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天价搬运费背后:货拉拉们的“囚徒困境”

不到两公里,被收5400元!

这不是“黑出租”再掀风浪,亦不是某出行平台搞错计费方式,而是同城货运网络平台货拉拉上演的真实一幕。

近日,两位百万粉丝美妆大V在微博爆料,遭遇货拉拉的搬家司机中途加价。仅仅1.2公里的路程、2分钟的车程,这两位顾客却被要求按米收费,原本系统预估的440元被加至5400元。经多轮协商后,最终实付3440元。

天价搬运费背后:货拉拉们的“囚徒困境”

 

虽然货拉拉随后做出“清退涉事司机并对用户进行退款和赔偿”的回应,但消费者对它的质疑声已一浪高过一浪。甚至质疑声还从货拉拉不断蔓延,波及整个同城货运行业。这让众多同城货运网络平台的临时加价、变相加价、乱收费等问题,不断浮出水面。

事实上,以同城货运业务为主的货拉拉们,长久以来都在面对各种问题。这些基于价格层面的问题,让货拉拉们共同面临着复杂的“囚徒困境”,也让未来由此蒙上一层阴影。

被消费者怒怼凸显收费困局

被消费者怒怼乱收费等问题,已成为货拉拉们的常态。

刚刚在4月底搬家的一位消费者,同样被货拉拉坑了一次。这位消费者使用货拉拉搬运家具,在选择中型厢货的货运类型后,通过APP支付了232元的出车费。但由于不确定搬运服务的具体规则,关于搬运人工费,她选择“搬运需求与司机商议定价”。但令她没想到的是,最终搬运费被收了1200元!

货拉拉客服的回复,也很让人心寒。据货拉拉客服表示,“因为这是和司机自主商量的,如果觉得不合理可以不付钱,但是您已经付了钱,就表明您接受了。”换句话说,货拉拉将全部责任推给了消费者。

而且货拉拉还有一个问题——刻意为司机留下随意加价的漏洞。从平台规定看,货拉拉只是明确车辆行驶的里程费、搬运入户的基础搬运费、楼层费、大件物品附加费等,但对进楼前的搬运费则没有具体规定。货拉拉注明纯人工搬运距离超过50米时,由客户和司机协商搬运费用。

这样很明显的漏洞,自然会司机抓住,成为赚取天价搬运费的借口。而同城货运网络平台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往往选择偏袒司机。如果事情不闹大的话,消费者只能吃哑巴亏。

消费者对同城货运网络平台的价格问题有多不满?从网上比比皆是的投诉即可看出。仅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有关货拉拉的投诉就多达1963条!绝大部分投诉都集中在货拉拉的司机恶意加价、乱收费、私下收取费用等。另一家同城货运网络平台快狗打车在黑猫上的投诉,也多达1035条。

天价搬运费背后:货拉拉们的“囚徒困境”

 

层出不穷的投诉,证明消费者对同城货运网络平台的积怨已深。各种漫天要价的乱收费问题,在严重侵犯消费者的知情权、公平交易权、自主选择权。而乱收费问题不断出现,也在凸显货拉拉们在陷入收费困局。

可笑的是,同城货运网络平台还在极力规避应付的责任。比如货拉拉在服务条款中提到,货拉拉仅为运输方和用户提供中介服务,并不参与具体的货物运输交易。如果因货物运输交易本身以及用户与第三方所产生的任何纠纷或责任的,均与货拉拉无关。这样冠冕堂皇地摆脱责任,难以让人信服。

大打价格战令司机怒气爆发

乱收费问题猛一看与司机的不良行为有直接关系,但司机或许也有很多无奈。

很直接的原因是,司机如果不加价就不赚钱,甚至会赔钱!这与同城货运近年来竞争日趋激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从近几年的发展态势看,同城货运网络平台正在成为风口,也吸引了众多创业者。据企查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后搬家平台进入一个爆发期,从7845家迅速增长到2020年的20059家。同城货运,迅速从蓝海走向红海。

货拉拉、快狗打车等作为同城货运网络平台的代表,其实在资本层面表现不错。比如快狗打车早在2018年,就获得2.5亿美元的融资。在去年2月,货拉拉也获得3亿美元的D轮融资。但获得高额融资,不代表货拉拉、快狗打车就能在行业内呈现垄断之势,反而因激烈竞争被迫大打价格战。

天价搬运费背后:货拉拉们的“囚徒困境”

 

尤其是在去年,货拉拉在全国众多区域不断调低运费。天津货拉拉长途运费层层递减,81公里以上价格为1.8元/公里;昆明货拉拉81公里及以上收费降到2.8元/公里;郑州货拉拉起步价调至50元/5公里……但同城货运网络平台大打价格战的战斗力,却让司机承受。随着同城货运网络平台的出车费和运费定价逐渐走低,司机的收入也越来越低。为了维持生活,他们不得不选择私下加价。

当然,乱收费的问题肯定是错误的,尤其是收取天价搬运费。但如果同城货运网络平台能够实现良性竞争并明确制定价格规则、强化监管等,让司机赚取赢得的利润,就有可能在很大程度上避免司机乱收费的问题。可惜,同城货运网络平台只顾自身抢地盘,却忽略了司机利益,这也激起了司机的反抗心理。

从去年7月起,福建、天津、昆明、郑州等多地发生爆发过多次司机围堵货拉拉总部的事件。甚至围堵杭州下沙的货拉拉总部时,有超1000名司机参与。在多地的围堵事件中,部分司机直接打出“恶意降价,扰乱货运市场”、“诈骗公司滚出东莞”、“抵制货拉拉”等标语。激烈程度,可见一斑。但时至今日,价格大战并没有趋缓的迹象。

身为网络货运头部平台的货拉拉,尚且需要降价求生,其他中小平台的处境自然更加艰辛。随着行业竞争加剧,一批中小玩家在不断倒下,包括速派得、蓝犀牛、神盾快运、一号货的等。可以预见,货拉拉们还将持续陷入白热化竞争态势下,局面也会变得更错综复杂。

初心不在屠龙勇士变恶龙

频频爆出问题、显现危机的同城货运网络平台,实际上是在忘记自身的初心。

货拉拉们的崛起,得益于同城短途货运的刚性需求。早在此前,物流赛道主打电商物流、B2B货运物流,同城货运则处于一片混乱的态势。消费者有自身的短途货运需求,却不好找到司机。司机也不好找客源,多数在路边等人上门,效率较低。与此同时,价格体系也不够透明。

天价搬运费背后:货拉拉们的“囚徒困境”

 

同城货运网络平台的出现,则解决了两大问题,并满足供需双方的需求。

一方面,货拉拉们让供需双方得以充分对接。原本传统的同城货运市场信息不对称,需求出现偏差——货难以找到车,车难以找不到货。这造成货车空置率高,资源出现空缺和浪费。货拉拉们的出现,则让消费者和司机处于同一个平台上,且迅速找到匹配的需求。

另一方面,货拉拉们在努力制定统一的行业标准。此前同城货运市场缺乏标准,定价透明度不高。收费的多少,全看消费者的“砍价能力”和司机的“看人定价”。但这样很容易激化双方的冲突,引发负面影响。货拉拉们其实还是在努力制定标准,让交易更加透明。

可见,货拉拉们的初心还是极好的,它们努力让同城货运从混乱走上正轨。

不得不说,货拉拉们的努力也看到了回报——同城货运近年来处于一个迅猛发展阶段。根据智研咨询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同城货运网络平台的交易量超过400亿元,2019年达到496亿元,同比增长21.9%。市场规模上,也从2013年的7100亿元上升到了2019年的12732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0.22%。这样高歌猛进的增长态势,与同城货运网络平台的深耕有着直接关系。

但在从去年以来,同城货运网络平台为了大打价格战,却不断“压榨”司机。而司机又反过来对消费者收取天价搬家费等,彻底扰乱了整个同城货运市场。毫不客气地说,货拉拉们如今与初心相距甚远。种种不合理的举措,也让货拉拉们举步维艰。

现在的货拉拉们从屠龙勇士变成了恶龙,一切都变了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