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积木时代四年:从解决“最后一百米”到铺设“第一公里”

文|科技说说

在2017年由凤凰WEMONEY举办的“新金融·普惠实践”峰会上,作为圆桌发言嘉宾的积木时代CEO彭少新曾表示,积木时代要做普惠金融最后一百米。

那是积木时代第一次出现在主流媒体举办的活动上。“那时我们在做介绍时,可能还要补上一句,‘积木时代为网贷平台积木盒子推荐普惠金融类资产’。”彭少新回忆,当时在外界看来,积木时代的标签可能还是“积木盒子的兄弟公司”,在品牌和业务方面都还不那么为人所知。但是,就在上个月接受《中国企业报》采访时,彭少新谈到,在陕西、浙江、江苏的一些地区,已经有不少同行将积木时代的风控作为对标的对象了。

这一年,积木时代究竟发生了?

积木时代成立于2014年12月,目前是积木拼图集团旗下的小微信贷信息服务机构,专注于线下入口的小微信贷资产开发、推荐和管理;服务的是三四线及以下城镇、农村中的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和农户;采用的是经互联网技术改良的IPC模式,即保留了实地尽调、实景信息交叉验证等核心要素,又结合了定量化、数据化和智能化的分析手段,是一种传统信贷和Fintech手段相融合的风控方式。

“做普惠金融就是要有‘泥腿子’精神,因为它的核心人群是一些缺乏征信记录、生意非标准化高、互联网触及率低的客户。”彭少新分析。他认为,这个市场不是一套技术和几个模型就能完全吃下来的,还是要保留传统的实景尽调,再融入技术的基因。因此,即使拥有技术的帮助,小微和三农这片市场还是躲不开“投入、踩坑、调整、起量”这个发展路径。找到合适的市场和客群,摸索业务增长和风险博弈的边界,成了积木时代初创前三年的主题。

2014年末,公司小规模试水,单一营业部单月只给15万的信贷服务指标,目的是检验下沉市场对新型信贷服务的接受度;

2015年全年都在进行业务逻辑、风控实施和贷后机制的调试。“那时风控的口儿收得很严,直到那年7月,全国才只有3个营业部做到了月新增信贷规模过百万的业绩。”副总裁陈超表示,业务没有放量,因为2015年的互联网金融已经是被风口吹起来了,市场短时间涌入了太多良莠不齐的“放贷人”。水浑了,要拨开水草打到鱼,就得更小心;

2016年,积木时代进行了一次重要的内部资源调整,关停或合并了山东、广东等一些区域的营业部,将原先定位于二线的服务做了再下沉,在互联网金融的泡沫高点上,主动避开了主流信贷市场,尝试触及征信更加空白的客群。同时,推出了面向种养殖群体的信贷服务;

2017年,积木时代开始放量发展,这是基于前面三年的验证和反馈。众所周知,信贷市场一直存在小幅周期,信贷模型需要数据的积累,信贷资产需要时间去验证。三年的时间,积木时代获得了所需的积累,同时也看到了同行扎堆追逐线上消费信贷之后,留下的线下小微市场的空白。

当彭少新说“积木时代要做普惠金融最后一百米”时,公司的扩张已经持续了近一年。2017年全年,积木时代新增服务信贷客户增长42.38%,新增服务信贷规模提升56.18%,小微客户占比86.59%,三农信贷9.11%。

现在回过头看2017年积木时代的发展,可以描述为“站稳脚跟、充当补充”,即在传统金融机构的小微、三农业务之外,扩大金融服务的覆盖度,是一种对“普惠”广度的尝试。而近期面对媒体时,彭少新更愿意将公司的现在和未来定义为“普惠”深度的实践,即做信用白户的普惠金融“第一公里”。

今年,除了持续扩张之外,积木时代在贷前升级了关系图谱反欺诈模型,细化了尽调前进件风险分级体系,并引入了更多的有效外部数据源,使得人工尽调前的初筛风险过滤率提升到30%左右,从而优化了尽调针对性和人力成本。新技术和新流程应用,在改善精准度的同时,也使得公司更有能力服务还款意愿和还款能力都相对“优质”的信用白户人群,帮助他们挖掘整理信用,推荐促成融资,并将还款情况进行共享。

做优质信用白户的效果在农村市场上尤为明显。据彭少新透露,2018年度“阡陌贷”项目服务的种养殖信贷规模较2017年提高11.05%,占年度整体新增信贷服务的20.16%。其中信用白户为这一增长提供了八成左右的贡献。

截至目前,积木时代已经为12万人次提供信贷咨询,推荐超过4万借款人获得撮合融资,业务涉及19个省,累计服务信贷规模突破25亿,实地挖掘约1200万条信用数据,信用白户成了公司业务的新动能。积木时代做了不少同业不敢做的客群,并收到了预期效果,逐渐成了一些同业对标的对象。“一些同行会说,积木时代给谁批了多少授信,他们也可以等额等利息来做。”

“普惠金融的从业人员是泥腿子,我们应该是泥腿子不穿鞋的团体。”彭少新一句玩笑话说出了未来积木时代的定位,继续做更多信用白户的普惠金融路上“第一公里”,做些不太酷,不太SEXY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