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拜腾汽车5亿美元到手一汽集团参投 量产推迟半年再求D轮融资

作者:微温

审校:一条辉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拜腾汽车的5亿美元融资终于到手了。

近日,拜腾汽车CEO戴雷表示,由一汽集团、江苏省南京市政府旗下产业投资基金投资的C轮融资即将到位,金额为5亿美元,主要应用于首款量产车型M-Byte的投产。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C轮融资的拖延,拜腾汽车的量产计划也推迟到2020年中,比最初预定的2019年底量产推迟了半年。

拜腾汽车在C轮融资之后,立即开启了D轮融资,并对外表示,D轮融资将会放在第二、三款车型的研发。

前CEO“突然”离职 拜腾两次食言于众 

拜腾汽车创建于2017年6月13日,但在2016年就已搭建好公司基本架构,其中包括和谐汽车作为经销渠道,前宝马I8之父毕福康做设计和研发,前英菲尼迪及宝马负责人戴雷担任CEO负责战略落地,阵容之豪华不亚于一些传统汽车制造商。

强大的公司阵容给了拜腾汽车勇气,于是在2019年初,戴雷不止一次向外发声:“我们有信心,可以做第一个成功进入美国和欧洲市场的来自中国的乘用车品牌。我们对自己的产品非常有信心。”

不过戴雷的豪言壮语虽然动听,但完成度让人堪忧。

在2019年6月,拜腾汽车在一场对外展示会上宣布,公司将在2019年中完成C轮融资,M-Byte量产版将在第三季度首发亮相,年底正式启动量产等,此消息一经传出,引起了业内人士的关注,大家都期待拜腾汽车交出“期中成绩单”。

但是到了年中,拜腾汽车的消息迟迟未出,引发行业内种种揣测,直到2019年9月11日,拜腾汽车才官宣完成了C轮融资,但是有关首款车的投产计划,却因此整整延迟了半年,打乱了拜腾汽车最初的计划。

拜腾汽车的尴尬场面不仅这一例。

GPLP犀牛财经了解到,2019年上海车展上,前创始人及CEO毕福康的突然“离职”,算是狠狠的落了拜腾汽车的脸面,让之前的宣传成为“空头支票”,并将拜腾汽车推向了舆论的风口上,导致在一段时间内,拜腾汽车一直忙于公关处理中。

事实上,关于毕福康的离职,网络上早有风声,一些媒体还曾咨询过拜腾汽车负责人,但是拜腾汽车一直都给以否认,直到在上海车展上,毕福康占到了艾康尼克的展台上时,拜腾汽车才承认毕福康早已离职。

4月16日,拜腾汽车发布声明,承认毕福康离职事实,并向媒体表示:“我们对毕福康博士另谋高就感到遗憾,拜腾董事会于2019年1月已通过决议终止毕福康博士首席执行官职务,由戴雷博士接任。”

8亿买资质3亿逾期 钱荒真的来袭

“造车新势力今年尤其艰难。”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在法兰克福车展上发出感叹,但其中滋味,拜腾汽车是懂得的。

造车新势力是当代很有特色企业,千奇百怪的设计创意是市场竞争核心,然而即便他们创意再好,没有造车资质一直是痛点,拜腾汽车也不例外,所以解决资质问题上,拜腾汽车也下了功夫。

2018年6月,南京知行在投资方一汽集团的主导下,以1元的价格收购了一汽夏利旗下的一汽华利,以此获得一汽华利所持有的造车资质。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拜腾汽车看似是拿1元购买了生产资质,但是事实上,拜腾汽车还需再偿还一汽华利的8亿多元债务,拜腾汽车才算正式拿到生产资质。

据GPLP犀牛财经了解,当下拜腾汽车仅偿还了近5亿元的债务,接近3.1亿元的债务还未支付,这也表示一汽华利的实际控制权仍掌握在一汽夏利的手中。

对此曾有人发出疑问,拜腾汽车为何不直接全部偿还债务,反而留下3.1亿元的“尾巴”,对此,某业内人士表示,拜腾汽车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表面上看,拜腾汽车算上C轮融资完成,融资金额已超过百亿元,看上去资金雄厚,但经历这些年的花费,拜腾汽车可能真的没有什么钱。

拜腾汽车是一个格局很大的企业,在该公司官网显示,拜腾汽车除了硅谷外,还包括位于中国南京的全球运营总部、智能制造基地及研发中心,以及位于德国慕尼黑的车辆设计与产品概念研发的设计中心。这些都需要不少的成本。

此外,拜腾汽车还在拓展线下门店。2019年1月,拜腾上海首家线下体验店开业。按照计划,第二家体验店将于2019年年中在重庆开业,不过如今已无后续消息。

也许是开销过大,拜腾汽车开启了裁员模式,据相关媒体报道称,7月3日,拜腾汽车内部员工称拜腾启动了内部裁员计划,美国地区已裁去了几个小组,接下来就是南京工厂和上海global部门。

对此报道,拜腾汽车没有任何回应,除了沉默。

当前造车新势力的资金流很是紧张,据全球数据研究机构PitchBook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14日,中国电动车领域所获风投金额共计7.83亿美元,与2018年同期风投金额60亿美元相比,下跌86.95%。可见造车新势力的“热浪”已经有所退潮。

造车新势力本就不易,前进道路且行且惜,拜腾汽车当下需加紧节奏,拿出优异产品,才可能有长期发展的可能。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