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叮当快药,错位竞争红利仍在,以“外卖”为主的连锁药店?

今年疫情给互联网医疗、医药电商等企业带来了不少市场红利。港股上市公司阿里健康与平安好医生的股价与年初相比,都翻了一倍,即将上市的京东健康估值更是高达300亿美元,而昨日叮当快药宣布完成10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

 

 

叮当快药,用电商的思路,开连锁药店,目标对手是谁?

去年3月叮当快药完成了由招银国际资本、中金资本旗下中金智德平台管理的基金、国药中金、软银中国资本共同投资的B轮6亿人民币融资,估值30亿人民币。

 

此次B+轮融资,由泰康、海尔医疗、龙门投资联合招银国际招银电信基金、国药中金、软银中国等老股东共同投资。叮当快药创始人兼董事长杨文龙表示,本轮融资主要用于加快其“千城万店”战略项目推进,计划在年底内新增10个服务城市,预计2021年全面覆盖全国一二三线核心城市。

 

叮当快药的最新一轮融资有两个关键点,第一个是B+轮融资而不是C轮融资,这表示叮当快药的估值没有太大变化,但引入了新的投资机构;第二个是“千城万店”计划是对18年提出的“百城千店”计划的升级。

 

说的直白一点,受疫情影响,今年四大上市连锁药店大参林、益丰药房、老百姓及一心堂的股价与年初相比均已翻倍,而叮当快药却只是B+轮融资,没进入C轮阶段,侧面说明过去一年半时间,叮当快药在市场销售数据层面并没有取得量级上的突破,

 

而多家新参投的投资公司愿意参与10亿元B+轮融资,则说明看好叮当快药所处的赛道。而叮当快药现在的模式已经不是单纯的送药平台,而是加速开店的连锁药店模式。

 

叮当快药最初的定位是医药电商平台+送药上门服务。但经过市场验证后发现,第三方药店的合作态度并不积极,主要想借助平台的流量卖一些高利润的药品,但这样只会造成用户流失,最终叮当快药选择转型为自营药店+线上销售+送药上门的全自营模式。

 

所以,如果从主要的销售方式来看,叮当快药的竞争对手是京东健康、阿里健康以及美团等线上交易平台;但如果从销售主体来看,叮当快药又是以线下连锁店为发展依托,竞争对手是益丰、心一堂等连锁药店。

 

 

错位竞争策略,不与巨头碰撞,以“外卖”为主的连锁药店

近几年的医药零售行业正处于单体药店被收割期,连锁药店整合期,以及医药电商落地期的全行业变革阶段。叮当快药选择错位竞争的方式,依托线上零售市场红利,避开与大型连锁药店的线下直面碰撞,同时又享受线下连锁店对单体药店的市场收割红利而迅速发展。

 

根据国家药监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1月底,全国共有《药品经营许可证》持证企业47.2万家,其中零售连锁企业5409家,零售连锁企业门店22.9万家;截至2018年11月底,持证企业50.8万家,零售连锁企业5671家,零售连锁企业门店25.5万家;截至2019年底,持证企业54.4万家,零售连锁企业6701家,零售连锁企业门店29.0万家。

 

不难看出,2019年医药零售市场中的零售连锁企业,与零售连锁门店都在增长,实际上连锁药店占比从2013年的36.6%已上升到2019年的53.3%。今年8月19日,国家药监局发布《药品零售连锁附录(征求意见稿)意见》,规范药品零售连锁企业的药品经营活动。

 

意见稿指出,连锁企业是由企业总部、配送中心(仓库)和若干家药品零售门店构成,三者是一个完整的有机整体。而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也增加规定,国家鼓励、引导药品零售连锁经营,从事药品零售连锁经营活动的企业总部应当建立统一的质量管理制度,对所属零售企业的经营活动履行管理责任。

 

 

随着政策的放开,线上医药电商的销售额也在增加。根据京东健康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及2019年的营收分别为56亿元、82亿元、108亿,医药及健康产品销售占比87%;而阿里健康财报显示,2020年财年运营的天猫医药电商平台产生的年度商品交易总额超过835亿元。

 

2019年四大上市医药连锁零售公司,大参林、益丰药房、老百姓及一心堂的收入规模分别达到111.41亿元、102.76亿元、116.63亿元、104.79亿元,均超过100亿元。

 

对叮当快药而言,与京东健康、阿里健康等医药电商,以及大参林、益丰药房、老百姓和一心堂等连锁药店都是竞争关系,但叮当快药又不与这些公司直面碰撞,而是错位竞争,利用线上手段,去抢处于市场变化期的线下市场。

 

面对京东健康、阿里健康以及美团外卖等网络零售公司时,订单快药的选择是能入驻就入驻,能合作就合作,尽可能的抢占线上公域流量的用户。虽然入驻各大网络零售平台需要交易额被抽点,但也相当于通过这种方式获客,可以将用户引导到自建的交易平台。

 

面对大参林、益丰药房以及其他连锁药店时,叮当快药的策略不是线下密集开店的直接碰撞。订单快药的门店相当于仓店一体的前置仓,主要选择房租成本更低的位置开店,把线下门店当圆点去做线上的半径覆盖,每个店配置专职配送员,为线上订单服务。

 

叮当快药早期抓住了几个用户痛点,懒、夜、快。现在的用户已经被外卖惯懒了,即便楼下有药店也懒得下楼;另外多数药店晚上不开,而叮当快药24小时营业;还有就是叮当快药有自己的配送团队,官方称配送时间是28分钟内。

 

这么看的话,说的简单点,叮当快药就是以外卖为主的连锁药店。不过,这么概况的话,就把叮当快药局限了,与外卖不同的是,叮当快药平台上还有在线问诊、慢性病管理的互联网医疗服务。这是美团、饿了么纯外卖平台提供不了的可以提升用户粘性的增值服务。

 

 

行业巨头相互厮杀,叮当快药远未到最艰难的竞争阶段

即便叮当快药B轮、B+轮总计完成16亿人民币的融资,但离成为行业巨头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在2018年底,叮当快药就提出了“百城千店”战略计划,计划在三年时间里覆盖300个城市,开2000家店。此次B+轮融资则号称要推进“千城万店”计划,如果真能达到万店规模,叮当快药绝对有资格称为行业巨头。

 

四大连锁药店财报显示,一心堂2020年上半年直营门店数量达到6683家;益丰药房2020上半年门店总数 5137 家;老百姓截至2019年底共计拥有5128家药店门店;大参林2020财年半年财报显示共有 5212 家连锁门店。

 

四大上市连锁药房门店数量均超过5000家,市值分别为224亿元、500.74亿元、307.90亿和567亿元。

 

按叮当快药18年11月底提出的3年300城市2000家店的计划,至今约2年时间,就算前两年的扩张速度慢一点,只完成了计划的一半,叮当快药也应该有1000家门店。

 

参考一心堂的数值,6683家直营店市值224亿元,平均1000家门店的价值约33.5亿元,与叮当快药B轮30亿的估值接近。一心堂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60.29亿元,平均每个直营店月均销售额约15万。

 

不过,去年叮当快药B轮融资时,一心堂的股价还未因疫情而暴涨,当时的市值只有现在的一半左右。而如今四大上市连锁药房的市值基本都翻了一倍,但叮当快药的估值却未能因疫情而同步变化,原因何在?是门店数量不达标,还是销售业绩不好看?

 

一心堂的数据是叮当快药很直观的参照标准。按单店平均月销15万,1000家店值30亿的标准来算,相当于年交易额18亿,市销率高达1.67,已达到前两年线下连锁药店并购热潮时的最高标准了。

 

若是订单快药的门店数量超过1000家,单店月销也超过15万,则表示叮当快药被低估了;若是门店数量不到1000家,单店月销也不到15万,说明投资公司已经给叮当快药议价了。

 

换个思路看,单店月销15万,1000家门店,相当于月销1.5亿,如果叮当快药不是以门店数量取胜,可以凭借500家店完成月销1.5亿也可以,估值30亿元也说得过去,其实就是叮当快药能不能达到月交易总额1.5亿这个数值。

 

若严格按照市场上最新的销率来算,今年8月南京医药合肥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收购安徽福润堂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持有的门店资产组的市销率是按0.78的标准来计算。这就意味着叮当快药30亿估值,年交易总额需要到达38.5亿元,月总销售额为3.2亿。

 

这里不是在纠结叮当快药到底值多少钱,只是在看叮当快药离成为行业巨头还有多远的距离,叮当快药有自己的“千城万店”,如果能按照计划执行,将门店数量达到5000家,至少可以达到200亿以上的市值,并成为行业第一梯队的参与者。

 

不过,叮当快药需要加快脚步了,各大连锁药店并不会原地踏步。今年上半年,一心堂净增417家门店,益丰药房净增门店 385 家,老百姓大药房并购105家药店,大参林发起6起投资或并购案例,涉及药店224家。

 

另外,线下连锁药店也在发力线上零售。一心堂上半年互联网业务销售3730.29万元,其中公司自主搭建的一心到家O2O业务较2019年全年提升了2.79倍,B2C业务较2019年全年提升了1.15倍。益丰药房2020 年 1-6 月实现互联网直营业务销售 23,681.33 万元,同比增长 77.42%。

 

与此同时,高瓴资本的高济医疗自 2017 年下半年介入药店行业,两年时间门店规模达到1.2万家,高济医疗在2018年的总营收约为300亿元。

 

而即将上市的京东健康也在强化仓储及配送能力。京东健康有11个药品仓库,以及230多个非药品仓库来仓储非药产品,并提供当日达、次日达及30分钟、7*24小时快速送达等多种送货方式,可实现80%订单次日达,并能满足用户紧急性用药需求。

 

整体而言,医药零售正处于市场变革期,这个市场空间足够大,叮当快药完全有立足之地,但相应的竞争也在不断加剧。无论是连锁药店,还是医药电商,都不会原地等着被叮当快药超越,大家都在适应市场变化并尝试多种销售及服务手段,叮当快药要想成为行业巨头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作为用户,也希望叮当快药可以继续搅浑医药零售行业,现在线下买药真是太贵了,而且有的药店专挑贵的药推荐给用户。无论是出于懒、快还是便宜,之后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消费群体倾向线上购药,医药零售市场的变化才刚刚开始。

 

 

文/科技不吐不快(tucaokeji)