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报道-o

创业投资褪去激情外衣 拒绝批量制造创业者

在很多创投人的心中,YC模式已经成为了他们为之狂热的神话。比起复制神话,构建创业生态链条,帮助种子期的创业公司顺利启动和快速成长,应该更为重要。

封面原创| 创投褪去激情外衣 拒绝批量制造创业者

默默坚持四五年后,发端于公益的联想之星有了无心插柳的商业化收获。

“不 知从何时开始,天使也变得俗不可耐,崇高圣洁的天使也沾上了铜臭味。今天到处是所谓的天使投资人,投资就是投资,它是商人逐利的手段,与天使的圣洁无关。 我错了,我从此以后不再玷污天使的圣洁,同时也呼吁我的同行们改用早期或种子期投资人,因为我们不是天使,是商人。”7月2日,广州创新谷孵化加速器创始 合伙人、天使投资人朱波的一条微博在天使投资圈迅速发酵。

九合创投创始人王啸在第一时间转发了这条微博。“天使有某种褒义色彩,早期投资人 更中性一些吧。‘天使投资’也带着某种诱导性,好像投资特别地不求回报,容易误导被投资人,觉得你就应该给我钱不求回报。”身为天使投资人,王啸一直对 “天使投资”这个词有些疑惑,投资原本就是商业行为,为什么要给它加一层包装呢。

一条微博搅动圈内圈外。次日,朱波更新了微博:“早期投资 人对创业者的投资和帮助十分重要,我丝毫没有调侃‘天使’投资人的意思,只是对各地风起云涌以天使命名的组织和个人感到不安。我是个商人及投资人,尽管我 有颗愿意帮助别人的心,但我成不了天使。”他甚至在微博中向微博管理者发出请求,把对他认证的“天使投资人”改成“早期投资人”。

“创新工 场的诞生,普及了孵化器、天使投资的概念,也唤起了大家对天使投资的热情,这是非常正面的。”在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杨磊看来,这样的渠道和载体越多越 好,“我们国家正面临经济转型,因此对于早期有创新性的企业的培养和扶持尤为关键,我希望有更多的‘创源’,也有更多的孵化器、天使基金出现,这些能够推 动这些企业早期的建立和成长。” 今年4月份,北极光创投与清华科技园、瑞安集团,以及硅谷银行共同建立的孵化器“创源”正式对外开放,该孵化器致力于培育中美两地科技型初创企业,实现跨 界发展。

但是不能忽视的一点是,天使也是个“技术活儿”,一方面是火热却仍稀缺的“天使”资源,另一方面,“天使”也要经受行业发展的洗礼。

“天 使投资人也是要交学费的,他需要失败过、痛苦过,才能够变成一个好的天使投资人。”杨磊说,不排除一些天使投资人是因为投资热而盲目进入到这一领域,但是 事物都有一个从激情到理性的发展过程。他认为,三五年后,中国或将形成一个比较好的天使投资环境,诞生一批好的天使投资人。

天使投资人也是要交学费的,需要失败过、痛苦过,才能够变成好的天使投资人。三五年后,中国或将形成一个比较好的天使投环境。

是天使,还是生意? 被过度期待的公益光环

“我投资了20多个项目,时间最长的一年半。天使投资的周期非常长,有些项目可能进入B轮,有些可能被并购,也有的可能死掉或者转型。”与王啸见面是在一个周四的下午,几乎每个周四他都会在3W咖啡泡上一天,与创业项目见面。

从天使投资的角度而言,他近年来非常活跃,目前看项目发展态势良好,已有多个项目拿到了后续融资。如何让那些项目有一个光明的未来?惟一途径就是浸泡在行业里体验学习和探索。

此 时的梁青也同样忙碌着,身为联想之星投资副总裁的他,和同事们刚刚结束了联想之星第五期的招生工作,从700余份报名表中筛选出80余名可以参加培训的学 员。如果没有意外,本届的80余名学员中仍会有几家可以获得联想之星投资基金的资金投入。与王啸不同的是,梁青对投资项目的把控可以借助联想之星“智囊 团”的力量。

被称作“天使”就应该带有公益色彩,不求回报吗?

在联想之星成立之初也曾就类似问题有过争论,“我们开始就在讨论,联想之星是希望当个投资人还是只做公益。”联想之星是从公益起步的,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最初与中科院联手创立联想之星的目的是为了实现科技的产业化,因此联想之星一直带有浓厚的公益色彩。

联 想之星董事长兼总经理唐旭东如此归纳联想之星培训的发展阶段,第一期全部面向科学院,纯公益,就是为了帮助科技人员走好科技创业第一步;第二期开始,有少 量资金进入学员的项目,因为没有资金,那些好的项目根本出不来,此时主要目的仍是帮助他们成长;当联想之星开始系统地做天使投资的时候,就不再是一个单纯 的公益项目,它具有很强的公益性,但同时也是公司业务的一个主要部分,是公司战略的重要构成。

联想之星的演变亦是对天使投资模式探索的最佳 注脚。联想之星不是不能做公益,但是它做公益的前提是联想集团必须持续运营良好,如果哪天联想自己都不行了,联想之星再谈公益就“假”了。“联想之星的培 训,每个学员的投入大概在10万~20万,从我们投资的角度而言,是希望通过我们的投资产生回报,让回报再进入我们的基金,再进行持续的投资,这样能够让 资金持续循环,并形成一个可复制和推广的模式。”梁青介绍,如今联想之星形成了“创业培训+天使投资+开放平台” “三位一体”的发展模式,这一模式无论是对于联想之星自身的可持续发展还是对于创业者所需资源的整合都有很大的助益。

“散财童子”对机构天 使并不合理,对个人天使亦非正道。“天使投资没有任何公益色彩,之所以叫天使是因为企业最早是没有任何金融数据可以看的,早期的投资风险太大,而企业在这 个阶段收到投资,投资人就是‘天使’。”创投圈创始人李晓宁认为,“天使投资是公益”是大众对天使投资人的一种错误理解。“投资人给你钱,是以投资增值为 主要目的,投资和公益是两件事,不能混在一起,混在一起两件事都做不好。”

技术时机和市场时机不到,谈投资回报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我们要做的是找到好的时间点布局,等到时机成熟,它就会直接爆发。

当河流还是细水时筑坝 投资是时间与耐力的较量

“投资人让我们三年之内不用考虑盈利的问题。”某创业交流会上,苏州一家初创公司负责人的一句话让满场哗然。而这个“有魄力”的投资者就是联想之星。

天 津微纳芯是联想之星投资项目中比较典型的一个案例,仅仅从最初的技术落地到具体的项目成形就耗费了半年多的时间。“一开始他们确定了五个方向可以做,我就 跟他说,你去跑一跑,看哪个是真正的市场机会,结果他越跑越害怕。”梁青回忆。微纳芯的负责人认为,军事用途、新药研制、检疫等都可以是微纳芯产品的目标 市场,但是跑了一圈市场下来,他才发现,原本的目标市场要么是市场很小,要么是产品的要求特别高,直到最后才找到了医疗检测这个市场。

和微纳芯一样,联想之星的不少项目在公司成立之初仅仅拥有一项技术,公司成立两三年也仅仅研制出了产品。联想一直是按照长线的思路来做事情,联想之星亦如此。联想之星对项目的投资额平均在800万左右,而他们将投资的回报期定位在8~10年。

“一 些项目,它的技术时机和市场时机不到,谈项目投资回报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但是我们要找到一个好的时间点布局,等到时机成熟,它就会直接爆发。”在梁青看 来,产业界这样“放长线”的成功例子很多,比如现在独霸桌面电脑市场的Windows,直到Windows 3.0出现时,从软件到显卡、芯片硬件,整个链条才成熟起来,所以从Windows 3.0开始,用户体验迅速提升,在桌面电脑软件市场,微软开始所向披靡。梁青以为,什么事情都怕持续做,不断积累自己的优势,“在河流还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筑坝,等河一大,水全是它的。所以我们要有很好的心态,等到河流变大”。

长 线布局就一定会得到收益吗?对于这一问题并没有肯定的答复。一些行业变化非常快,比如互联网,所以对企业领导者在公司发展节奏和行业体系搭建等方面的要求 很高。即便是传统项目也可以早早布局,但是“如果没有实力,等到水来了(坝)还是那么矮,也一样是截不住大量的水的。”

对于联想之星而言, 对创业者的了解也是他们敢于做长线的原因之一。一般的天使投资以轻资产为主,天使投资人对项目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但是创业者人怎么样,没法进行深度了解。 “投资成功与否,跟被投资企业的核心人物是有密切关系的。而在联想之星这个班里,一年跟踪下来,恰恰能够对核心人物有所了解,因此,敢于做比较重的投资, 这个是联想之星和别的天使投资非常不同的地方。”柳传志称,联想之星是允许失败的,但是失败的几率比一般的天使投资要少很多。

投资的狂热以 及时代的快节奏,让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倾向于快进快出的投资方式。这种过于急躁的心态并不适合创业投资。“可能有一段时间,市场会非常的热,会风风火火,但 是必然会经历低谷,置身其中的创业企业经历的波折是非常多的。”在杨磊看来,也许创业以及创业投资的这种狂热,能够激发很多人的热情,但是这种狂热不可能 是常态。

王啸也常常会参加一些创业大赛做评委,不过,他所投资的项目更多来源于以下三个路径:朋友推荐,创业者自己找上门,投资人沿着一个 方向坚持去挖掘项目。而且,他认为,最后一条路径最能体现天使投资的特性和魅力。“我们看研究方向、看行业新趋势,只要这个方向我觉得好,就在最基础的阶 段开始寻找合适的公司。一直盯着这个趋势看,找那个最好的创业公司。”这么做不容易被别人左右,当然,他也坦言,“趋势这个东西一拨一拨的,最后能不能走 成也很难讲”。

事实上,天使投资和创业者有些像是在黑夜里走钢丝,非常危险,很难找到平衡,眼光很重要,勇气很重要,耐心同样重要。

YC可以在企业不同阶段配备不同的人才介入,目前中国以创业为核心的人才体系、机制还未建立起来。

中国能有自己的YC吗? 构建投资生态链比复制“神话”更重要

“参加一个会议,碰到一美女推销员,我以为是来推销保健品的,结果人家是来推销天使募资的,我看了一眼,里面的关键词都是‘流水线’、‘包装’、‘批量’,这是怎么了,中国的天使们!”北极光创投副总裁吴峰的遭遇其实也是很多创业服务领域人士的困惑。

层出不穷的创业培训、创业孵化……创业者真的可以批量复制吗?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飞马旅首任CEO袁岳认为是不可能的。“创业者一定是他自己做出来的。”对于投资者而言,能够做的只是对有潜力的创业者的挖掘以及对创业环境的不断改善。

也 是因为如此,飞马旅将个性化的创业服务作为自己的核心价值。飞马旅“服务员”万玲介绍,飞马旅含有包括咨询、战略发展规划梳理、关键性人才解决、关键性资 源互动以及资本对接等在内的九大服务模块。根据不同企业的个性需求提供服务,而考虑到创业企业资金紧张的特质,飞马旅的服务报酬折换成企业2%~5%的微 股份。去年,飞马旅已经成功签约了24家企业。

与飞马旅不同,创投圈的梦想是打造早期投资的线上数字化平台。“以前的天使只能在周围找项 目,创业者也只能在自己周围找天使,社会资源并没有被充分挖掘出来。”李晓宁成立创投圈的初衷就是希望提供一个数字化平台,突破地域限制,真正实现投资者 和创业者的对接。近期,创投圈还推出了为初创企业“找人”的功能,让更多的创业公司在这里找到自己所需的人才以及创业伙伴。

飞马旅也好、创投圈也罢,甚至近期兴起的创业咖啡、创业旅馆,不同的形式下似乎都在做着同一件事情——构建创投网络,再放大一步讲,他们希望打造的是一个创业投资的生态链条。

在 很多创投人的心中,YC模式已经成为了他们为之狂热的神话。美国人保罗·格拉汉姆创立的Y Combinator公司,在短短几年时间已经帮助过两百多名互联网创业者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塑造出了200家大大小小的创业公司。通过YC Demo Day活动,将创业者与风险投资家进行对接,推动创业者从种子期快速进入成长期。

YC模式能够在中国落地吗?王啸认为就目前而言完全复制YC模式到中国很难。“对于投资人团队要求太高。而且中国和美国创新的能力,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大公司对小公司的态度都存在很大的差异。”

梁 青也认为,现阶段YC模式落地中国仍有很多关键的问题没有解决。“大家对于创业规律还没有系统的摸索和研究。”以一家企业为例,从开始的选定方向到研发产 品,再到产品的销售,以及规模化销售,每一个阶段应该有不同类型的人来考虑这些问题。“YC可以在企业不同阶段配备不同的人才介入,目前中国以创业为核心 的人才体系、机制还没有很好地建立起来。”

尽管YC模式难以直接复制,但是类似的摸索早已开始,无论是天使投资人、机构天使、孵化器还是服 务平台……,每一次尝试都是对创业投资生态链条的不断探索。“创新工场通过对早期创业者资金、技术、市场、法律等一揽子服务,帮助种子期的创业公司顺利启 动和快速成长,两年来,已经卓有成效。浙江报业集团的传媒梦工厂,作为一家专注新媒体创业的中国首个传媒业孵化器,也在帮助新媒体早期创业者快速成长。” 互联网媒体观察人士、网络导报社社长郑国民认为,随着更多的天使投资走向成熟,中国可以诞生自己的Y Combinator。

封面原创| 创投褪去激情外衣 拒绝批量制造创业者

01 梁青 联想之星投资副总裁

投资成功与否,跟被投资企业的核心人物是有密切关系的。而在联想之星这个班里,一年跟踪下来,恰恰能够对核心人物有所了解,因此,敢于做比较重的投资。

封面原创| 创投褪去激情外衣 拒绝批量制造创业者

02 李晓宁 创投圈创始人

之所以叫天使是因为企业最早是没有任何金融数据可以看的,早期的投资风险太大,而企业在这个阶段收到投资,投资人就是“天使”。

封面原创| 创投褪去激情外衣 拒绝批量制造创业者

03 王啸 九合创投创始人

我们看研究方向、看行业新趋势,只要这个方向我觉得好,就在最基础的阶段开始寻找合适的公司。一直盯着这个趋势看,找那个最好的创业公司。这么做不容易被别人左右,当然,趋势这个东西一拨一拨的,最后能不能做成也很难讲。

(本文来源:数字商业时代 作者:杨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