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致张杨:请像个男人一样保护你骗过炮的小二姐

 拍了大半辈子电影的张杨,没有因为作品火,反而因为绯闻火了。如果我是张扬,一定闷头不说话,暗自窃喜也就罢了。毕竟知天命之年,还能被人如此喜爱,顶着骂声在全国人民前告白,已经足够说明男性魅力。且还赚了那么大的流量,知名度成几何倍上升。怎么说都是最大赢家,起码应该感谢那姑娘吧。

 

感谢被那么深情的爱着,感谢带来了流量,感谢带来了知名度。

 

可,张扬出来说话了,狠狠捅了那姑娘一把刀子。这太渣了!

 

为什么我说张杨渣?

对一个爱你的女人,你睡过的女人,即使全国人民都在骂她,即使你再不爽,沉默也是一个男人最该有的姿势。况且在这场风波里,出轨的你收获是正面评论,而那个用尽生命在爱的人,收获的是负面评论。你完全、大可不必说话。不说话不会让你名誉受损。即使忍不住说话,出来感谢她、袒护她、保护她,也不会让你名誉受损。

 

可是张扬短短的几句话(现在已经删除,我只找到新闻引用)c23e172b8175fd05d816db64c9a3794f.jpg

1、针对小二姐的长文,张杨用了短文。

不排除是因为小二姐的长文被网友耻笑,特地使用短文。就像一个人因为慎重赴约,到了一个万众瞩目的场所,敷衍的人都错愕看着小二姐夸张得不合时宜的盛装,而爆发出惊天狂笑。后面登场的人就特意体恤短裤,显示自己的不羁和对比之下的与众不同。

 

2、正常男人所犯下的难以宽恕的错误,一点诚意都没有。

婚内出轨,世理不容。但天下奇观在于,这场众所周知的婚内出轨案,一反常态的骗炮的中老年男人不受任何谴责,反而收获赞誉和同情,而被骗的人被千夫所指。这就像,一个姑娘给尽了“彼时彼景”下看起来稍显落魄的人身上所有的钱,然后姑娘走投无路快饿死了,死前还昭告天下自己死得多惨,但是觉得自己是以肉饲鹰佛陀转世,把这场被骗的奇遇想象成赶赴极乐世界的神圣之旅。然后世人嘲笑姑娘脑子有病,这么蠢活该被人骗了还数钱,同情骗子遇到一个神经病。忘了那个骗子才是最该被谴责的人。这个时候,骗子还出来落井下石:作为一名骗子,我做了天下所有骗子都会做的事情,我罪该万死??纳尼?“正常男人所犯下的难以宽恕的错误”,多好的同理心啊,你的诚意呢?

 

3、嘲笑姑娘的三毛荷西转世论,喊话中使用“您”。

”您是不是三毛转世我不知道,但我确定我不是荷西,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奔波在路上的糙脸汉子,希望你在追逐幸福的路上别再误入歧途,祝福你!“

 

得多狠的心,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呀。看得作为看客的我,一阵心疼。。是物理上的生理反应。在小二姐洋洋洒洒7000长文中,我觉得真正算得上槽点的其实只有三毛荷西转世论了。如果文章中没有这部分,估计被骂得狗血淋头就是张扬了。恰恰是这部分臆想转化了公众注意力,导致一场中老年男人的骗炮故事,变成了一个女神经病的阴魂不散。所以,张扬在回应文中很不客气地用“您”和“别再误入歧途”把曾经所有的温情抹杀得干干净净。

 

所以,这让我觉得张杨非常非常非常丑陋。也让我觉得所有为张杨叫好的男人非常非常丑陋。因为他们会有一个共性,一旦危及自身利益,会毫不客气把曾经上过的女人推出来挡枪子。满脸写着自私自利。

 

即使全天下的人都可以嘲笑小二姐,你张杨就是不应该。

所有为张杨的道歉信打call的人,都没有基本的是非观。

 

但我是小二姐的支持方吗?她的做法无可挑剔吗?当然不是,可,这本来就是两码事情。两个神经病吵架,原因是大神经病欺负了小神经病,小神经病出来告白,大家说:你tm活该啊,你被大神经病打了,还觉得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巴掌。你这么贱,我也想打。这个时候,大神经病出来说,我是打人了,犯下了所有正常人都会犯的错,但实在因为她太贱了。

 

这个时候,你还会为大神经病疯狂打call吗?

 

其实昨天当我第一遍看到小二姐的长文的时候,也是觉得读不下去。读文章的时候,心理转过无数次念头:这姑娘莫不是得病了吧?

 

因为文章太长,懒得看视频。后来晚上看到朋友圈好多人吐槽姑娘睡过半辈子,有黑社会、包养等等劣迹。后来又赖着性子重新看了一遍文章,包括完整的视频。这个时候我的想法忽然变了。

 

再看了一下朋友圈评论、当事人微博、各种媒体采访和营销号的文章。整个世界都在耻笑小二姐,像围观神经病和傻子一样,高高在上,观看小丑的表演,并不时发出一点笑声。同时,发现这个小丑还很愿意和大家交流,于是所有的媒体都采访到“独家”信息,迫不及待把最新笑料转述出来,以便引起更大的笑声。

 

忽然一下,我就觉得不可忍。这个世界怎么变得如此病态?变得如此冷漠?如此没有信仰?如此没有基本的是非观?嘲笑疯子竟然可以达到集体高潮吗?我就决定我要写点什么,把带偏的节奏带回来。

 

1、约个炮是没什么,但是约炮前讲清楚规则是江湖道义。

是啊,在现代社会,约个炮确实没什么了。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奇。26岁的小二姐,是一个成熟的女性了,应该为自己的任何行为买单。所以,我相信她约过的炮多了,但为什么就赖上张杨了呢?因为她和张杨睡的时候,没想着是约炮,她以为遇到了爱,是为爱而宽衣解带。

 

这两点性质是不一样的。就好比谁没在淘宝过山寨货啊。但区别是,买的时候知道是山寨货,买亏买赚无所谓,可把山寨当正品买,投入了期待和情感就是不一样啊,哪怕100块钱的开销,也要投诉店家争口气吧?

 

正常男人都会犯的错,确实也没有那么不可原谅。何况是送上门的炮呢,不打白不打。可,你知道人家姑娘是为爱献身,你只想打个免费炮,起码说清楚你只把人家当炮友别无其它,爱打不打,把决定权交給姑娘。不要模凌两可,給别人期望和爱的幻想。那么,姑娘再神智不清,也不会在整个行文中误以为你们之间有爱的吧?

 

ad7826820e1f8cb19424a5ee7973b6c0.jpg

(引用小二姐文章)

 

2、小二姐对张杨是爱吗?当时是爱!

引用快播王欣的的名言:“技术不可耻”。当然,爱也不可耻。爱不分地位、年龄、肤色、财富、教育程度,甚至是否被社会伦理所容。爱情是一场心跳,是荷尔蒙感冒,是赴汤蹈火,是日日夜夜的思念。

 

很多人觉得小二姐的文章写得太琐碎了,太细节了,甚至露骨了。恰恰相反,正是从这些琐碎得近乎无聊的细节描写中,我觉得她爱得太强烈了。因为只有那种发自心底的汹涌澎湃的爱,才能让她把每个细节记得那么清楚,把那么无聊平淡的相处,当作幸福满满的回忆。可以支撑她在随后的108天里不断的反复回忆,度过那么多爱人不在身边的日子。

 

是的,文章里有性的描写。因为爱一个人,幻想亲吻、抚摸、做爱,所以毫无犹豫赶赴云南,为爱献身。对于她,完成了一个神圣的仪式,对于张杨只不过打了一个千里送逼的炮。

 

所以,我们大可不必因为张杨已婚,婚外情不被世俗所容,因为小二姐有看起来不堪的过去,以及今天三毛荷西论的神经质,因为张扬根本不爱,只是老男人打了一个送上门的炮,因为世风如此,睡一下也没什么等等等等,而去否决小二姐的爱。说她对张杨不是爱,不配爱。

 

这又是另外一码事。看,所谓符合规则的成年人的世界,总是容易混淆很多事情。我相信小二姐对张杨一定是爱到骨子里,也是痛到骨子里,才有那么惊天动地排山倒海汹涌澎湃的感情。

 

面对一个为爱受伤,飞蛾扑火,死到临头依然不知真相,以为那个逢场作戏的人是两情相悦的女子,我不忍苛责。

 

但,我知道这一切会过去。在经历了与整个世界为敌,在那个爱到骨髓里站出来捅刀的男人和世俗一样装腔作势,她终于会明白,这场痛到骨髓的爱只不过是一场想当然的单相思。然后,会不再爱。当然,也许她还会再碰到下一场爱。

 

我宁愿她的梦不醒。始终不悔。因为,没有什么比发现自己爱了一个人渣更让人绝望的事情了。

 

3、嘲笑比你弱的人,不是一件很低级的事情吗?

大部分评论是同情张杨,“别人睡粉都没有事情,张杨睡了一个神经病多倒霉啊。”、“不要睡女文青和写公众号的”、“这是开年最好笑的段子”。

 

确实,我也觉得蛮好笑的。人是复杂的,人的情感也是复杂的。如果我们都可以像机器那么理智,这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痴男怨女了。所以,当看到傻子,应该庆幸有傻子以身试法,才让我们知道这个世界有那么多不可逾越的天池和不可偷吃的禁果,不可贪杯的美酒。

 

愿赌服输。做了的事情,就承担相应的后果。无可厚非。

 

然,这世上,有多少人爱过不该爱的人,产生过不该产生的错觉,犯过不该犯的错误。面对一地鸡毛,消费八卦之后,还墙倒众人推,做道德卫士,行那围观唾骂吐口水踩脚趾扔臭鸡蛋之事有多少快感?

 

派出所抓嫖娼,一定要现形,完了还要口述细节,你们怎么脱衣服的?谁先动的?是怎么动的?文革的时候,反革命和右派一定要游街,抓小三一定要撕衣服。围观的人,总是在别人的痛苦里寻找快乐之源。“坏人”要受惩罚,好人才能够继续当好人。

 

这个世界也是蛮病态的。

 

本文作者:上海莱媒公关创始人 吴娟  转载请注明出处,努力工作,精致生活。

工作请关注新浪微博@吴娟彼岸 生活请移步微信:lyifeng6683 

公众账号偶尔更新:wujuan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