经济产生深远影响,这将是创业者新的黄金时代。
 
 
作者:李星,公众号:靠谱的阿星,靠谱汇公司创始人,100多家主流科技媒体专栏作家,CMO训练营导师,知名互联网分析师,荣获2017年钛媒体年度作者「最具人气奖」,区块链风口第一批观察者,阿星的个人微信号:1598145405,采访、交流欢迎勾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