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马云正式退居幕后,阿里的“double H”战略也不提了

9月30日,阿里巴巴在港交所发布的董事会人员组成公告中已无马云身影,随后在阿里集团官网“领导团队”一栏也发生更新,马云已从董事会成员列表中移除。至此,马云已完成顺利交接,接下来由张勇全面接管阿里集团。

 

阿里的双H战略,从“目标型战略”变成“结果型战略”

同日,在阿里全球投资者大会上,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发布了面向未来的11大战略机遇。张勇认为,在内需、云计算大数据和全球化三大增长引擎中,蕴含着未来3-5年内11大战略机遇,数字化是巨大的历史发展机遇,而阿里巴巴在其中正处于最佳位置。

 

与5年前,阿里上市第一年后马云发布的致股东信相比,张勇成功接手后的阿里有了更具体的细分战略目标,其中除了继续着眼于马云当时提出的全球化战略,最核心的工作是升级深化大数据云计算的DT数字战略。

 

与此同时,在阿里新的战略目标中,也不再提及一些已失去市场优势的细分业务,例如马云5年前提到的“double H”战略。往前追溯,张勇上次谈及双H战略还是在2017年1月成为奥运顶级赞助商时,在之后阿里大文娱发生的一系列变故,以及马云宣布退休计划,双H战略已不再被阿里官方所提及。

 

马云在5年前的致股东信中提到,“我们集团约半数的员工,以及关联公司蚂蚁金服和菜鸟几年来在努力从 事着物流,互联网金融,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网,广告平台等业务,以及十年后基于数据技术的健康和数字娱乐业务,我们称之为“double H”产业,Health and Happiness。”

 

距离马云提出双H战略已经过去5年,而在张勇最新提出的3-5年内11大战略机遇中也未提到Health与Happiness相关的业务线。前5年没有市场成果,后5年没有战略目标,优酷土豆、阿里音乐、阿里体育、阿里文学、阿里游戏,以及阿里影业和阿里健康等一系列子业务或子公司在阿里集团内的重要性发生了根本变化。

 

说的好听一点,马云提到的10年后的“double H”产业,已从“目标型战略”变成“结果型战略”,说的直接一点,阿里集团已不将这些业务视为未来战略核心,各业务线还在运营,可以“自生自灭”式发展,如果能像钉钉一样在有限的资源支撑下取得优异结果,阿里也愿意接受,不然的话只能等着有朝一日阿里战略目标作出新的调整了。

 

 

 

阿里的Happiness一手好牌全打烂,灵犀互娱算是意外之喜

或许阿里不再提及双H战略,也是迫于无奈,尤其是最初对Happiness相关业务作出巨大投入,可结果却让围观群众们觉得“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背靠阿里有钱有势,有用户、有资源,还有产品业务基础,最终却一无所获,以致一系列的产品业务都不在阿里未来3-5年的规划之内了。

 

在马云提出双H战略后的第二年6月,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向全员发出“关于成立阿里巴巴集团大文娱工作领导小组的通知”的内部信,宣布正式成立阿里巴巴集团大文娱工作领导小组,该小组直接管理8个具体业务部门:阿里影业、合一集团(优酷土豆)、阿里音乐、阿里体育、UC、阿里游戏、阿里文学、阿里数字娱乐事业部。

 

原本组建阿里大文娱是为承担阿里Happiness的战略重任,可结果不到5年时间轮替10位核心高管,换了三种思路,原本的优酷、天天动听等产品优势也荡然无存,其中两位高管杨伟东、刘春宁也因不光彩的问题而离任。

 

阿里大文娱最新一次变动是在去年6月18日,樊路远继续担任阿里大文娱总裁,负责优酷、阿里影业、大麦、互动娱乐,而原先属于阿里大文娱的UC、阿里音乐、阿里文学被划归到了创新事业群,由朱顺炎负责。从16年6月组建成立,到19年6月组织架构调整,前后三年时间阿里大文娱已分崩离析。

 

近期,阿里宣布游戏业务所属的互动娱乐事业部(灵犀互娱)将整体升级成为独立事业群,与阿里大文娱平行。这主要得益于阿里游戏在去年9月推出的一款名为《三国志·战略版》游戏,就是那款高晓松在广告中推荐的游戏,这款游戏在今年8月时流水达到6亿元左右,是国内仅次于腾讯《和平精英》和《王者荣耀》的流水第三高的游戏。

 

高晓松做垮了阿里音乐,却意外带火了阿里游戏,也算是为阿里与腾讯业务的竞争打开了一个重要的突破口。阿里本来想做大文娱产业,结果腾讯在文化娱乐产业取得的实际成果却更为瞩目,腾讯视频、腾讯音乐、阅文集团、腾讯体育等业务已然都强于阿里,而阿里则意外在游戏业务取得重要突破。

 

无心插柳的灵犀互娱让阿里在游戏产业有了一席之地,未来也许能在与腾讯的战略竞争中发挥作用,阿里现在还输得起在文娱产业的竞争,但腾讯输不起在游戏市场的竞争。

 

视频、音乐、文学、体育等内容化产业,主要是依靠资金购买版权来驱动市场,只要阿里愿意持续烧钱投入或许还有翻盘的机会,而《三国志·战略版》这款游戏相当于为阿里打开了重要的一扇大门,让阿里游戏有了着力点,类似于阿里用钉钉在社交领域对微信构成的竞争威胁。不过,阿里游戏做的越好,曾经说不做游戏的马云脸就越疼。

 

 

阿里的Health很努力,一顿操作猛如虎,结果仍是大药房

与阿里围绕Happiness成立“大文娱”不同,阿里并没有为Health组建“大健康”工作领导小组,但阿里在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并购或合作要比大文娱积极的多。据公开可查的信息显示,包括云锋基金、阿里健康以及蚂蚁集团整个阿里系的投资公司在内,从16年开始至少参与投资了30多家泛医疗健康类公司。

 

如医疗零售类公司,有五千年医药连锁、礼和医药、国药在线、漱玉平民、一树药业、德生堂等;医疗器械类公司,有嘉和美康、百胜医疗、纳百医疗等;智慧医疗类公司,有万里云、犀牛医疗、医易康云、浙江扁鹊等;医药工业公司,有药明明码、药明康德、基石药业等;临床诊断类公司,有依图科技、曼荼罗等;健康体检类,有爱康国宾、美年健康等。

 

从投资风格来看,云锋基金在做选点工作,而阿里健康在做穿线工作。云锋基金主要是从长期战略价值考虑参与投资,而阿里健康的投资并购则是出于现有业务的协同作用。直白的说,云锋基金的相关投资只占小股,而且短期内在阿里大健康业务中派不上实质用场,而阿里健康的投资并购的公司可以立刻发挥市场效果。

 

另外,在18年5月,阿里集团向阿里健康注入了阿里巴巴网上药店业务,业务价值106亿港元,交易完成后,阿里集团在阿里健康的股权由之前的48.1%上升到56.2%。经过前几年一顿猛如虎的操作,阿里健康的股价从16年的4港元,上涨到今年1月时的8港元左右,而今年疫情爆发后更是刺激阿里健康的股价再一次翻倍,目前阿里健康股价约21港元,市值约2800亿港元。

 

阿里Health布局在C端市场呈现的产品形态主要是以阿里健康为主。阿里健康2020财年财报显示,医药电商平台和医药自营业务上的收入分别为11.7亿元、81.34亿元,合计占比总营收95.96亿元的97%;通过平台购买并预约疫苗、体检、医美等服务消费医疗营收为2.14亿元,占比总营收的2%。从营收结构来看,阿里健康是一家名副其实的大药房。

 

其实,阿里健康以卖药为主要营收方式也没什么好诟病的,中国的医疗服务体系也一直存在以药养医的市场消费习惯,制药公司也得依靠药品销售获得收入,全国50多万家线下药店也以药品销售为营收来源。

 

现在要求阿里健康将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作为主要营收方式未免有些强人所难。阿里健康作为独立的上市公司,凭借药品销售获得的稳定收入来源,是对其最基础的发展要求。如果阿里健康没有固定收入,哪来资金做市场投入?阿里集团不会一直供养阿里健康。

 

阿里Health布局短期难以看到全盘效果,翻阅阿里关于健康领域投资布局的新闻可以发现,官方早已不再提及双H战略,只有一些围观的媒体还在炒冷饭,而且张勇对未来3-5年内11大战略机遇判断,也没提及在医疗市场的具体发展举措。

 

文娱产业未能取得标志性成功,健康产业短期又难以见到直观成果,5年前马云提到的的“double H”战略,随着马云的隐退,已不再是阿里的核心目标战略。文娱产业与健康产业,阿里必然还会继续坚持,但只是以结果为导向,不再以目标为导向,双H战略已不符合阿里当下的市场目标。

 

 

文/科技不吐不快 (ID:tucaokeji)

喜欢可关注,不喜可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