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

证监会新掌门刘士余怎么看互联网金融?

03.jpg

 

   2月20日,新华社发布信息,中共中央决定任命刘士余同志为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免去肖钢同志的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职务。国务院决定,任命刘士余同志为中国证监会主席,免去肖钢同志的中国证监会主席职务。

  刘士余在主政农行之前,曾担任央行主管互联网金融的副行长,且频频在互联网金融这一新兴领域频频发声,被尊称为“互联网金融教父”。

  以下为新浪科技整理的刘士余关于互联网金融的见解:

  传统机构和互联网金融是手心手背 但两条红线不能逾越

  刘士余此前一贯主张,互联网金融作为包容性金融和普惠金融的重要组成部分,应该留有一定观察期。他曾公开表示,应该鼓励互联网金融创新,称传统银行与互联网公司之间的相互竞争对大家都有好处。

  他笑称自己是“贾府里的老祖母”。贾母要操持大家庭,很多琐事牵一发动全身,不得不谨慎,但贾母仍然在骨子里鼓励贾宝玉的爱情、支持诗社的创办,对宝玉、黛玉这些“八零后”孙子辈的新思想理解又支持。

  “无论是传统金融机构还是互联网金融机构,都是自己的亲儿孙,自己都疼爱,希望每一个孩子都健康成长,所以成长过程中遇到的种种问题,我都要操心。”刘士余形象地比喻手心手背都是肉,并称,“孩子在家折腾,盘子碎了,盆也碎了,沙发也折腾出多少个窟窿来,这孩子将来一定有出息,但放火把家给烧了的孩子将来肯定没出息。”

  “但如果涉及到公众信息、财务安全和国家宏观调控、反洗钱相关规定,央行必须要履行适当的监管责任,这极大地考验着央行的智慧。”他活泼的监管思路从不缺乏严谨的态度,清楚地提到P2P不能逾越“两条红线”,即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设资金池。

  互联网金融三个阶段三大风险以及四点监管意见

  2014年2月,时任央行副行长的刘士余曾在他在《清华金融评论》中发表《秉承包容与创新的理念 正确处理互联网金融发展与监管的关系》,文中指出,发展互联网金融,符合党中央和国务院鼓励创新的政策方向;发展互联网金融,对实现信息化,促进金融包容,推动电子商务发展,都有重要的积极作用。对于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刘士余说,要鼓励互联网金融创新和发展,包容失误,为行业发展预留一定空间,并希望其能服务于传统金融机构未能覆盖的空白人群,实现普惠金融。

  在刘士余看来,我国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2005年以前。在这个阶段,互联网与金融的结合主要体现为互联网为金融机构提供技术支持,帮助银行“把业务搬到网上”,还没有出现真正意义的互联网金融业态。

  第二个阶段是2005年后,网络借贷开始在我国萌芽,第三方支付机构逐渐成长起来,互联网与金融的结合开始从技术领域深入到金融业务领域。这一阶段的标志性事件是2011年人民银行开始发放第三方支付牌照,第三方支付机构进入了规范发展的轨道。

  第三个阶段的起点是2012年。2013年被称为“互联网金融元年”,是互联网金融得到迅猛发展的一年。从这一年开始,P2P网络借贷平台快速发展。在这一期间,以安心贷为代表的合规P2P网络借贷平台进一步发展壮大,开始迅速渗透扩展。此外,一些银行、券商也以互联网为依托,对业务模式进行重组改造,加速建设线上创新型平台。同时,政府部门也开始关注互联网金融的规范发展问题。

  刘士余认为,互联网金融和传统金融并非相互排斥、非此即彼,而是相互促进、共同发展,既有竞争、又有合作,两者都是我国多层次金融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与传统金融相比,互联网金融市场份额还很小,生长点主要在“小微”层面,具有“海量交易笔数,小微单笔金额”的特征,这种小额、快捷、便利的特征,具有普惠金融的特点和促进包容性增长的功能,在小微金融领域具有突出的优势,一定程度上填补了传统金融覆盖面的空白。

  同时,刘士余指出互联网金融存在的三大风险:

  一是机构法律定位不明,可能“越界”触碰法律“底线”;

  二是资金的第三方存管制度缺失,存在安全隐患;

  三是内控制度不健全,可能引发经营风险。

  并针对互联网金融监管提出了四点意见:

  一是要有海纳百川的胸怀,尊重市场,呵护创新;

  二是要因时制宜,因事制宜,不搞“一刀切”;

  三是要处理好行政监管和行业自律的关系;

  四是要严守“底线思维”,坚决打击违法犯罪活动。

  互联网不可知 但基本底线不会变

  在2014年3月19日召开的媒体座谈会上,时任央行副行长刘士余坦言“互联网最大的魅力就是明天不可知,我们试图拿可知的办法管理不可知的市场确实有些困难”。

  2014年5月10日,在首届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中,时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士余指出,余额宝不是金融创新,只是简单地把存款搬到互联网,这对经济结构调整没有什么贡献,对实体经济也没有什么贡献。他说,“现在的金融创新,有些方面实际上是逃避监管,包括风险拨备、保险资本约束、信贷指引,一味讲创新,甚至把存款搬家也当成一个创新。”

  他在论坛中还指出,很多上市公司用富余资金购买理财产品,实质上就是在放高利贷,这提高了整个社会的融资成本,要下决心整顿金融同业业务和各类理财业务。

  2015年8月13日,在“中国互联网大会-互联网金融”峰会上,时任中国农业银行党委书记刘士余在发言时,提到互联网改变人们的生活,他举例说,“互联网首先就把我的生活所改变了,你们看,现在每天下班回家,我老婆孩子都在玩他们的手机、电脑,而我就只能下厨房做饭。”同时,在当日上午互联网金融千人会(俱乐部)《互联网金融自律公约》发布仪式上,刘士余谈到互联网金融相关问题时说,“孩子在家折腾,盘子碎了,盆也碎了,沙发也折腾出多少个窟窿来,这孩子将来一定有出息;但放火把家给烧了的孩子将来肯定没出息。”这他又在婉转地强调互联网金融不能逾越“两条红线”,即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设资金池。

  附刘士余简历:

  刘士余,男,1961年11月出生,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建筑专业毕业,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管理工程专业研究生

  1987年至1996年先后工作于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中国建设银行

  1996年至1998年任中国人民银行银行司助理巡视员、副司长

  1998年至2002年任中国人民银行银行监管二司副司长、司长

  2002年至2004年任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主任、党委办公室主任

  2004年7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行长助理

  2006年6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

  2014年10月任中国农业银行党委书记。

  2016年2月任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主席。

  新浪科技根据新华社、华夏时报以及其他公开资料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