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2020年中国智能汽车逆势增长,背后超级玩家是百度Apollo

文|魏启扬

来源|智能相对论

李想曾公开表示,“我已操盘过百亿美元级公司,我希望再操盘一家千亿美元级公司。”

7月30日晚上9时30分,理想汽车正式登陆美股。

理想汽车股价从15.5美元的开盘价,盘中最高涨幅超过50%至17.5美元,市值一度超过蔚来汽车,截至收盘,最终报收16.46美元,涨幅为43.13%,市值逼近140亿美元。

至此,李想的千亿市值梦想迈出了从0到1的第一步。

上市当晚11时,王兴再次为理想汽车站台,他在饭否上写道:“那些认为李想的理想是操盘一个千亿美元的理想汽车的朋友们,你们还是低估了一个数量级。”

难免会有些好奇,资本为何如此看好理想汽车,李想和王兴的市值梦想又从何而来?

 

一、汽车行业变局前夜,软件能力站上智能汽车C位

平心而论,理想汽车目前在售车辆只有一辆,所采用的增程式混动技术也不是行业主流方向,但资本仍然看好,唯一能够解释的原因是由自动驾驶所带来的信心。

李想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造车、拼命地卖车,就是希望在2025年时,能够获得一张自动驾驶赛道的入场券;到2035年的时候,让理想汽车成为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运营商。”

另外一个维度,作为投资人身份的王兴,之所以重注理想汽车,亦是看中了自动驾驶的未来,同时结合美团在团购、外卖、出行等领域的业务,显然能说出一个更大更有想象空间的故事。

根据理想汽车IPO文件表示,此次募资的40%用于新品研发,理想汽车将在2022年推出第二款车。

事实上,今年4月理想汽车发布会上,李想曾宣布,未来三年暂时没有车型更新计划,目前要做好的就是车内软件。

由此可以看出,在“新四化”的行业语境下,软件能力已经站上了智能汽车的C位,借着上市的东风,理想汽车的新车目标也提前了。

如果说理想汽车一个公司还不具备普遍的代表性,那么我们再来看看软件能力在目前汽车行业市值最高的特斯拉(截至7月30日收盘,市值2772亿美元)究竟有着怎样的意义。

美国时间7月22日,特斯拉发布Q2财报显示,当季整体营收为60.4亿美元,共产生了4.18亿美元的自由现金流,这也是特斯拉连续四个季度实现盈利。

对此,特斯拉方面表示,这些利润主要来自减少员工薪酬支出、政府激励,以及完全自动驾驶功能发布相关的递延收入4800万美元(超3亿人民币),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将从软件中获得更多收益。

很明显,软件已经成为特斯拉的主要利润来源,甚至有分析认为,如果将软件销售剔除,特斯拉在过去几个季度不可能实现盈利。

有数据显示,2019年特斯拉一共交付了约36.8万辆汽车,约有57%的客户选择了自动驾驶软件包,假设软件升级的平均售价为6500美元,那么2019年特斯拉的软件业务收入达到约14亿美元。

假设软件业务的毛利率约为80%,那么到2019年特斯拉软件业务的毛利率将达到11亿美元。软件公司的毛利率通常为70%左右,但分析师认为特斯拉的毛利率要高一些。

接下来,随着特斯拉交付量的持续上升,Model Y等新车的量产规模扩大,软件销售也将增长。

另外一个方面,特斯拉还在稳步提高软件的价格,自7月1日起,FSD价格从7000美元升至8000美元,在此之前的1年时间内,FSD的价格已经经历了3次提价。

再加上特斯拉宣布将全自动驾驶软件作为月度订阅服务提供、未来对Autopilot进行有限度对外授权……上述动作无论最终能否落地,软件对于营收和产品竞争力的价值已经充分体现出来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传统车企和Tire1们也开始努力补齐短板。

7月28日,丰田汽车宣布成立软件公司Woven Planet Holdings(编织星球控股),计划在自动驾驶、车载软件、高清地图等领域开创新业务。

大众集团在内部实施“特斯拉追赶计划”,以缩小与特斯拉在软件方面的差距。去年大众将分散的信息技术部门整合成80亿美元的子公司Car.Software,负责开发内部软件系统,并且表示,到2025年所有新车都会配备大众vw.os操作系统。

与此同时,德国零部件巨头博世本月官宣,将把全球汽车软件和电子产品业务合并为一个新的部门,名为跨域计算解决方案Cross-Domain Computing Solutions,专注于汽车软件,将在明年初推出,有1.7万名员工。

二、软件定义汽车趋势下,智能汽车第一合作伙伴呼之欲出

软件在智能汽车中的商业价值正在释放与放大,专为智能汽车提供增量配件和软件服务的供应商们的春天也来了,在众多竞争者中,百度Apollo一骑绝尘,跑在最前。

为何这么说?

我们先来看看一组数据。

目前百度Apollo已与包括奔驰、宝马、通用、林肯、福特、凯迪拉克、雷克萨斯、现代、起亚、吉利、长城、奇瑞在内的60多家汽车企业合作,合作上市车型超过400余款。

小度车载每天为超过1000万用户提供导航服务,每个月语音交互达1500万次,每年伴随用户行驶超过10亿公里。

据知情人士透露,今年上半年,百度Apollo的智能车联业务在新车市场占有率达40%。账面上的数字只是百度Apollo商业成绩的陈列展示,数字的另外一面,由车联网合作数量所表现出来的生态积聚能力成为百度Apollo在车联网领域的核心竞争力。

这里说的生态既有内容和服务上的生态,也包括研发和应用上的生态,由此称百度Apollo为智能车联第一合作伙伴并不为过。

车联网只是智能汽车软件能力的一部分,其底层基础是由自动驾驶、高精地图等核心技术所构建的,理想汽车也好,特斯拉也罢,包括蔚来、威马等在内的造成新势力追求的最终目标也是自动驾驶。

在这两个方面,百度Apollo同样具有竞争优势。

作为首个国家级自动驾驶开放平台,百度Apollo测试车队规模已达500辆级别,测试里程总计超过600万公里,获得测试牌照总计超过150张,其中载人测试牌照达120张。2020年3月份,全球知名调研机构NR,将百度Apollo位列在全球自动驾驶领域四大“领导者”之一。

 

同时百度还是国内唯一一家既拥有高精地图领先技术,又能提供自动驾驶完整解决方案的全面布局型公司。除了广汽新能源之外,百度高精地图还接受了一汽、长安等国内多家OEM的“严格检验”,测试通过率100%。在地图质量、客户数量、里程精细度等方面,百度高精地图均位列第一。

目前百度高精地图已与比亚迪、奇瑞、吉利、江淮、长城、现代、北汽新能源、大乘汽车等品牌签署了商业定点,助力生态合作伙伴实现自动驾驶量产落地。

最后,在功能创新上,百度Apollo用杀手级应用增强车企产品力的同时,也巩固了自己智能汽车第一合作伙伴的地位。

比如车联网中的语音交互、车载支付、智能物联、人脸识别、车家互联等功能在改变汽车的同时,也在改变用户的用车生活,为汽车行业注入了新的发展动能。

再比如,7月30日,百度携手伟创力发布了车载计算平台Apollo Computing Unit(ACU),这款即将量产的ACU硬件平台将在今年下半年率先应用于百度与威马联合开发的Apollo Valet Parking(AVP)自主泊车产品,解决用户在不同场景下停车难的核心痛点。

 

自主泊车的落地,是百度实现L4级自动驾驶技术中的重要一环,也将成为率先部署车型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很明显,百度Apollo从底层基础到表层应用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业务闭环,这也是车企在“新四化”过程中最为看重的能力,可以预想,随着理想汽车们的成长,百度Apollo也将跟着水涨船高。

三、百度Apollo价值猜想?

说了那么多百度Apollo的技术优势和智能汽车的商业前景,那么从资本的角度来看,百度Apollo的价值有多大呢?

在2017年时,网传百度内部曾对Apollo有过预期,在百度市值里“起码占了200亿美金”,当时的参照标的是,做自动驾驶机器视觉的Mobileye在2017年3月被英特尔以15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2018年 8月,86 Research(八六证券研究)发布的研报对百度Apollo自动驾驶平台进行了单独估值,并给出105亿美元的估值。这个估值相当于百度目前市值的四分之一。

2年时间过去了,百度Apollo肯定也在成长。

另外一个维度,从谷歌独立出来做自动驾驶的子公司Waymo,摩根斯坦利曾给出700亿美元的估值,截至2019年12月18日的市场数据,Waymo估值仅次于全球市值最高的车企丰田,达到1050亿美元。

数据来源:亿欧智库

在技术能力上,百度Apollo和Waymo或许还存在一些细微差距,但在商业落地的实践上,百度Apollo反而跑在前面,即便将Waymo估值打个对折,百度Apollo也能值500亿美元左右——这相当于再造了一个百度。

这也提供了另外一个有意思的视角,百度长期以来对Apollo一直呵护有加,坚持不分拆的同时还保持着坚定投入,如果从Apollo的价值来反推百度,那么百度未来估值在自动驾驶、智能汽车业务板块至少还有500亿美元的增长空间。

其实Apollo价值多少并不重要,从估值的数字游戏中跳出,我们必须确定商业价值建立在技术价值之上的标准,即作为智能汽车供应商,能为车企们的“新四化”转型带来什么,能为自动驾驶和智能汽车带来什么,只有在这个产业生态中稳稳站住脚跟并不断释放出自己的技术能力,届时,理想汽车和特斯拉们的市值有多高,百度Apollo的价值就有多大。

此内容为【智能相对论】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