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报道-o

赣州官员百姓疯狂偷采稀土:比海洛因更容易让人上瘾

上述官员所在的县,不仅公安机关给予了积极配合,县里还给他们配备了几十个退伍战士,其中三个还是能飞檐走壁的特种兵。

“偷采稀土的人听到这个就怕了,执法力量一定要强大,没有这个力量,怎么可能抑制得住巨大的利益诱惑?但我们都是提着脑袋干工作的,出门都要小心再小心,因为你断了人家财路,不知什么时候人家就会在你背后捅刀子。”这位矿管局的官员诉苦说,矿管的压力非常大,经常受威胁,“有时候想想,拿2000多块钱的工资,冒那么大的风险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他总结了一下,能搞稀土的一般是两种人:一种是牢房里出来的人,另一种是能把牢房里的人捞出来的人。“那得是什么样的背景啊?我们搞矿管的人不只是人身上受威胁,而且政治上也受迫害。”

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这样一个故事:一位国土局长曾想到他所在的县搞稀土,他的领导——该县的矿管局长没有批,国土局长便扬言要把矿管局长整下台。该矿管局长赶紧回家算了一下,自己能被抓住把柄的也无非是别人送的一些烟和酒。

“冰箱里的烟大概也不少,这个酒不管是茅台、五粮液还是什么酒,全倒在一个罐子里泡药酒,老了以后慢慢喝。烟就不抽了,他想了一下划不来,被逮到就死定了,于是下定决心把烟戒掉,以后也不给他们机会送烟了。”

该矿管局官员还透露,一些县领导也参与其中,“这种情况下,我们是不敢吭声的。”

治理环境,还是回收稀土?

4月8日,国家一级行业协会“稀土协会”成立。工信部副部长苏波借此机会向媒体披露了过去这些年中国稀土[2.14 -1.38%]开采所付出的触目惊心的代价。仅初步测算,仅赣州一地因为稀土开采造成的环境污染,矿山环境恢复性治理费用就高达380亿元。而在2011年,江西省稀土企业的利润仅为64亿元。

380亿元治理成本的投入与每年从稀土得到的几十亿元收益相对比,确实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