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阴阳师登顶,异域文化的中国创造如何抓住用户痛点

 近一个月的时间,朋友圈似乎只有两个声音,一个晒茨木童子的,一个抱怨抽不到茨木童子的,一个月前,以为只是昙花一现的热潮,竟然过了一个月发酵的越来越厉害。如今靠着苹果的推荐和极佳的口碑,国庆期间阴阳师已经是霸榜一周,App Store榜首上一次花落网易,还是梦幻西游手游出来的时候。所以网传在阴阳师上线一个月的时候,阴阳师制作团队九个人,每人领了六十个月的奖金,这个说法未被证实,但就算是真的,也是人家应得的。

九个人的团队,就人员数量而言,算不得什么大制作。就连它的制作人金韬都觉得,这个排行,超出了他们的预期,他们预计它上线后,会在排行榜50到100名左右,然后通过宣传和口碑累计,把它做上去。然而上线几天就跻身IOS前十,让他们意识到,这款游戏要火了。

然而我并不想在这里介绍阴阳师冲顶榜首的原因,网络上有许多分析,大家可以从很多方面来考虑。我在这里想和大家探讨一下阴阳师这一日本的异域文化,是怎样抓住中国用户痛点的。

异域文化再创造,绝不是网易的先例,美国在这一方面做的尤为突出,《功夫熊猫》、《花木兰》,这些久负盛名的经典电影,都是美国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改造。这些角色,在中国文化生活中已经是家喻户晓,然而在中国还没有将它传播到世界的时候,美国先行了一步。同样的,在日本,阴阳师代表了一种文化,妖怪文化。看日本的动漫产业,我们不难发现,其中许多妖怪话题,经典之作有《滑头鬼之孙》、《犬夜叉》,还有最符合阴阳师手游剧情人设的《少年阴阳师》。二次元在中国的影响力不言而喻,每年的漫展和动画引进,激发了中国动漫市场多少活力,有人说在中国办漫展不挣钱,我看未必,YouTube至今未实现盈利,但它确确实实产生了巨大的改变,科技如此,文化亦然。

阴阳师的出现,改变了这样一个现状,那就是中国元素被外国人拿去进行再开发,而中国自身的文化创造者,却一直热衷于翻炒经典,或者购买现成的大热IP,甚至直接搬运国外的现有产品进行汉化处理。中国文化的创造力,正遇到尴尬的瓶颈,阴阳师的出现,缓解了这样的尴尬,至少我们有拿得出手的一款文化产品。中国的游戏市场已经先一步证明了,中国有能力吸收他国文化,并进行创意改造,而且市场效果出奇的好。那么是不是这次的试水,也可以运用到其他领域,并且不再局限于吸收再创造,直接影响到自身的自主创新能力上呢?这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也希望在不久后的将来,银屏上除了大家耳熟能详,甚至已经开始反感的经典角色之外,还能有不一样的新鲜感。

反观国内的动漫市场,近年来也取得了一些进展,有妖气就是中国第一个将动漫IP成功变现的案例,它有《十万个冷笑话》,若森数字也做出了不小的成就,《侠岚》、《画江湖》系列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还有制作了中国首部3D武侠动画《秦时明月》的玄机科技。一个成功的IP创造,可以用很多衍生的文化产品,动漫到电视剧到电影再到手游,反过来也可以成立,《仙剑》系列就是很好的例子。

IP变现,其实就是一个文化创造力的变现问题。金韬14年来到网易,第一天提出做阴阳师的想法,当天丁磊就给他立项了,经过两年的细心打磨,面市的阴阳师用它高品质的影像剧情体验,以及深受80后、90后喜爱的二次元异域文化,甚至日本著名声优(以福山润为例)的加盟,变成了一款现象级的中国手游,甚至丁磊在9月30号直播为其站台。网易的创作环境让人向往,兼容精神更是值得学习。我相信如今中国的消费转型,也会带动文化转型,高精尖的文化产品也会应需而生,期待百花齐放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