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从虚拟偶像到“网红”VUP,变现狂欢下的浮士德交易

从虚拟偶像到“网红”VUP,变现狂欢下的浮士德交易

 

如果把虚拟偶像对标一般的明星、偶像,那么后续如雨后春笋般疯狂窜出的VUP(虚拟主播)们就是如今的个人势网红、主播,宣誓着虚拟偶像网红时代来临。

 

虎牙推出“虚拟歌手百万buff出道计划”,正式强推虚拟偶像。同时根据天眼查APP数据显示,在9月27日,虚拟偶像企业万像科技宣布完成由毅达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Pre-A轮融资。

 

而且据不完全统计,仅万像科技所属领域文娱传媒方面,本年度就已经有了17笔融资,无论是直播平台风口的转动还是资本案例比比皆是,足以见得虚拟偶像、VUP的受欢迎程度。

 

二次元经济的“宇宙大爆炸”:从虚拟偶像到VUP的转变应运而生

 

其实有关虚拟偶像的话题热度早年间就有所走俏,但大多还属于二次元圈子里的一个垂直化小众领域。

 

这其中最火的莫过于初音未来,在初音未来活动的这十几年间打破了“二次元”与“三次元”之间的隔阂,带动了一个超过100亿日元的消费市场,演唱会、代言、衍生品等商业价值甚至不输于不少真人偶像。

 

而国内的虚拟偶像爆发于2017年,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2017年里,二次元经济得到了空前的释放。

 

根据《2017中国在线动漫市场白皮书》显示,2017年,我国动漫二次元行业总产值达到1500亿元,在文化娱乐产业的总产值中占比为24%,动漫产业持续增速发展并将进入集中爆发期,预计2020年将会超过2000亿元。

 

也是在这一年里,国产虚拟偶像最成功的洛天依开始发力,在2017年6月的第一场线下演唱会,500张SVIP的内场票在3分钟内售罄,并随后展开一系列破圈变现,包括长安汽车、光明乳业、森马休闲服、百雀羚护肤品、肯德基等广告和游戏代言。

 

正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二次元经济的爆发最先感知到的就是资本,也是在这一年里资本方纷纷入局,据《北京商报》报道,仅2017年就诞生了14名虚拟偶像。

 

但好景不长,虽然大量的虚拟主播的出现让行业显得红火一阵,但虚拟主播的先天弊病使得即使到今天,国内真正破圈的只有一个洛天依。

 

一方面受制于虚拟主播的塑造成本。

 

一般来说一个虚拟偶像的构成,需要前期的美术设计,这个过程不是简单地2D的绘图,更是要3D的建模,成本中就要包含全息投影、人物动作捕捉、3D角色模型制作等多个环节的技术加持。有从业者表示,3D模型的精度有事甚至要达到几十万,以确保在进行大场景表演时图像不会出现清晰度的问题。

 

除此之外还要在音源、作品、人设等等多个方面不断深挖,每一个成功的虚拟偶像背后都是专业的团队持续不断的更新,极度耗费人力物力。

 

另一方面受制于虚拟偶像的变现困难。

 

虚拟偶像的盈利无非是代言、周边、演唱会等方面,但这些的基础就是你虚拟主播IP打造的价值,粉丝受众的多少,而乘势而起的这些新虚拟偶像并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打磨和积累粉丝,难以变现。

 

而直播方面受制于AI技术的发展,虚拟偶像仅有的数据库完全不能应付千奇百怪的实时弹幕互动,直播变现的路子也被堵住。

 

久而久之,受制于变现与技术发展的虚拟偶像走不畅了,资本开始倾向于现如今技术能够实现的,能够大批量培养的新事物去掘金二次元经济,VUP就应运而生。

 

VUP不同于虚拟偶像背后是团队与数据,它光鲜模型背后是真真整整的人。只不过通过动作捕捉、眼球捕捉等技术手段,加上较为简单的建模就能实现,简单2D动态模型甚至成本只需要几千元,其本质就是劣质化的虚拟偶像的直播体现。

 

VUP们只需要真人主播通过面部捕捉软件或者更为复杂的穿戴式动捕设备,就可以实现虚拟形象与自身动作的统一,实现直播中与粉丝实时互动的效果。

 

也是这样,VUP踩着虚拟偶像前辈的肩膀,乘着全民直播的热潮汹汹到来,成为了迎合二次元市场消费力的新军。

 

从技术导向到流量狂欢:内核问题的外皮破局

 

其实原本来说,虚拟偶像是很纯粹的技术导向性产业。

 

早期的虚拟偶像走的事声音合成的路线,所谓的“V家”也指的是日本雅马哈开发的电子音乐制作语音合成软件Vocaloid语音制作,加之一系列人设模型出道的虚拟偶像。

 

初音未来也好,洛天依也好,其本质都是如此,他们的存在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决定的,而是背后都有着一整个专业团队,负责各种运营人设的打造,除了PGC内容创作外,也有着很多粉丝自发的UGC创作内容,算是较为硬核的小圈层文化。

 

而VUP则是流量导向性的产业,它的门槛极低,即使没有大量的资金投入,甚至有几十元就能买下的模型模板,可以说正是迎合了人人都是主播的时代背景。

 

当然也有专门的公司组织,由公司统一招人、制作模型、提供动捕设备、pc主机等,但本质仍然与主播经纪公司无异,直播内容的核心还是在于主播个人的才艺。

 

这其实就是一种从技术导向性演化为娱乐导向性的趋势,互联网商业是在线上赋予流量、用户、产品、销量这些方面数字化的能力,更多的是显性因素,就像游轮一般,光鲜点都在水面之上,发展的好坏一眼可见。

 

而以技术为核心主导的产业更像是一座座“冰山”,我们所能看到的仅仅是他们能展现出来的一角,他们大量的研究投入在水面以下,这些东西难以数字化的呈现出来,也无法为大多数人所认知与理解。

 

但更多的用户不会去深究水面之下有什么,他们在乎的就是水面之上的东西,他们能够使用、能够攀登、能够触摸到的就是水面之上的东西,因此会对时下能够落地使用的这“冰山一角”更为看重,这无可厚非。

 

也正是为了迎合这种用户需求与资本与其,VUP成为了二次元经济在直播领域最有力的吸金点。

 

根据darkflame统计的数据显示,在今年3月份期间,仅bilibili一家的VUP收入就达到了10783225元,付费人数为104709人,互动人数827957人,近1/8的互动人数付费转化率,第一名的VUP主播更是有着个人营收707706元的成绩。

 

而在外网,根据User Local的统计数据显示,截止至今年一月份,YouTube上的VUP数量已经突破了万人大关,是2018年的10倍以上。

 

将内核的技术问题转化为外在的模型制作,解决了虚拟偶像难以直播变现的痛点,也使得全民虚拟形象的时代落地,迎合了互联网社交的未知属性,更容易激发二次元群体的购买力。

 

但在变现上做的风风火火的VUP就没有缺点吗?

 

VUP人设的塔西佗陷阱

 

古罗马历史学家塔西佗在其所著的《塔西佗历史》用这样一段话评价一位罗马皇帝:一旦皇帝成了人们憎恨的对象,他做的好事和坏事就同样会引起人们对他的厌恶。

 

之后被中国学者引申成为一种现社会现象,指当政府部门或某一组织失去公信力时,无论说真话还是假话,做好事还是坏事,都会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

 

当涉及到公众人物时,不管是偶像、明星、公知、还是主播,其实都在经营着自己的一个人设,这一点放在二次元领域的虚拟偶像和VUP中,更甚。因为相比较活络的真人形象,二次元人物形象对于人设的刻画更加刻板,大多的形象都是事先设计好的。

 

而人设崩塌的事往往也伴随着一个偶像、主播的迅速衰退,陷入塔西佗陷阱,之后再想补救就太难。对于虚拟偶像和VCP来说一样是经不起人设出现问题,而后者比之前者而言,犯错的几率更大。

 

虚拟偶像一方面内容的产出都是经过专业团队的打磨,相比较而言犯错概率少,且本身虚拟的性质也不会有什么“出轨”、“文凭”方面的顾虑,同时虚拟偶像也几乎没有实时互动的选项,人设崩塌的几率很小。

 

但VUP则不同,比如在近日,hololive旗下的VUP主播就在直播中发表了一些对民族主义欠缺考虑的言行,被观众一致地址,更是被官方封禁了其直播间,公司旗下其他VUP也受到了连坐。

 

从虚拟偶像到“网红”VUP,变现狂欢下的浮士德交易

 

这其实跟很多网红主播出直播事故是一样的性质,不同于真正的虚拟偶像全面可控,VUP背后的“中之人”的个性、知识含量、道德水平都是不可控的,有劣质行为和发言也是可能的,打造的人设分分钟就能毁灭。

 

况且虚拟偶像、VUP等能够火爆的另一个原因在于社区文化所形成的“回音”,通过社区传播,相同兴趣的用户在社区中彼形成内容的“回音”,由用户二次创造的内容在社区中进行社交式的病毒裂变,这也是为什么身处二次元社区的bilibili在VUP方面做的比其他直播平台好的原因。

 

而一旦有人设崩塌时,这种负面的信息也是会在社区中进行病毒式列变,再想把摔碎的人设拾起来就很难。

 

浮士德曾经把自己的灵魂卖给了一个恶魔来换取知识,起初他认为这是一个很聪明的交易,但实际上从长远来看,这个人失去的东西比他赚到的东西更有价值。

 

对于VUP而言,不能只专注于盈利而忽视了技术的内核发展与“中之人”的培养教育,看得到他们变现时的狂欢也应该看到其背后人设的塔西佗陷阱,有关虚拟的路还要走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