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中公教育“不过全退”的诱饵:一个危险的金融游戏

在教育行业,预付费模式下的退费一直是行业难题。最近教育行业频繁发生倒闭跑路、机构退费难引起用户维权的群体性事件,预付费模式也屡屡遭受质疑。

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8中国在线教育行业白皮书》显示,2018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中有16.9%的人遇到了“退课退费难”问题。

今年10月,老牌英语机构“韦博英语”疑似跑路,涉及近万名学员、超亿元金额,不少学员身上还背着巨额“教育贷”,课不能上,每个月还得还款。

今年12月,公职培训的另外一家上市公司——中公教育,也因为学员退费难惹上麻烦。根据新浪教育旗下的消费者保护平台黑猫投诉显示,中公教育和学员签署的缴费周期承诺一般为30-45个工作日,但不少学员超过7个月还未收到退款。

资料显示,中公教育是国内职业教育培训龙头,在A股市值超过1000亿人民币。创始人李永新北大毕业后创业,多次失败;后来转战公务员考试培训,终于大获成功。中公教育的最大成功,就是在营销上打出了协议班“不过退款”的模式。

退款确实会退,但是中公教育现实的的退费中,会设置各种障碍延长退费周期,甚至阻挠学员退费。比如机构在和学员签订协议时会有一些约束,学员出现无故旷课、传播内部资料、拍照、拷贝教案等情况,学员就会违约,无法退费,并由此产生了大量纠纷,无奈只能拉横幅投诉抗议,退款之路遥遥无期。

据了解,中公教育的课程分为协议班和普通班两种。协议班,就是若无法通过考试,退还学费。看一下中公的退费时间周期:公务员考试,一般报名后,复习3-5个月;考完之后到出成绩一般1-2个月;笔试到面试最终确定录取1个月;出成绩后提交退费材料到正式退费需要2-3个月。也就是说,学员从交钱到退费一般要拖半年到一年时间。

根据中公教育的财报显示,其2018年营业收入62亿元,但投资支出达到171亿,高达109亿的差额从哪里来?就是学员的预付学费。另据中公教育财报显示,其2018年购买银行理财的收益超过1亿。

比如某学员报了协议班,从交钱到退费一般要经过半年到一年时间。而这前后有大半年的时间,几万元所产生的利息全部被中公教育悄悄拿走。以3.5万退1.6万为例,半年5%的理财收入就是400元,若1年则是800元。这部分对中公教育来说是无成本的1亿多元纯利润。

换句话说,中公教育将全年的预收费学费每晚退费一个月,就将获得接近1000万的理财收入,无论学员是否通过考试,预付学费都可以为中公教育的盈利添砖加瓦。这门生意的本质,已经成了一种危险的金融游戏!当学员的耐心被消耗殆尽,就出现了图中出现退费问题。

中公教育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借壳上市,背上了沉重的业绩对赌。根据中公教育借壳上市的业绩对赌协议,中公教育承诺2018-2020年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9.3亿元、13.0亿元和16.5亿元,但中公教育2017年的归母净利润仅约5.2亿元。为了完成业绩对赌,故意在年底放慢退费速度,赢得现金结转时间,或许也是中公退费难的重要原因。

在教育领域,预付费给了价值观不正的人投机取巧的机会,在传统教育行业形成了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机制。预付费给了投机取巧的人另外一条路,机构可以不为产品负责,会销售就够了。从赚钱的角度上,这种模式的效率确实很高,是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模式,但是教育行业始终是以产品为导向,以客户为中心的,只有精心打磨产品,才能赢得学员的信任,走得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