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嘀嗒出行抢在滴滴前面IPO,安全、合规方面仍面临挑战

作为共享出行行业老大的滴滴,时常被传出要上市的消息。谁曾想,“大哥还未动,小弟率先领跑。”出行领域正在上演这样一场剧本。

10月8日,嘀嗒出行正式向香港交易所公开递交了招股书,由海通国际及野村国际(香港)担任联席保荐人。

据招股书显示,嘀嗒出行股东包包括蔚来资本、IDG、崇德投资、易车、高瓴资本、京东、携程等,在上市前持股占比依次21.60%、10.23%、7.15%、4.95%、4.14%、4.14%、2.86%。

招股书显示,经营业绩方面,嘀嗒2017年、2018年均处亏损状态,2019年实现盈利。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嘀嗒的营业收入分别为0.49亿元人民币、1.18亿元、5.81亿元和3.10亿元;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0.97亿元、-10.68亿元、1.72亿元和1.51亿元,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对应经调整净利润率分别为29.7%及48.6%。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2018年滴滴顺风车因两起司机恶性杀人事件在全国下线,我们可以猜测这也是嘀嗒出行扭亏为盈的主要原因。

在2018年滴滴顺风车安全事故后,嘀嗒月活一度翻番,在三个季度里月活增长135%,《中国经营报》甚至直言,在友商“顺风车下架的一年中,嘀嗒的顺风车单量直接翻了10倍”。

招股书显示,2019年,嘀嗒顺风车业务毛利率高达83.1%。与此同时,嘀嗒平台实现交易总额为110 元,其中顺风车85亿元,收入占比达到91.9%。可以说是顺风车业务支撑起了整个嘀嗒出行的盈利。

虽然抢在滴滴出行前递交了招股书,但面对新玩家的不断入场,嘀嗒出行的境地仍然是“前有狼,后有虎”,嘀嗒出行顺风车行业“霸主”地位并非非常稳固。

2019年以来,沉寂一年的滴滴顺风车逐渐尝试复苏,推出青菜拼车、快的新出租、花小猪打车等子品牌,正在着力抢占失去的份额。另一边,美团、哈啰出行、曹操、高德地图、百度地图等平台也相继推出了聚合打车模式,借助第三方平台的运力缓解打车难等供需不平衡的问题。

除此之外,T3出行、华夏出行等车企出行团也纷纷成立,参与竞争。

根据易观千帆数据显示,8月份APP应用的月度排行榜中,滴滴出行仍然坐稳出行领域的霸主地位,月活跃用户高达6543.1万,而嘀嗒出行的月活人数为658.6万,仅是滴滴的1/10,甚至比不上滴滴今年推出的子品牌花小猪946.1万的月活。

业务过于单一的嘀嗒出行,不但抗风险能力不足,也限制了嘀嗒出行的发展空间。

除了竞争对手们来势汹汹,嘀嗒出行自身仍存隐忧。

以滴滴出行为例,旗下的专车均属于公司所有或者个人登记,有与出租车相同的年审和报废规定,属于运营车辆。但嘀嗒出行并没有自己的车辆,属于提供平台性质。

当然,嘀嗒出行也清楚这个问题。在招股书中,嘀嗒出行表示在中国顺风车市场可能面临(其中包括)其他出行选择、相关监管规定及限制以及安全及隐私问题所带来的挑战,嘀嗒可能无法及时有效地适应该等变化,且可能在此过程中产生大量合规成本。

公开报道显示,去年11月,交通运输部、中央网信办等六部门以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名义,联合约谈滴滴出行、嘀嗒出行等8家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公司。

六部门表示,顺风车行为必须不以盈利为目的,仅与搭乘人员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严禁以顺风车名义从事非法营运,对每车每日的合乘次数要有一定限制。

在黑猫投诉上等多个平台,有多名司机因为被执法人员扣车罚款后,咨询了嘀嗒出行的工作人员,但工作人员表示嘀嗒出行确实没有网约车营运资质,但是他们因为经营的是顺风车业务,所以根本就不需要网约车资质。

一边是嘀嗒平台坚称自己的运营模式是合法的,而另一边平台的顺风车主们在完全按照平台流程操作的情况下却屡屡被判定涉嫌违法。对于问题如何处理,嘀嗒出行平台始终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

据媒体统计,2019年5月至今年9月,嘀嗒出行运营主体北京畅行公司存在64条行政处罚记录。违法事实主要为"网约车平台未取得经营许可擅自从事或者变相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等。

另外,顺风车的安全问题仍然未有完善的解决,在黑猫投诉上等多个平台,涉及乘客被骚扰和司机人身攻击的帖子时常引起关注和讨论。

早在2018年5月和8月,滴滴出行顺风业务相继出现两起乘客被杀害事件,导致滴滴顺风车业务在全国范围内下线并进行整改。经过两年时间的整改,滴滴重新上线顺风车业务。

2020年7月,一起顺风车死亡事件将哈啰出行推向了风口浪尖。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18年10月29日20时30分许,被告人肖煌驾驶一辆车牌号为豫J×××××棕色力帆MPV汽车使用嘀嗒顺风车软件搭载被害人张某,行驶至天津市滨海新区塘沽段中央大道距离津晋高速延长线约4公里东侧马路边附近时,被告人肖煌停车后来到张某乘坐的汽车后座上,违背张某意志,采取控制张某双手的方法强行对张某进行抚摸和亲吻,后因被张某反抗挣脱,肖煌驾车驶离现场。2018年10月30日,被告人肖煌被公安机关抓获,其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罪行。

2019年1月份,有微博网友爆料称,其在乘坐嘀嗒顺风车时,因没有答应司机临时加钱的要求,被车主砍伤手指。

2019年9月,据深圳市交通运输行政执法支队微信号消息,广东梅州罗女士搭乘嘀嗒顺风车时,被无运营资质司机蔡某猥亵。对于该事件,嘀嗒回应称,已将该司机永久封禁,严厉打击私下揽客的行为。

科技先生在各电商交易平台,通过“顺风车”“网约车业务”等字眼可搜索出很多代办网约车业务的中介,卖家直接表示“300块钱就能帮你注册嘀嗒的顺风车司机”

存在驾龄不够、超龄车、车型不符、营运车、车辆所有人与驾驶证不是同一个人等问题的司机和车辆均可以帮忙注册,只要提供身份证、行驶证、驾驶证和车辆照片,这些都不是问题。

“嘀嗒200,哈啰150,嘀嗒哈啰一起办300块。”该中介表示。

除了代注册业务以外,还可以帮网约车平台车主解封账号、恢复信任值、洗白账号等,声称任何问题均可办理。

合规方面,嘀嗒出行、哈啰出行明显做的不到位。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