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报道-o

中国周刊:税控机引发的烦恼

 中国周刊:口述 陈东 |采访整理 中国周刊记者 张友红 

  [内容简要]:“我已经买了三个税控机了。一个管地税的,两个是国税的。和他们配备的要有各自的电脑。”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不低的设备费用

  前两天,财务又买回来一个税控机。说,我公司转为一般纳税人之后,需要重新有一个针对一般纳税人的税控机,针对国税的。白色的盒子,巴掌大点,1780块。

  财务把购买清单拿给我看,金税卡1188元,税控IC卡79元,读卡器149元,开票系统服务费370元。

  之前针对国税的一个小规模税控机,也就这么大个盒子,被淘汰了。当然,税务部门也没有回收,好好的,浪费了。

  见过税控机的人,猜它的价格,也就二三百,甚至一两百,它的核心技术就是里面一个芯片,有税务上的系统,至于其他的都是一般科技产品的零件。卖到近两千,中间的利润可想而知。

  我听说,到了地方,有的提供商的价格标到四千多,那简直太离谱了。

  我做的是贸易,从欧洲买进设备,在国内卖。欧洲没有税控机这个东西,他们很简单,每个企业有一个税码,开发票更简单,只要税码对,自己用A4纸打印都没问题。

  我们的税收,对企业而言,成本太高了就麻烦了,税控机就是个麻烦头。我要交税,还要买你的机器才能交。凭什么呀?

  更重要的是,关于税控机牵扯出来的费用太繁多了。

  到现在为止,我已经买了三个税控机了。一个管地税的,两个是国税的。和他们配备的要有各自的电脑。

  这个电脑是税务局“推荐”的,他们说,别的电脑是和税控机连接不上的,系统相悖。这样一来,也就必须买他们的电脑了。他们给定的几种电脑是几个 公司定做的。税务局提供的“通用设备选购单”上,提供了两种电脑,一个价格4499元,一个价格4799元。至于有什么不同,我觉得可能配置还没有市场上 同价位的配置好。很普通的配置,譬如,17寸液晶,正版win7,容量320G。其他也没什么了。市场上三千来块也能买到。只是,它里面安装了和税控机相 配合的系统。坑人呀。

  听公司财务的小姑娘和我说,如果是电脑高手,也能把税控机连接到办公电脑上。但是税务部门会说,出了事他们不负责。做企业我熟悉,如果税上出了问题,譬如哪天需要发票,又开不出来,这个税报不上去,损失只能是企业自己承担。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税务局还推荐给我们买打印机。一台1500块。这不是宰人么?

  市面上的打印机价格还不到一半。我的财务很聪明,她到网上去看,有很多人现身说法,说,只要型号买对了,也能打印。所以,她就去市面上买了一个同样型号的打印机,叫OKT,500块钱,安装上照样能用。你说坑人吗?

  所以,没法说。政府指定的几家商家采购,都是又贵又局限的几家。中间利润肯定大啊,想都能想到这些利润是怎么分配的。企业在税务局面前,是永远没有话语权的。你要交税,就得买这些东西,能怎么办呢?

  我们公司还好,有的企业规模更小的,还要买这套行头,上万,一个月可能还赚不到这些,压力也是很大的。

  名存实亡的服务

  这是买设备。买来这些设备之后,还没完。

  安装,服务,围绕税控机,就一直在收费。乱飞满天啊。

  安装好一台税控机,需要通过一个CA的数字认证,地税税控机的认证费用是 120元。国税税控机的认证费用高一点,200元。

  国税税控机还有网络服务费180元,这个费用就是税务局用来把数据输进税控机,和从税控机里读取企业数据到税务系统上。所谓的“企税工程”,按理说,这些应该是税务局该干的事,国家给他们发工资,工作里不就包括了这些内容么?但是还要收费呢?

  国税税控机还有一个金税服务费190元。是政府推行金税工程的什么内容,我不是很清楚。不过,既然是政府推行的,说是惠及企业的,为什么还要服务费?你推行个工程,不是要自己出成本吗?为什么还要企业掏钱给你做业绩?

  其实,这些钱都不多,也是交一次就够了。最让人意见大的,还是每年300块的服务费。一个企业收300块,全国有多少企业啊?盖不住多啊。4000万个一般纳税人的话,这就是一百多个亿呀。

  而且这个收费是持续的,只要你这个企业存在,要交税,有税控机,就要交。那盖不住时间啊。这个收费最狠了!

  更关键的问题是,这个服务是名存实亡的。我听我的财务上说。去年一年,来服务了两次。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来看了看,安装上他们的检测设备,和U 盘一样的东西,说,运转挺好的,然后拔下来,就好了,走了。前后十分钟的样子。还有一次服务,没啥问题,就来给税控机来擦了擦灰。走了。就干这些,每年还 得给税务局制订的公司交上300块钱。这活,好干。雇上几个年轻人,一天走一家,一个城市,甚至一两个年轻人走一年,绝对够了。开个小工资,成本不会有多 少。

  现在网络流行“坑爹”。我看,这个就是。

  有竞争会好很多

  关于税控机这个事,水很深。

  有的城市,满大街就两家提供商。一个大城市又有多少企业呢?都说,这个钱好赚,我觉得是最难赚的。得什么关系才能拿下这个单?得多么周到的公关,才行?很多出事的,都在这个税控机上。

  早些年,税控机刚开始推行的时候就有人算账:全国普通发票纳税的总数为4000万户左右,其中小规模纳税人占到全部纳税用户的80%,税控收款机理论市场需求量为3200万台,按单台各档次机平均价格3000元计算,市场规模将高达960亿元。

  这么大的利润,可观的市场,一股脑儿出来了100多家企业。后来很多企业都倒闭了。它不是自由竞争,如果政府不指定你,那你的市场就是零,还有什么活头?

  我们这样想啊,如果税控机可以在市场上自由竞争,那价格就下来了。这是一定的。那服务也上去了,这也是一定的。

  市场不开放,有不开放的原因,更多原因是利益。这个秘密,不用猜也知道。水太深!企业由想法也没办法!

  (文中人物为化名)

资料图片。资料图片。

  税控机牵出大案

  2011年4月,北京地税局原副巡视员任依娜在税控机招投标过程中受贿550余万元,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其中,任依娜在曜辉达公司,持干股,分享长期收益。光2009年底,曜辉达公司就在税控机上获利1400多万元,任依娜拿走400多万元。

  2011年5月,地税局计划财务处原副处长彭英斌受贿186万元,被东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其中97万元贿赂发生在招投标领域。

  2011年7月,地税局票证管理中心原主任刁维列因涉嫌在税控机招投标过程中受贿1164万元,被提起公诉。

  2011年7月,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对北京市地税局原党组书记、局长王纪平以涉嫌受贿罪、贪污罪提起公诉。王纪平犯罪的原因也是税控机。从 2002年到2009年间,王纪平在每次税控机的招标上都提前“打招呼”, 内定公司,并收受其贿赂。他先后因此贪污受贿一千多万。

  税控机企业冰火两重天

  做税控机的企业,多半是从生产半导体的企业发展来的。从2000年初到现在,各个企业生存状况冰火两重天。这与它的非市场性运作不无关系。

  2000年初,税控机作为一个新玩意被市场普遍看好,因为国家准备大规模普及推广税控机。所以,诸多生产半导体的企业,忽然增设新的投资项目,甚至直接切断了原来的业务,一心研究税控机。

  2004年8月,国家税务总局发布了《税控收款机推广应用实施意见》。准备将税控机在五年内做到全国普及。酝酿多年的税控机项目,终于要大发威 了。消息一出,行业内立刻像炸开了锅,大家都知道,生产公司一旦被政府选定为代理商,他们的销售就是垄断经营,纳税人买也得买,不买也得买。

  作为一项政府工程,生产厂家摩拳擦掌,但是并不一定见效。这是一个需要平衡利益的项目,单独一方的努力是不会有结果的。厂商唯一的选择就是做好准备,耐心等待。

  2006年,税控机市场一度出现了冰冻状况。政府的决定直接决定行业生死,缺乏自由竞争,企业的自主性就很难发挥。诸多企业开始不断面临被整合的风暴。也有很多在等待中死亡。

  相反,获得订单的税控机企业大获其利,活得生龙活虎。

  早些年,以浪潮商用设备公司为例,凭借在北京地税项目中的表现,一跃成为浪潮集团旗下众多子公司中的利润大户。福建实达下属的实达外设也成为集 团的优质资产,在实达经历了ST风波之后,该部门被完整剥离,整合成为福建联迪商用设备有限公司,还获得了2亿元的外来投资。这同税控机业务被外界看好不 无关系。

  2011年底,一家叫佳程防伪科技的公司被关注。起因是,昆明地税在管辖范围内,只推广这款由“佳程”公司销售的税控机。纳税人质疑购买费用 4900元/台的价格“高得离谱”,后来发现,“佳程”公司独揽税控机“销售大权”,未经招投标。不过,这家企业也早就是政府文件里的推荐企业。2003 年,云南省政府办公厅就专门颁发了《关于推广使用佳程防伪科技有限公司税控收款机的通知》,要求全省各地要把云南佳程防伪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税控机,作为 推广使用税控机的首选设备。

  想必,这家被政府指定的叫佳程的企业,也活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